当前位置:

“延长退休”应避免一刀切式的权力暴力

据报道,在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战略研讨会上,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社会保障研究所所长何平建议我国从2016年实行延长退休年龄的政策,并每两年延长1岁退休年龄。到2045年不论男女,退休年龄均为65岁。(7月2日《京华时报》)

近年来,层出不穷的专家观点,在网民心中,多数成为不祥之兆,专家也由此等同于民间文化中的乌鸦了。然而,社会还是应理性对待专家看法,最少也代表了一种对现状的看法。然而,因为专家作为政府智囊,网民怀疑其过于从政府的角度来考虑问题,从而专家声音往往成为政府施政行为的舆论造势,从这个角度看,专家不为人所乐见,似也合乎情理。

不过,专家所指出的现实困境却是实实在在的,如根据第二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我国是全球唯一的老年人口过亿的国家,2010年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已经达到1.78亿,占全球老年人口的23.6%。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指出,我国劳动年龄人口总量将从2010年的9.7亿减少到2050年的8.7亿。其中减少的拐点将发生在2015年,届时将从9.98亿的峰值开始逐年下滑,年均减少366万。

祸不单行的是,除了劳动力不足,社保资金的缺口也很庞大。1997年,中国政府制定了《关于建立统一的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决定》,开始在全国建立统一的城镇企业职工基本养老金制度。然而,1998年我国就有半数省市养老金收不抵支。国家养老金个人账户本应有资产19596亿元人民币,但实际上却只有2039亿元人民币,导致17557亿的缺口将要由所有纳税人来偿还。据世界银行的一项估算,从2001年到2075年,中国养老金缺口可能达到9万亿元人民币,目前对中国养老金缺口的估算,最乐观的也认为缺口将达到三万亿人民币。

在此种情况下祭出延长退休年龄,似乎一举两得,既解决劳动力之不足又可以节约一大笔社保资金。而且,延长退休年龄,几成国际流行色。但是,我们更应看到,奥朗德当选总统后,立马将一部分社会群体的退休年龄从62岁又退回到了60岁,个中奥妙自然令人寻味。而且,从这些延长退休年龄的欧洲国家来看,他们的养老金从总额来算,一分都不会少拿,甚至晚退休还会拿得更多。

但是,中国不同。双轨制的运行,这当然加剧了民众的对立情绪。单从延长退休来看,企业有着一大批下岗工人,本来就业无路,延长其退休年限,无异于挤血输送到社保金库中去,而那些交社保的农民工,处境更为尴尬。2010年,戴维·莱昂纳特发表《中国人的平均寿命为何增长缓慢》指出,从1990年到2008年,中国的人均寿命增长了5.1岁,为73.1岁。然而,这个数据是把广大缺衣少药的农民也提高了一下。能不能坚持多活几年,农民心中难免要盘算一下与此相关的账。

延长退休的现实困难是,一般的工人到50岁以上企业就不太愿意续约,50多岁的农民工更是难以获得工作,而这个年龄段的群体正是学历较低的一个群体,再加上其年老体衰,人保部专家所称的对这批工人进行培训,显然不切实际。而公务员和事业单位延长退休,既无须交社保,又能稳稳地占据工作岗位,不仅加剧社保的不公,更是堵塞了青年的上升通道,正如梁启超所说的,少年强则国强,老年人长期占据要位,社会活力与创造力难以促成。

但是,人口老龄化是必然的趋势,社保金缺口是现实困难,要突破这种困境,显然不是简单的一句赞同或者否定延迟退休就能解决的。这需要综合考量,稳步推进。重中之重的是,社保资金何以出现缺口,当向全民公布;当然,也应取消养老双轨制,让体制内的人员交且补交社保,这样,当能一定程度上弥补缺口;在现有人力资源的基础上,有效地对社保资金进行运作,让钱生钱,最少要跑赢CPI,尽力缩小资金缺口;不得实行一刀切式的延长退休,对于确实不宜延长的工种及人群,不得剥夺其退休的权利,使其倒在退休的门槛上。不通盘考虑具体情况,强行一刀切式的推行,难免堕入权力暴力之窠臼,而为此吆喝的专家亦难免为世人所唾弃。

相关事件

  • 延迟领取养老金
  • 延迟领取养老金
  • 日前,人社部就社会保险关系转续及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等问题集中答复网友时明确表示,相应推迟退休年龄已是一种必然趋势,该部将适时提出弹性延迟领取基本养老金年龄的政策建议。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