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迟来的道歉不应成为逃避责任的“避雷针”

据中国之声《全国新闻联播》报道,22日下午,兰州市政府就自来水苯污染事件召开第六次新闻发布会,兰州威立雅水务集团公司董事长姚昕在事件发生十多天后首次向市民公开道歉

4月11日12时许,经新华社发出的兰州市威立雅水务(集团)公司检测发现其出厂水苯含量超标,很快传遍了兰州的大街小巷,坊间一片哗然,甚者出现了大批民众去超市“抢水”的现象。随即“兰州自来水污染事件”引起全国人民的强烈的关注,并连续几日占据了各大新闻媒体的“头条”。

当然,作为事件“发源地”的兰州市政府在第二天的新闻发布会上,兰州市长袁占亭因其水污染而代表市委、市政府发出了道歉的第一声——深表歉意。然而,人民对其并不“买账”。有的人质疑环保部门的疏于监管,有的人质疑卫生部门的检测失职,有的人质疑建设部门的“久病不治”,有的人质疑供水企业缺乏操作的透明度,等等。可以说,这次兰州自来水污染事件引发了对政府管理制度的严重拷问。

时隔11天,兰州威立雅水务集团公司董事长姚昕就自来水污染事件首次向兰州市民道歉。这个道歉似乎来得更晚一些,但总算还是来了。无论是兰州市长的“深表歉意”的道歉,还是威立雅董事长的“起身鞠躬”道歉,都不能打消当地居民对其各种承诺的怀疑。一个又一个事件道歉责任人的面孔出现在公众眼前,让人们有些“目不暇接”,人们对其各种道歉似乎有些“审美疲劳”了。

因公共事件而出面道歉的责任人的“检讨”,这行为本身就体现出了官员官德的提升,也折射出了民众责任意识的提高。然而,很多道歉流于形式,甚至沦为某些官员公关“作秀”的方式和职能部门规避责任的“避雷针”。或是出于民众的压力,或是出于媒体的拷问,或是出于上层的追责,道歉在无形之中被异化为逃避责任的烟幕弹。向公众道歉,无疑成为政府“表诚恳”忏悔的一种姿态,仅此而已。

从各种公共事件来看,道歉应该及时,而且越及时越好。然而,道歉不应成为政府推脱责任的一种政治姿态。正确的处置方法应该是,把“罪与罚”式的道歉演化成不断改进工作内在动力,把其看成是弥补过失的一种具有规范性的、制度性的承诺。之后,更应该有一套行之有效的后续解决问题的方案及时跟进,更应有一套事后对相关责任人的追责问责制度。否则,流于形式的道歉,不仅不是政治文明的进步,而且更像是一种制度的倒退。

相关事件

  • 兰州水污染因管道泄漏
  • 兰州水污染因管道泄漏
  • 4月12日,兰州有关部门公布,造成兰州自来水苯超标的原因系中国石油天然气公司兰州石化分公司一条管道发生原油泄漏、污染了供水企业的自流沟所致。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