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NAFTA第五轮重谈:美加墨要散伙?

孙立鹏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

美东时间11月21日,美、加、墨三国在墨西哥城完成《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第五轮重新谈判。会后三国发表《完成第五轮NAFTA谈判的三方声明》称,本轮在许多章节的谈判上我们都取得了一定进步,缩小了分歧并找到问题解决办法。

但仅此而已。可以说,本轮谈判没有取得任何实质性成果,未能化解根本性分歧。与第四轮谈判结束后三国谈判代表的激烈言辞和火星四射相比,各方言语和态度相对缓和。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会后发表正式声明称:“虽然三国在NAFTA现代化取得了一些进步,但我仍然对谈判缺乏进展感到忧虑。迄今为止,没有事实表明加、墨愿意认真达成一项促进贸易平衡的协定。三国没有达成满意的成果。希望各方下个月在华盛顿能够有实质收获。”加拿大外长弗里兰称,美国提出我们不可能同意的激进建议。它不仅会伤害加拿大,还会伤害美国自身。

一、分歧未解的原因

加、墨不愿让步具有战略考虑。在许多汽车原产地等问题上,加墨只是一味拒绝美方提议,并没有给出自己的谈判建议。他们认为,美国国内的行业团体和国会将对政府施压,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最终将软化立场。美国服务业联盟警告称,美国对加、墨服务业出口达880亿美元、支撑58万个就业岗位。如果特朗普退出NAFTA,将使其遭受风险损失。美媒体爆出,上个月特朗普曾对共和党参议员承诺:“我知道贸易对美国尤其是农业的重要性,希望议员们相信我,退出NAFTA只是谈判策略。”因此,加、墨想当然地认为特朗普会最终妥协,欲“吃定”美国,继续保持强硬立场,这些导致了谈判难获实质进展。

三国互不相让是谈判策略使然。据美主流媒体报道,本轮谈判各方在动植物检疫、海关与便利化措施、数字贸易等章节谈判取得进展,并在良好监管实践、电信章节几近完成谈判。但三国均认为,如果达成这些共识,将在一些关键问题的谈判上,失去要价的“砝码”。三国故意“矜持”的结果,便是谈判继续止步不前。

具体分歧未能有效化解。从汽车原产地问题看,美方继续坚持“美国产零部件占整车50%以上、三国零部件占整车85%以上”才能享受关税减免。而且,USTR已经升级NAFTA谈判目标,把汽车原产地问题作为重谈NAFTA重要优先事项。但加、墨本次反对的理由是,美国应该说明这一比例是怎么得来的,需要进行充分论证和分析;从对NAFTA进行周期性评估问题看,美方在第四轮提出了“落日条款”: NAFTA在5年后自动失效,需要重新评估和谈判。但墨西哥提出,应该有由三个国家共同审查和评估,而不是美国独自评估下结论。从政府采购问题上看,墨西哥提交了政府采购章节的建议文本,将会对美国企业进入墨西哥市场产生一定阻碍,也引起美方反对。

二、散伙风险上升

五轮谈判过后,三国在重要贸易问题上几乎没有取得什么像样的成果,谈崩散伙风险正不断累积。

谈判时间可能再被拖延。本轮三方声明指出,第六轮重新谈判将于明年1月23至28日在加拿大蒙特利尔举行,在此之前,三方较低一级官员将于12月在华盛顿举行小规模的技术性会谈。尤其是,12月特朗普将集中主要精力推动税改在国会“通关”,不想因为NAFTA谈判而分心。因此,12月谈判取得实质进展的可能性不高,敏感问题必将延后至2018年。鉴于当前各方强硬立场、且互不妥协,明年一季度完成谈判的时间表或再被延后。

谈崩风险陡增。一方面,特朗普耐心将耗尽,美国立场会更加强硬。“内幕贸易”网站指出,特朗普的耐心正在耗尽,如果谈判还没进展,明年2月或3月特朗普或正式启动退出程序。此外,美国政府官员透露,USTR正考虑设定谈判最后的期限,逼迫加、墨认真对待NAFTA谈判。如果三国在6个月内未完成谈判,美国将正式退出。在加、墨仍战略误判、认为美国将最终让步的背景下,无论哪种情况发生,都将加剧谈崩风险。另方面,TPP的微妙影响。在日本的一再推动下,未来“TPP11”仍存达成可能。布鲁金斯学会最新报告指出,新的TPP包括加、墨,但不包括美国。TPP促进两国贸易关系多样化,使其将注意力转向TPP国家的市场,并最终远离美国。加、墨无形中更有底气,而美国更趋强硬,潜在风险不容低估。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59_174859.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