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推动中日合作需持之以恒、积累共识

袁冲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日本研究所

当地时间5月10日中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东京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共同出席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纪念活动暨欢迎李克强总理访日招待会并发表演讲。新华社记者 庞兴雷 摄

5月8日至11日,李克强总理访问日本,并参加了中日韩三国领导人会议。中国总理时隔近8年再次访问日本,可以说是中日关系发展过程中的又一重要节点。但从另一方面看,相对于中日两国的地理临近与经贸关系的密切,两国政治关系持续冷淡了相当长的时间,可以看出近年来的中日关系发展并不顺利,两国关系中较深层次的矛盾与问题或将持续存在。

此次访问,中国向日本释放了诸多善意,双边合作水平提升了一档,显示了中方对中日关系的重视,也说明中日两国合作共赢的重要性。

在经济上,中方对推动中日经济合作态度积极,并向日方推出了利好政策,如同意给予日方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额度,扩大进口日本大米等等,两国就在“一带一路”框架下加强在第三国的民间经济合作也达成了共识,在社会保险、自由贸易等政策方面也在积累共识。中日本币互换协议谈判也达成了原则性共识,为中日两国深化经济合作拓宽了道路,其发展前景值得期待。

在政治关系上,未来双方高层交流的增加将改善两国政治氛围,也有助于推动双边具体合作。两国就海空联络机制达成协议,并加强防卫部门间的交流,特别是加强校级军官间的交流,有助于缓解两国在安全上的紧张对立情绪,为未来合作培育共识。

中日关系“雨过天晴”,也将有助于东北亚地区的稳定与合作。

当前东北亚地区局势可谓瞬息万变,朝鲜调整政策后,相继与中国、韩国及美国展开外交互动,地区局势从数个月前的剑拔弩张向相对和缓的方向发展。中日作为东北亚地区前两位的经济大国,政治关系持续冷淡既不符合当前地区形势发展的大势,也对两国利益不利。

中国向来对中日关系的发展持积极的姿态,只是由于近年来日本在对华认识与政策上出现了一系列偏差,才使得中日关系出现波折。从去年以来,安倍政府不断就发展中日关系释放积极信号,如在“一带一路”倡议上调低了过去唱衰与抵制的基调,多次表达支持与参与的意愿,并派代表团参与了去年5月举办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日方也利用中日执政党交流的平台,向中国传递希望改善关系的意愿。2017年举行了两次执政党交流会议,就推动双边关系发展形成了共识。

值得注意的是,据媒体报道,在去年8月15日,以及去年秋季和今年春季的靖国神社例行大祭期间,安倍内阁阁僚并未有人去参拜。尽管日本政府在历史问题上的实质立场并没有根本性的变化,但也可以认为安倍政府为缓和与周边国家关系的确采取了一些行动。

安倍政府对华政策的变化是其在形势变化之下政策调整的必然结果。

首先,安倍的对华战略外交作用未能收到成效。安倍在2012年底上台后提出了“俯瞰地球仪的外交”,这实质上是之前“价值观外交”的变种,其逻辑是将中国视为挑战者乃至威胁,希望在国际社会散布营造“中国威胁论”,拉拢尽可能多的国家来针对中国,从而形成日本在对华政策上的所谓优势,最终压迫中国让步。这一方面显示了日本在面对中国时的不自信,另一方面也显示日本不甘心在地区格局中居于中国之下。

安倍上台后前后出访了七八十个国家,成为战后出访国家最多的日本首相。但其外交并未能如其所愿,在国际社会并没有形成反对中国的“大合唱”。日本曾经希望以“南海问题”为抓手,但最终中国与南海问题相关国家关系顺利推进,日本继续炒作此问题显得与现实格格不入。安倍在世界各地“宣讲”“中国威胁论”的收效也不大,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和推动使得各国认识到了与中国合作带来的机遇与发展潜力。

再次,安倍“战略外交”的其他支点也遇到了不少麻烦。在日美关系上,安倍自诩为与特朗普私人关系最好的外国领导人,并对其与特朗普的“高尔夫外交”颇为自得。但日美关系发展显然并未能像其与特朗普的私人关系那样“看起来很好”。特朗普上台后马上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并宣布盟国应该承担更多责任。这让寄希望于“日美共同对抗中国”的安倍大失所望,或者说心急如焚。安倍在特朗普当选后尚未上台之时就与其会见,劝其回心转意,但没有成功。

近期,在贸易问题上,特朗普将日本视作“占了美国很长时间便宜”的国家,不但拒绝给予其钢铁及铝产品关税豁免,还强硬地要求进行日美双边贸易谈判。在朝鲜问题上,美国迅速转向与朝鲜对话,让跟随美国采取对朝鲜强硬政策的日本又一次产生了被“越顶”的感觉。3月底,日本外相甚至声称朝鲜正在进行下一轮核试验,试图以虚假事实来带动国际舆论的走向,维持对朝鲜强硬政策,避免日本在新一轮与朝鲜对话中被边缘化。安倍也不断表示要坚持对朝制裁,保持对朝压力。日本在朝鲜半岛局势调整中试图以拉升紧张态势来凸显自身存在,同时为其国内军事能力建设营造氛围。但这难以改变当前半岛缓和的大势。总体而言,日本对美国政策调整作为空间有限,这也让安倍面临着越来越多的国内批评。

另外,在对周边国家外交上,安倍的“看点”外交举措收效不大,面临的质疑声音增加。如在对俄罗斯外交上,所谓的用“新方式”解决日俄领土问题实际并未能受到太大成效。在对韩国外交上,在朴槿惠政府末期达成的日韩“慰安妇”问题协议实际上被文在寅政府搁置。

第三,安倍内阁面临的执政挑战不断增加。9月份,自民党将举行总裁选举,安倍能否顺利当选,将直接关系到他能不能执政到2021年,其规划中的修宪、东京奥运等问题能否在其手下顺利实施。但“森友学园”、“加计学园”丑闻卷土重来,并牵扯到财务省文件造假、财务省事务次官性骚扰女记者、防卫省文件“丢失”等等政府部门的丑闻,让安倍政府支持率下降,执政出现危机。

安倍政府虽有改善中日关系氛围的意愿,但当前中日关系中存在的敏感问题仍然存在,日本在这些问题上的立场并未有根本性转变,两国关系的发展可能会再度受其困扰。从当前日本的外交政策看,追随美国,强化日美同盟仍是其国内的基本共识。改善对华关系符合安倍政府的现实需要,但其国内的政治精英们未必从内心接受中国的发展,主动寻求与中国的战略契合。例如,日本仍将发展TPP作为其对外经济合作的重要方向,未来日本在推动东亚地区合作中能够发挥何种作用,还要看日本对RCEP及中日韩经贸合作具体采取何种政策。

当前中日关系的转圜,无疑将会使安倍在执政上加分,有助于其一扫近期阴霾的执政形象,提升支持率。同时,安倍也与中方就年内访华达成共识,如其在9月总裁选前成行,也会形成短期效应,改善其执政形象。虽然我们常常讲在中日关系中“以民促官”,“以经促政”,但实际上,政府间关系的调整变化在中日关系发展中起到了引导性的作用。

对于当前日本在发展中日关系中的积极姿态,中国已经予以积极回应,两国关系有望在近期内形成良性互动,从而推动中日关系整体氛围的改善。未来日方还应持之以恒,恪守其在中日四个政治文件及四点原则共识中的政治承诺,才能推动两国关系稳定向前。(责任编辑 郭素萍)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59_185659.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事件

  • 李克强访印尼和日本
  • 李克强访印尼和日本
  • 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近日宣布,应印度尼西亚共和国总统佐科·维多多、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邀请,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于6日至11日对印度尼西亚进行正式访问,赴日本出席第七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并对日本进行正式访问。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