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苏格兰欲再推独立公投,英国日益撕裂路在何方?

董一凡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

近期,饱受“脱欧”困扰,好不容易拼得将“脱欧”进程延期到10月底的英国,又在苏格兰遭遇了新麻烦。4月24日,主张独立的苏格兰民族党党首、苏格兰首席大臣斯特金在苏格兰议会表示,该党将在2021年再次推动苏格兰发起就是否从英国独立的全民公投,并致力于为此推动相应的宪政和民主程序的支持。一时间,本已因“脱欧”问题而严重分化撕裂的英国,进一步陷入争辩和喧闹,而国家路在何方的共识则进一步渐行渐远。

斯特金再次炒作“苏独”的议题,其最大背景即是“脱欧”给英国带来了二战来未有之变局。在斯特金看来,2014年苏格兰地区“苏独”虽输掉了全民公投,但2016年英国公投“脱欧”却意味着英国已非2014年苏格兰决定留在的英国,特别是在苏格兰地区整体留欧支持率在62%以上,与英国整体48%的支持率形成鲜明对比,一定程度上意味着“脱欧”忽视了苏格兰人民的意愿和利益,使得该地区与英国的“绑定”受到福利净损失。

同时,2021年也是苏格兰地区选举之时,作为苏格兰地区的本土政党,苏格兰民族党近年来可谓如过山车般大起大落,先是在英国2015年选举中横扫了苏格兰地区的席位,将工党的势力收罗的七七八八,而在2017年梅首相发动的提前大选中,该党却大折21个席位,元气大伤。因此,苏格兰民族党也要借机通过煽动民族主义情绪和对英国中央政府不满态度,以此来进一步博取政治资本,为将来可能的选举作出准备。

此外,斯特金本人亦是在2014年公投后从前党首萨蒙德之手接过苏格兰民族党领袖的位置,不仅其从政与思想历程与“苏独”理念一脉相承,且其在党内威望与“合法性”亦取决于是否继承萨蒙德的衣钵与遗产。从此来看,斯特金再次炒热“苏独”议题亦是形势比人强,推动其走出这一步。

英国政府方面,无论是“脱欧”问题还是“苏独”问题,其面对苏格兰方面的强硬立场亦是“挟民意以自重”。在“脱欧”问题上,保守党的一项基本共识是“脱欧”乃英国人民共同作出的决定,推动“脱欧”进程是顺应民意,同时也是政府合法性的所在。

而关于“苏独”,英国内阁的苏格兰事务大臣亦出面指出,“苏独”已经由2014年公投做出决定,指责斯特金借口再生事端。当然,从英国政府考虑,在当前“脱欧”议程转成“拖欧”而难以立即决断的背景下,国内议程不希望再看到事端,特别是事关国家统一的重大问题。

然而,无论是苏格兰民族党和英国政府,两者既是“民意的绑架者”,也是“民意的人质”。一方面,双方为了自身目的所推动的政治议程,其“冠冕堂皇”的理由即是此前的公投和民调显示了多数人对本方立场的支持。另外一方面,在西方的政治生态中,公投与民调数据似乎就意味着合法性和道义高度,使得英国对于“脱欧”的执念、苏格兰民众间对英国政府的长期不满,以及苏格兰地区普遍支持留欧等意见成为中央政府和苏格兰民族党保持政策惯性,无法回避结构性矛盾的根本。

然而,英国政府和苏格兰民族党所坚持的“民意”,却是西方政治体制和政治文化下,大部分人对于少部分人的绑架,52%支持“脱欧”的英国人将剩余48%的英国民众以及占英国人口8.3%的苏格兰地区绑架,而55%反对苏格兰独立的民众却被苏格兰民族党的“苏独”诉求所代表。这也是英国“脱欧”迟迟无法破局的根本原因,即在意见发散甚至分裂的背景下,无论是有序脱欧、硬脱欧还是二次公投,都是对其他方面的“被代表”,一项提议被轻易反对推翻易如反掌。

当然,“苏独”话题再起并不意味着将轻易转化成现实,不仅因为在2014年公投中支持统一的一方具有10个百分点的优势,即使是在英国“脱欧”前景波诡云谲的背景下,也很难被稀释淡化。同时,斯特金发动公投很具煽动性的话语,即苏格兰独立后会成为欧盟成员国,也不具可操作性。

不仅欧盟方面反应冷淡,同时面对加泰罗尼亚分离运动困扰的西班牙也将极力在成员国层面阻止这一可能,以防范对国内分离主义的煽动。更根本的是,英国“脱欧”已经给民众上了清醒一课,即公投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反而是分歧和矛盾的“潘多拉魔盒”,因此真正愿意追随斯特金走公投之路的民众恐怕屈指可数。

然而,“苏独”议题的泛起却再次显示英国在“民意裹挟”的浪潮下,国家、政党乃至政治家随波逐流,难以举旗定向,虽然“脱欧”最后期限还有数月,但当前的政治和社会生态下,却很难看清国家路在何方。(责任编辑:唐华)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59_205559.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