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校腐”父子兵给校服产业敲警钟

新华社9月1日报道,儿子在前方当局长,父亲在后方开工厂,父子联手垄断市场大肆敛财。日前,广东河源市紫金县教育局副局长蔡志涛因利用职权之便,让家人垄断该县校服供应8年被撤职。此案令校服市场寻租腐败链浮出水面。

一个小小的县,区区一个科级干部,几年之间竟然靠校服敛财近亿元,听起来不可思议,但这对“父子兵”做到了。据当地知情人士测算,扣除人工场地租金运费,当地校服出厂价至多夏装30元,冬装50元,该县全县约10.9万名学生,一年校服总收入大约3400万元,减去约1600万元的成本,可净赚约1800万元。8年敛财过亿元的确不是神话。

剖析此案例,“老子生产,儿子监管”固然是“校腐”产业链形成的关键因素,但是从更深层次追究,则说明目前实行的校服统一招标政策漏洞颇多。紫金校服垄断事件亦非个案,今年上半年,上海抽查的校服中就有约三成不合格,甚至还检出了致癌物质,更令人纠结的是,涉事企业尽管3年间4次抽查不合格,却还能继续生产供应。可见,漏洞亟待补缺——

其一,国家法规层面严重“老化”,目前来看,仅有1993年国家教委印发的《关于加强城市中小学生穿学生装(校服)管理工作的意见》的通知,这是教育部专门规定校服问题的唯一文件,其中并未对校服招投标方式做出明确要求和规定;其二,一些地方政策法规未对此进行明确规定,如2009年广东省物价局、省教育厅等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进一步规范中小学服务性收费和代收费的通知》,其中仅有原则性规定:“校服的制作实行公开招标,尽可能降低费用”,但是“具体的招标办法由地级以上市教育、价格、财政、纠风部门制定”,这就给贪腐分子留下了足够的腾挪空间。

由是观之,要防止校服成“校腐”,应在目前实行的统一招标政策基础上出台更详细、合时宜的规定,其中既要涉及招标流程优化、环节公开,更要加入责任分担、追究机制,让觊觎者铭记“手莫伸,伸手必被捉”。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