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当动物不再凶猛,没人过得舒服

9月27日,长沙生态动物园进行了“人虎拔河”的比赛。一只东北虎咬住麻袋中的食物,麻袋被一根绳子拴着,游客通过牵拉绳子的另一端和东北虎进行拔河比赛。动物园称这是为了训练东北虎的野性,避免长期圈养使老虎生病。住建部日前发布《全国动物园发展纲要》,其中明令“杜绝各种动物表演”。有专家认为,“人虎拔河”属于动物表演,动物园涉嫌违反住建部规定。(9月29日北京青年报)

争论“人虎拔河”是否违规终究陷入一个罗圈战,谁的说法都会有理。动物园出于对动物本能的尊重,搞出一些新奇古怪的名堂,而环保主义者、动物保护主义者则一定会揭竿而起地声讨这是一次变相的虐待。更宏观点来看,我们把动物们圈养在一个狭小——即使是狮虎山,也并不宽敞——的笼子里,本身就是最残忍的剥夺。

这种剥夺有千万种理由,动物园可以盈利、游客们可以不用跋涉千山万水就能看到世界各地的生灵、动物们衣食不愁冬暖夏凉,尽管动物们的本能退化、牙齿稀松甚至还有得了严重的抑郁症和精神病,动物园圈养的理由依旧可以包括“我们只是为了更好地‘保护’那些野生动物”。是不是该放虎归山,这只是一个留给利益集团的大佬们决策的话题。

而我们在这里讨论的是一场关于自然本性的剥夺与解放。既然动物们要在笼子里关上个不短的时间,自然的本性势必会慢慢弱下去或者说是被人类逐渐剥夺走,而我们人类还要大慈大悲式地再去唤醒、培养、解放动物们那些即使学会了也注定无用、忘记的技术和能力吗?对面笼子里老虎用力的撕咬一点也不具威严,相反,它们的怒目而视在人们眼里已经成为一种无知的蛮力。拔河的人享受的是居高临下的掌控,笼中的老虎则是在做一场自然本性的挣扎。

也许有人会说它们只是动物而已,没有什么高尚的情操、深奥的思想。更不会有人类自讨没趣的思考和逻辑。即便这样的假设是一种共识,那我们就可以肆意剥夺它们的自然本性了吗?

不妨先绕个圈子来看看我们自己。王朔在《动物凶猛》里面说,他们逃课、泡妞、打群架,他们由于“不必学习那些后来注定要忘掉的无用的知识”而使自身的动物本能获得了空前的解放;他们深知自己的未来已被框定于固定的范畴之内,所以他们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的前程。肖锋在《在大时代,过小日子》里面的一篇文章说,制度性阉割导致权威型人格。权威人格也称专制人格,一方面对弱者夸耀自己的力量,排斥、拒绝;另一方面对权威者又卑躬屈膝,绝对服从。

这种失去了“凶猛”的性格让我们这个时代少了几根柱子,是顶着天、顶着地,顶着良心与常识的柱子。如果有标尺可以把当下社会的精神领域和动物的自然本能一起比较,我们退化的程度不比笼子里的拔河老虎少多少。

有没有人时常地扪心自问一下,我过得舒服吗?如果这个答案是否定的,那有必要调整自己的生活态度甚至人格。如果是肯定的答案,也别急着继续走,还要问问自己,我让别人过的舒服吗?这个答案大概很多人答不出。

也许并不存在最“自然”的状态,就像从来没有两条相同的河流一样。让自己怎样舒服地活着,也应该给别人或者别的物种舒服活着的自由和权力。每个生物自定义的舒服不尽相同,无从猜测。但我们一定知道“被阉割”,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是极不舒服的。

那只拔河的老虎,它舒服吗?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59_83459.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事件

  • 人虎拔河
  • 人虎拔河
  • 9月28日上午,长沙生态动物园开展了一场人虎拔河比赛。工作人员将一个装有活鸡的麻袋拴在场内的绳子上,闻到活鸡味道的雄性东北虎星星咬住绳子发起了进攻。不到一分钟,由四名美女组成的“美女队”就开始东倒西歪了。两名男游客以及8岁的小朋友赶紧来助阵,无奈僵持良久,才勉强打了个平手。对这个活动,园方称是为了锻炼老虎的野性。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