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016中非合作稳步前进

纪明葵 国防大学教授

年初,习近平主席就访问了埃及、启动了吉布提海外基地建设、召开了中非合作论坛落实成果协调人会议、中非合作各项措施正在稳步扎实的落实之中,如今中国成为非洲第一大贸易伙伴,非洲也是中国第二大海外承包工程市场和新兴投资目的地。

落实全面战略伙伴关系

2015年12月底,习近平主席出访非洲并出席中非合作论坛约翰内斯堡峰会。将“中非新型战略伙伴”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2016年7月29日,在北京召开了约翰内斯堡峰会成果落实协调人会议。

中非自峰会以来已达成一大批重要合作协议,成果显著。通过双方在产业对接、技术转移、人力资源开发等方面合作,促进非洲加快工业化和农业现代化,以中非产业对接和产能合作为重点,继续安全有序有效地推进落实中非“十大合作计划”及《2016—2018年》行动计划。加强合作思路对接,相向而行。

坚持共同发展。把中国和平发展同非洲自主可持续发展紧密结合起来,共同把非洲丰富的自然和人力资源优势转化为惠及人民群众的发展成果,支持非洲加快工业化和经济多元化发展,实现中非合作共赢、共同发展。

坚持集约发展。双方将坚持把基础设施建设同产业园区、经济特区建设同谋划、共推进,实现基础设施建设和产业发展良性互促;坚持以项目经济社会效益为导向,确保合作项目的经济社会效益和自主可持续发展,避免给非洲带来债务风险和财政负担。

坚持绿色发展。注重生态环境保护,加强生态文明合作,依法同步推进经济合作发展和当地环境与野生动植物保护,确保中非合作不以牺牲当地生态环境和长远利益为代价。

坚持安全发展。加强和平与安全合作,标本兼治、综合施策,全面提升非洲维和、维稳、反恐和执法能力,共同为中非合作发展营造和维护持久和平与安全环境,保障投资合作者的人身安全和正当合法权益。

坚持开放发展。支持非洲实现和平、稳定、发展,符合世界各国人民共同的利益,也是国际社会共同的责任。中非将秉持开放包容、合作共赢的理念,欢迎国际社会共同为实现非洲持久和平与可持续发展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推动大湖地区国家合作

中方呼吁国际社会加大对非洲中东部大湖地区,维多利亚湖、坦噶尼喀湖和基伍湖等湖泊的周边和邻近地区,涵盖安哥拉、布隆迪、中非共和国、刚果(布)、刚果(金)、肯尼亚、卢旺达、苏丹、南苏丹、坦桑尼亚、乌干达和赞比亚等国的投入。加大农业、能源、基础设施、通讯和旅游业等投资,增加就业,促进地区经贸和互联互通,让该地区国家共享和平红利,实现经济繁荣。

大湖地区是世界上人口最密集的地区之一,也是非洲自然资源最丰富的地区。我国高度重视发展对非关系,愿与非洲在工业化、农业现代化、基础设施、金融、绿色发展、贸易和投资便利化、减贫惠民、公共卫生、人文、和平与安全等十大领域开展务实合作,根据非洲自身实际需要,帮助非洲改善民生,不断支持非洲国家提高自主发展能力。

2016年3月8日,中国有色集团与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中非发展基金有限公司在赞比亚首都卢萨卡就中南部非洲区域金融合作签订专项协议。该协议为中国有色集团拓展中南部非洲业务、深度实施“走出去”战略提供了有力保障。三方商定在中南部非洲地区建立“金融+产业”的合作伙伴关系,在矿产资源开发、合作园区建设、对外工程承包等领域开展全面合作,国家开发银行、中非发展基金有限公司根据中国有色集团业务发展规划和融资需求,将提供意向金额为 30亿美元的各类金融产品服务。该额度在国有大型政策银行针对非洲地区企业的授信中绝无仅有,充分体现了中国政府和银行机构对中国有色集团中南部非洲业务的大力支持。

我国家发改委已经与埃塞俄比亚、埃及、刚果(布)、莫桑比克、苏丹等7个非洲国家签署产能合作框架协议,并且商定了优先合作领域和重点项目;同时,正在与肯尼亚、南非、坦桑尼亚、喀麦隆等国家商签产能合作框架协议。

加强基础设施建设

2014年5月,李克强总理访问非洲期间提出,中国将继续把基础设施建设放在对非合作的重要位置,继续打造“三网一化”的非洲高速铁路、高速公路和区域航空“三大网络”及基础设施工业化,愿为此提供金融、人员、技术支持并与非盟的“2063议程”对接加速非洲一体化进程。

中国是南非第一大贸易伙伴,南非主要向中国出口原材料和矿产品。南非在能源供应、灾害救济、运输、通讯和对外投资等领域发挥着重要作用,中南合作日益发挥着引领作用。

采用全套中国标准和中国装备建造的非洲首条现代电气化铁路——亚吉电气化铁路开辟了埃塞乃至东非腹地物资进出口通道,成为埃塞中部地区与东部、西部地区经济、交通中轴。中铁公司坚持履行企业社会责任,在保证工程质量的同时兼顾改善当地民生,通过修建乡村道路、打造爱心水井等一系列具体措施,在各国人民之间传递中非友谊。

吉布提港口建设提高了其作为全球航运者的档次,利用港口优势可以成为第二个新加坡。为吉布提削减债务和投资人力资本、消除大面积贫困创造了机会。我国向其提供了1660万美元的发展资金,修建新路、改善卫生设施和改革教育体制。吉布提港口建设为我国加强苏伊士运河、红海和亚丁湾护航提供了保障。

中国铁路标准克服了“水土不服”落户非洲。中铁建先后承揽了尼日利亚沿海铁路、东非达累斯萨拉姆—蒙巴萨、安哥拉本格兰铁路等项目。横贯安哥拉全境的本格兰铁路,全长1344公里,是中国继援建坦赞铁路之后,在海外修建的最长铁路。它不仅极大地降低了安格拉铜矿等原材料资源出口成本,并且通过与周边国家铁路网接轨,实现了南部非洲互联互通,形成大西洋与印度洋之间的国际铁路大通道。

除了中国铁建,很多中国企业也在非洲有投资,涉及基建、能源、矿产、制造等多个领域。目前中国对非洲各类投资存量已经超过1000亿美元,有3100多家中国企业在非洲投资经营。涉及金融、电信、能源、制造、农业等诸多领域,为当地直接创造了十余万个就业岗位。

中埃苏伊士经贸合作区扩大项目已经实施,埃塞俄比亚阿瓦萨工业区也在建设。中国企业在刚果、南非和摩洛哥等国家也进行了投资建设。在150多个双方或者单方培训项目中,中国在当地帮助培训了3万名非洲技术人员,有6000多名中国官员和技术人员驻扎在非洲。中国要在非洲地区帮助建立24所职业教育学校。

依据中非农业现代化合作计划,中国在佛得角援建了农业产品初加工中心,并且推出了10余项农业发展项目,致力于依靠农业发展促进农民增收;在多哥和吉布提等国家已经派遣了47个农业专家小组,并为受厄尔尼诺影响的津巴布韦和南苏丹等14个非洲国家提供了紧急粮食援助,还通过联合国粮食项目向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等国家提供了1000万美元的资金援助。

中国已经同意为非洲地区的14个基础设施项目给予持续贷款,如贝宁—多哥阿贾哈拉水电站建设,吉布提多哈雷的多功能港建设,尼日利亚40个稻米加工厂建设和科特迪瓦首都阿比让的电子监控平台建设。

根据初步数据分析,中国相关金融机构对中国在非的70多个投资项目的评估结果表明,中国在非投资项目都相对成熟,业务涉及20多个非洲国家,提供了大约260亿美元的资金支持。

依据中非公共卫生合作计划,中国和非盟就建设非洲疾病控制中心签署了合作备忘录。在中非医院合作中,中国已经实施了54个示范项目,例如中国—几内亚友谊医院的技术合作项目,科摩罗的白内障手术等16项医疗援助,中非、乍得等国家提供了抗疟疾药品,与埃塞俄比亚等国家合作建设医药工业园区和药物制剂设施。

依据中非金融、绿色发展、贸易和投资便利化、中非减贫惠民、人文、和平和安全等合作计划,中国在非洲实施了55个减贫项目,包括在博兹瓦纳建设小学;43个绿色发展项目,例如在厄立特里亚建设的太阳能发电项目;24个贸易援助项目,例如帮助科特迪瓦建设集装箱检测装置;15个维和项目,包括向莱索托派遣警力;建设了7个非洲文化中心。针对提供给一些非洲国家的零利率贷款在2015年底到期,中国免除了莫桑比克等相应国家的债务。目前,人民币在肯尼亚已实现与当地货币自由兑换。

中非合作已经进入发展必然阶段,非洲人民对中国的援助与合作感受到了中国的真诚、无私和命运共同体建设的力量,中国对非合作是建立在平等互利基础上的合作,没强权和对别国内部事务的干涉,在非洲面临疾病威胁生存遇到困难时,只有中国人和非洲人民站在一起,与中国合作获得的是发展就业,消除贫困提高自身完善的能力。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5_155305.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