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行政审批制度改革需要“跳出行政谈行政”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近日在深入推进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指出,包括行政审批制度在内的行政管理体制改革还滞后于经济社会发展,要进一步清理、减少和调整行政审批事项,凡是市场机制能够有效调节的,公民、法人及其他组织能够自主决定的,行业组织能够自律管理的,政府就不要设定行政审批;行政机关设定审批事项必须严格遵循法定程序,进行合法性、必要性、合理性审查论证,没有法律法规依据,行政机关不得设定或变相设定行政审批事项。

中国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工作启动于2001年10月。10年来,国务院各部门和各省(区、市)原有的审批项目一半以上被取消调整,行政审批的配套制度得到完善。但是,与社会公众的热切期待相比,与市场经济发展和社会发育的实际需求相比,行政审批制度改革还有相当大的距离。这次电视电话会议就深入推进行政审批制度改革作出总结、部署,强调行政审批一要“必要”、二要“合法”,要求强化对行政审批权力的监督制约,这些工作涉及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的关键内容,具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性和重要的指导意义。

行政审批权直接关系到社会经济资源的配置,某些掌握审批权的官员和工作人员,会利用手中的权力与提出行政审批申请的公民或法人进行腐败交易(如原杭州市长许迈永、原苏州市长姜人杰利用审批权寻租的腐败案件,就充分暴露行政审批制度的漏洞);一些掌握审批权的政府部门,会自觉不自觉地趋向于利用审批权力维护、巩固本部门的利益或特殊群体的利益。不但行政审批权力“诱发”了官员个人的腐败,而且有的部门通过“灵活”掌握行政审批标准,与其审批或监管的对象建立起密切的利益共谋关系。在此背景下,对行政审批制度进行改革,且把重点放在清理、减少和调整行政审批事项上,是政府在削减自己掌握的审批权力,无异于政府的一场“自我革命”,必然要面临巨大的压力和阻力。

如温家宝总理所言,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是行政管理体制改革的重要内容,是民主政治建设的重要内容。近年来,随着社会经济规模与范围不断扩大,在不少地方和领域,一些政府部门发展起了一些新的方式,主导了一些新的规则,正在对更多社会资源及经济生活形成新的控制。如果不加快推进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和民主政治建设,这些政府部门的权力势必进一步得到强化和固化,形成“尾大不掉”之势。为避免出现这种不利局面,应当抓住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取得初步成效的时机,力争在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和民主政治建设上实现新的突破。

这个新的突破,就是要着力解决有关政府部门和利益群体的利益调整问题,要在遏制行政审批部门的利益冲动上做文章,在排除来自某些利益群体的阻力上做文章。这需要“跳出行政(审批)谈行政(审批)”,在政府的“自我革命”之外,培育和发展对权力运行进行监督制约的新的主体。为此,需要在社会政治领域建立和完善公开、公平的利益博弈和权力制约机制,强化人大机关、司法机关对政府权力的制约制衡,扩大公共参与、合作、谈判、协商的空间,扩大企业、行业协会、社会组织、消费者等相关力量的参与权和监督权,扩大弱势群体的话语权、谈判权和选择权,最终在国家民主制度框架和社会政治生活层面形成均衡、良性的治理形态。

就这样,在10年来行政审批项目持续减少、技术手段和工作模式有所创新的基础上,下一步行政审批制度改革需要的新突破,不但向行政管理体制改革提出了新要求,而且也向民主政治建设和法治建设提出了新要求。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没有回头路,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和民主政治建设、法治建设也没有回头路。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