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美债仍是全球经济的不定时核弹

美国共和民主两党再度上演“斗鸡博弈”:在预算开支上互相否决对方议案,导致美国政府非核心部门关闭、奥巴马总统缺席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峰会。目前,两党之间的战火正向举债上限蔓延:如果在10月17日之前,两党无法就提高美国国债上限达成共识,不仅将导致更大范围的政府部门关闭,而且债务违约将引发全球金融市场危机——“股神”巴菲特形容:“这就像一颗核弹爆炸一样,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共和民主两党互不妥协退让,都不想成为“斗鸡博弈”中的懦夫,其实各有其政治盘算。共和党试图以预算开支和举债上限为撒手锏,推翻或延缓上届国会民主党控制参众两院时通过的“奥巴马医保法案”;两党又将此次博弈视为明年国会中期选举的前哨战,因此更是摆出一副“企硬”的姿态。奥巴马日前发出警告:共和党保守派人士愿意让美国债务违约,华尔街应该对此感到担忧。众议院议长博纳则强调:“总统如果不与我们妥协,我们将面临违约风险。”

从1977年到1996年,美国曾出现17次政府关门。1996年的政府停摆三周,导致当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放缓0.25%,每天造成约2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与高达17万亿美元的GDP总量比较,可说是微乎其微。然而,在2011年曾上演举债上限的两党“斗鸡博弈”,尽管两党在最后关头达成一致避免违约,但标准普尔仍下调了美国国债的信用评级,全球股市市值也因此蒸发6万亿美元。

美国国债利率被视为现代金融模型中无风险利率的代名词,是全球金融市场的定价基准。正如美国财政部的一份报告所描述的:“美国从未发生违约,美元和美国国债都占据国际金融系统的核心地位。”然而,“违约可能酿成灾难:信用市场可能冻结、美元的价值可能暴跌、美国利率可能飙升、负面的溢出效应可能波及全世界,也许会引发堪比2008年危机的金融危机和衰退,甚至更糟。”

美债违约,非同小可;但华盛顿的政客们却自认“债多不愁”,以美债为赌注、以美国经济甚至全球经济为赌注,展开一场政治豪赌。中国作为美国国债的最大持有国,更是极度关注对美投资的安全,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日前就强调:一旦发生债务违约,美方应首先确保国债利息的支付。

基于赌注风险之大,多数分析认为共和民主两党会在最后关头达成妥协,美债违约将是小概率事件。然而,这颗不定时引爆的核弹,不时给金融市场造成巨大的不确定性,从而不时引发全球市场巨大动荡,成为全球经济复苏的巨大阴影。作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和全球储备货币的主要发行国,美国维护其国债信誉再也不能被当成政治儿戏,这是全球经济不能承受的政治儿戏,更是美国经济不能承受的政治儿戏。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