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国会限制特朗普对伊动武,两党恶斗延至外交领域

张志新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

当地时间1月9日,美国国会众议院以224:194的票数通过决议案,限制总统特朗普未来对伊朗的军事行动。民主党主导的这次投票目的有二:一是重申国会的宣战权,二是对特朗普对伊朗动武提出限定条件,从而避免美国重新卷入中东战火。然而,众议院此举象征意义大于实质,更多体现出两党恶斗从内政延续到外交领域。

根据众议院通过的决议案,除非国会正式宣战或者明确批准,总统不得动用美国军事力量对伊朗采取行动。而例外的情况则是,美国面临“迫在眉睫的攻击威胁,使用武力是必须并且合适的”。众议院民主党党人提出上述决议案的背景则是,1月3日美军通过空袭在伊拉克炸死伊斯兰革命卫队下属“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尼后,伊朗誓言将“强硬复仇”。1月7日,伊朗向美军在伊拉克的军事基地发射十余枚导弹,并宣布对等报复已经完结。8日,特朗普宣布伊朗袭击未造成人员伤亡,美国将加强对伊经济制裁。

此前美军袭杀苏莱曼尼引发国际社会一片哗然,在美国国内亦是如此。一方面,民主党质疑特朗普“胆大妄为”的袭击行动,可能把美国拉进美伊战争的深渊。根据媒体披露,前任美国总统小布什与奥巴马都曾将苏莱曼尼列入“定点清除”的目标,但是在国安团队的劝阻下放弃计划,他们主要担心美国与伊朗可能就此爆发战争。而在此次特朗普决定袭杀苏莱曼尼时,国安顾问奥布莱恩、国防部长埃斯珀、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与国务卿蓬佩奥均未提出异议。这显示经过几轮的人事洗牌,特朗普身边人大多对他言听计从,行政部门内部的制衡几乎消失殆尽。

另一方面,依据1973年国会通过的《战争权力法》,未经国会批准,总统不得对外使用武力。“9•11”事件后,出于反恐需要国会曾2次授权总统对外行使武力,而白宫也声称袭杀苏莱曼尼正是总统在使用上述权力。即便如此,国会民主党人认为,袭杀事件既是特朗普滥用武力,也是对国会宣战权的藐视。因此,他们认为有必要通过决议案限制特朗普进一步对伊朗动武的行动。众议院议长佩洛西曾表示,“我们必须确保美国军人的安全。特朗普政府需要停止不必要的挑衅。我们也要求伊朗停止暴力行为。 美国和世界都无法承受战争。”

上述决议案在众议院通过后,公众将目光转向参议院。日前,弗吉尼亚州的民主党参议员蒂姆•凯恩在参院也提出类似议案。然而,普遍预计该议案将在共和党控制的参院遭遇较大的阻力,通过的前景黯淡。目前,大多数共和党议员为特朗普政府袭杀苏莱曼尼的行动辩护。仅有长期特立独行的肯塔基州联邦参议员兰德•保罗表示,特朗普政府信息分享的不足将使他支持参议员凯恩提出的战争权力决议案。

有分析称,众院通过的这份议案将是不需要总统签字、不具约束力的共同决议案,即便参院通过也不会妨碍特朗普对伊朗动武。然而,佩洛西称,民主党推动的这项共同决议案“将是有牙齿的”,将在时间、地域和规模上限制总统的动武行动,即以往的动武授权不会无休止地延续,需有终止的时间;授权需有明确的地点,而非任何地方;动武的规模必须有所限制。尽管如此,外界仍不清楚佩洛西将以何种方式给上述决议案“装上牙齿”。

整体上看,众议院民主党人的这次投票行动是在美国与伊朗的紧张局势缓解后发生的,其象征意义大于实质。美国历史上素有国内政治斗争不延烧至外交领域的惯例,但是近三任总统任内都出现在野党在外交上强烈制衡总统的案例,如奥巴马任内国会共和党人致函伊朗反对伊核协议。这凸显美国国内的政治共识或者政治传统正在不断被瓦解,并在一定程度上也代表着美国政治的衰败。(责任编辑:郭素萍)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60_216460.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事件

  • 美伊冲突
  • 美伊冲突
  • 1月3日,美军空袭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国际机场,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下属“圣城旅”指挥官卡西姆·苏莱曼尼和伊拉克什叶派民兵武装“人民动员组织”副指挥官阿布·迈赫迪·穆汉迪斯等在袭击中身亡。近日,美伊冲突不断升级……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