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搜索》,煽情不等于动情

在观看《搜索》的最初几分钟,就立刻感到,这是一部“很不陈凯歌”的电影。现代感的时髦场所、现实感的职场人物、微博、电视、住房压力、小三话题、网络暴力,一个逼视当下的视角步步推进,一个现代社会的毛细血管慢慢张开,让你忘了这是《梅兰芳》和《赵氏孤儿》的导演的新作。

它改编自人气网络小说,它的海报有如凡客体:上市公司老板的秘书高圆圆——我是绯闻女孩,生命短暂,我比烟花灿烂;上市公司老板的太太陈红——我是空床阔太,放下婚姻,人生也能焕然一新;电视台资深编辑姚晨——我是职场御姐,失败不过如此,明天重新开始;上市公司老板王学圻——我是世界的总统,人生是场交易,何不将计就计……加之快节奏的剪辑和音乐,一切证明了这是陈凯歌以今天的故事与年轻的观众做了一次全面拥抱。

如果你热爱蝴蝶效应式的叙事机制,那么《搜索》可以满足。一个公交车上的不让座事件,却引出四面八方的复杂关系,各方吐丝,合力织出一张细密的戏剧网。在中国电影普遍缺乏讲故事能力的景况下,陈凯歌导演摒弃了他一向擅长和偏爱的宏大叙事,于小处入手讲了社会问题。对于今天,他作出了反思:媒体在报道社会事件时是如何急功近利,一个全身名牌的美貌女子在公车上不让座,恰好被一个电视台的菜鸟实习生用新时代的手机自媒体偷拍,于是一个震撼性新闻引爆了世界,但是高圆圆因癌症晚期的悲伤情绪所导致失态的前因以及事后的道歉,却被电视台屏蔽,他们的良知败给了眼球经济和轰动效应。受众在参与舆论时又是如何草率,尤其在信息不对称之下的立场选择,难免会使网络所催生的全新民主演变成大多数人的暴政,因此高圆圆饱受人肉搜索和谩骂之苦。男人在奔向成功大道时是如何忘记了别人,大老板王学圻最珍惜的不是妻子而是生意;女人在守住婚姻时是如何忘记了自己,陈红由于王学圻的小三传闻而一步步将高圆圆置于口水浪尖和最终的毁灭。在现实题材失语、缺席的今天,《搜索》值得我们走进影院一看。

一个具有深厚文化修养的60岁导演,在面对一个20岁为主的受众群体时,从不自信、不适应到全面拥抱,无疑是一种勇敢。但是在全面拥抱中如果舍弃了自己的特点比如深度,又无疑是一种不勇敢。首先,影片人物有简单化和概念化之嫌:一个唯成功马首是瞻的男人,一个只懂穿衣打扮的贵妇,一个得了绝症却无因不治疗的年轻白领,一个只因她将永远离开而疯狂爱上她的失业摄影师……为了让你流出眼泪,或者,为了震一震这个疯狂的现实社会,影片用一个人的死亡惊醒了所有人、救赎了所有人,但那死亡本身——高圆圆从高楼坠身自杀的结局,由于简单粗暴的戏剧化处理而显得不真实。另外,片中人物的最终走向都在意料之中因而缺乏惊喜:因为高圆圆的死,大老板幡然醒悟后痛改前非,陈红幡然醒悟后离家出走、寻求尊严,菜鸟实习生王珞丹幡然醒悟后独立完成节目、找到心中的正义。

所以,一个60岁导演向现实和20岁的精心靠拢,基于知识结构与观念意识上在所难免的差异,未能实现精彩。特别是大老板王学圻从不向妻子解释小三事件,即使这让妻子感到异常的不安和伤心,他还振振有词为“如果我看上哪个女人,绝不用偷”、“结婚纪念日,我说哪天就是哪天”,这与张艺谋《满城尽带黄金甲》里周润发扮演的皇上说“我不给,你不能要”的语气多么相似,一种陈旧的男权/夫权观,在新时代面前无疑显得不够先进。

在某种意义上,《搜索》可以简介为:一半社会剧加一半爱情剧。戏里戏外高圆圆与赵又廷的恋情,以及情歌王子李健一手包办的片尾曲《如果可以》,都为这个爱情剧添加了好注脚。但是这个附着在一个充满戏剧火候的社会剧之上的爱情,太像韩国苦情戏。不让座的道德缺失者兼小三嫌疑人高圆圆,不仅自己受到人们的羞辱和鄙视,也让她花钱雇来陪伴她的赵又廷感到难堪,于是她说,“我决不再跟你出现在人群面前”;而陪伴她一起蹦极、看日出、度过人生中绝望时光的赵又廷说:“我一定要跟你出现在人群面前,直到你住进医院。”这个段落的确能换来大批女性观众的眼泪。但是,如果这是一位偶像剧导演的作品——影片选角已经体现了偶像剧的追求,我们能够宽容;而对于一个拍出过《霸王别姬》的导演,我们不愿让步。那些叫人流泪之处,也正是《搜索》的致命之处。换句话说:失于煽情了。煽情不等于动情。煽情是:当我们走出影院时,就忘了刚刚流过的眼泪,流得轻易,忘亦轻易。动情则是:当我们走出影院时,也许无言以对、无泪可流,却有一腔心绪万马奔腾。而这,显然是《搜索》未能抵达的境界。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