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女兵买烟要飞机延飞”的虚幻与真实

近日有网友发帖说,在一家内地某城市飞往香港的香港航空客机起飞之前,有制服人员(女武警)与空姐交涉,称机上的领导忘记买免税烟了,要求等她买了免税烟送上来之后,飞机再起飞。空姐回答说,“不好意思,我不能让全飞机乘客等你去买烟,我现在要关舱门了,请您不要影响我起飞。”(5月8日新闻晚报)

女武警、首长、买烟,飞机……一连串暧昧的关键词,一经网络传播,瞬间点燃国人丰富的想象力,点击量占据网站首位。在公众与权力阶层存在巨大不信任“壕沟”的当下,此文不啻于往人群中扔了一颗杀伤力极大的“炸弹”。

虽然有图有文,但未必有真相,众多网友还是看出一些虚幻的成分。此文发出后,在6日稍晚,香港航空向媒体证实确有其事。发言人说,这起事件发生在5日,临起飞前有人要求能够延迟,但因为机长已经做出关上机门、准备起飞的指示,所以机组人员拒绝其要求。然而这里存在几处疑问:第一,这个提要求的人是不是所谓的女武警?因为我们知道军人外出要求着便服,谁敢违反纪律大模大样出境?第二,坐过飞机的人都知道,打火机是不能带上飞机的,飞机上也不允许抽烟,那么首长为什么要急匆匆买烟?自己马上抽,不可能,下飞机后抽,完全可以等到飞机落地再买,招待用烟也属于公务范畴,难道可以要求飞机延迟的堂堂首长,居然抠门那么一点点免税的差价?第三,在表哥一次微笑的照片都能下马的氛围下,官员们无不谨小慎微,首长也好,女兵也好,要求香港飞机延误而让自己去买烟,会引发怎样的众怒?并且让其他乘客听到并拍照,是谁的智商出了问题?最关键的是,微博作为发散的新媒体,一张检查员于飞机上值勤的照片,是否就能说明真实问题?

但是,因“大人物”而延迟飞机的的消息并非空穴来风。早在1993年,当时的国家民航总局就已下发《关于重要旅客乘坐民航班机运输服务工作的规定》制定了详细的要客服务规定,成为各大航空公司制定要客服务手册时遵守的范本。有的时候,为了等待某位要客,航空管制便成了飞机晚点的最好借口。正因为有雷人雷语层出不穷、特权作乱的现实土壤,又有大量让领导先“飞”的事例存在,才让“女武警买烟”的“新闻”有了闪转腾挪的空间,事件的真相反而隐匿其中,扑朔迷离。

有网友试图还原真相,比如确有某位乘客询问能否下去买烟,遭到拒绝,这和乘客都知道坐飞机要关闭手机,却依然要空姐反复告诫一样,一问一答之间,本是一件小事,却因为“女武警和首长”的身份和关系得以无限量地放大,凸显公众对国内航班习惯性晚点的愤懑和无奈,对特权制度的极度厌恶和不满,更隐藏着不可小觑的“负能量”。

要客服务规定撩拨谁的神经?在“女武警买烟”的虚幻与真实之间,舆论正正反反的纷扰之际,亟待相关部门去伪存真,以正视听。若确有此种荒谬之事存在,当严惩不贷。事实上,澄清事实不难,但是倘若不将权力装进制度的笼子里,不厘清特权狂欢的边界,这次是女武警买烟延迟飞机,下一次不知道会有怎样的更加离谱更加匪夷所思的“故事”上演?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