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提升观演者素质靠指责不如靠制度

3月24日晚,韩国超人气男子天团Bigbang演唱会在杭州黄龙体育中心举行。在两个多小时时间里,两万多名粉丝High翻全场。不过演唱会结束没多久,一张“黄龙体育中心周围满地垃圾”的照片引起热议。据中心估计,Bigbang演唱会观众所带来的垃圾总量达到了10吨。

狂欢之后,一片狼藉。只是累趴了环卫工,“做了四五年,今天最累”。反讽的是,人家日本最著名的索尼音乐节,也是场均万人的量级,但每场结束后,一个三四人的小分队,在15分钟内基本就能完成善后保洁工作。

人们很容易因此将板子打向观演者的素质问题,尤其是在人们的道德意识、伦理意识普遍不尽如人意的情形下,“国民素质论”几近于万能答案,什么问题都能解释一番。但就类似的事情而言,今年年初海口一场5万人的跨年演唱会,却打破了“大型活动必有大量垃圾”的定律,活动过后现场依然整洁干净。那么,是否又可说国民素质已经不错?

日本的索尼音乐节为何不会产生10吨垃圾?因为在日本,主办方一般都会发放巨型环保袋,乐迷们在音乐节后将垃圾仍在袋子中,带出场外。另外,还有许多人会自备垃圾袋,并在结束后排队扔垃圾。海口年初的跨年演唱会为何没有产生10吨垃圾?因为在演唱会现场,主办方和环卫部门发放了5000多个环保袋。海口市委宣传部多次召开协调会,公安、环卫、交警、供电、质检、卫生等部门积极支持配合,规划落实车辆分流、人群分流、消防安全、治安巡查、环境卫生以及医疗、用电保障。

反观此次Bigbang演唱会,对于乐迷也好,商贩也罢,有何前置性的组织规范吗?有没有想法子,譬如,主办方会在音乐节门票内包含一笔十几元的环保费,狂欢过后歌迷将装满垃圾的环保袋给工作人员,就可以拿回预支的钱;再如,未雨绸缪地给商贩划定售卖区域,拟定管理规则?显然没有,依循的依旧是那一种老套的方式:狂欢之后,临时安排更多的环保人员,花更多的人力物力财力去清理现场垃圾。

与此同时,我们更应意识到,在演唱会这样的环境中,对偶像的崇拜之情,加上音乐对五官的直接刺激,多重因素叠加之下相当于是处在一个“广场效应”状态,即在这样的精神状态下,人们的行为是容易失去节制的。也就是说,将这种狂欢状态下的道德行为视作人们常态下的例行行为是不准确的,此时此刻更加需要的是用外在的规则来维护人们的内在秩序。

单纯指责观演素质真的没多大意义。即便退一步说,人们的素质确实低下,靠指责就能让人们的素质变高吗?诚如学者秋风所言,“明智的态度是,承认民众是‘中人’,即在大多数时间是讲规则,遵守道德、伦理规范的,虽然极个别时候并非如此。如此,人就可以有信心变好一点的,因为,他们本来就不错。据此,也显示出制度的重要性,好的制度让好人得益,而整体社会秩序也因有制度约束而变得好一些。”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