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突出"新"和写好"人" 新型城镇化是观念和制度的转变

新型城镇化是观念和制度的转变

资料图片。

如果我们要列出一些考察一个社会是否进入现代社会的指标,其中有个指标是不可遗漏的,那就是“城镇化”。这是一个从传统乡村社会向以工商业、服务业为经济主体的现代城市社会的历史过程。

很多人愿意从经济层面上解读城镇化的作用。比如,城镇化对相关行业带来的历史机遇,城镇化对内需的极大提升等。但这种纯经济的思维很可能误导城镇化的政策选择,使得其走上一条只追求“看得见”或发展速度的道路,甚至成为不顾产业现实、缺失身份平等观念的盲目“造城”运动。

过去几年,一些地方急于人为提高城镇化比率,人为推动城镇化。在发展速度上,出现逼农民上楼、进城,通过粗放的方式大造新城等“大跃进”行为;在价值取向上,把城镇化简单视为卖地建房的房地产化,而不是真正让农民融入城市;在具体路径上,无节制扩大建设用地,一厢情愿的形成所谓的乌托邦式的大、中、小合理发展的城市化格局;在历史文化传承上,热衷“大拆大建”,让历史和文化湮没在城镇化狂飙猛进的烟尘中。

拉美当年失败的城镇化道路,殷鉴不远。“农村人口在短时间内以爆炸性速度流入城市,造成混乱;大城市出现了大批非正规住宅和贫民居住区(贫民窟);城市中逐渐形成一个‘边缘群体’或‘边缘阶层’。超前和过度城市化造成自然、社会和生活环境恶化。”由于拉美的城镇化是在相对短时期内实现的,缺少统筹规划,致使城镇化进程充满“无序”和“混乱”。

“新型城镇化贵在突出‘新’字、核心在写好‘人’字,要以着力解决好‘三个1亿人’问题为切入点。”这种“以人为本”的城市管理理念才符合“顺势而为、水到渠成”的发展规律。

当然,除了执行“要公布实施差别化落户政策;探索实行转移支付同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挂钩;把进城农民纳入城镇住房和社会保障体系……”这些具体要求外,新型城镇化要解决的,不仅是农民进入城市成为市民,而且是打破以户籍为藩篱的严格界限,废除身份等级,使中国社会从一个传统社会进入现代社会,这是新型城镇化的关键和核心所在。

站在国家现代化和历史的视角,新型城镇化的本质绝非仅是经济结构的变迁,更是观念和制度的转变,是通过改革和废除把人分为三六九等的不合理制度,在社会的生态中嵌入平等元素,建立真正的契约和公民社会,实现中国社会从农业文明到城市文明的伟大跃迁。

中国正站在发展的十字路口,有人看好,有人唱衰,潜力巨大,挑战也巨大。从“刘易斯拐点”到“中等收入陷阱”,许多问题等待解决。在这样的情况下,尤其需要寻找自身蕴藏的发展潜力。寄望新型城镇化释放巨大红利或许会成为一个突破口。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