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德国大选:默克尔赢了,也是输了

刘晨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

9月24日,“静悄悄”的德国大选终于拉开帷幕,已执政12年之久的总理默克尔成功卫冕,她以双手交叉的标志性动作接受着各方朝贺,笑容里有欣慰,或许也掺杂些许苦涩。

永远的默克尔

德国人对默克尔情有独钟,大选当晚计票结果显示,默克尔所在的联盟党以32.9%的支持率大幅领先社民党(20.8%),坐稳联邦议会第一把交椅,赢得优先组阁权,党主席默克尔本人也将依照惯例第四度担任联邦总理,把脉德国未来四年走向,究其原因,主要有以下四点:

一、“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默克尔2005年首次当选总理,期间虽经历金融危机,但德国始终是欧洲经济的引擎,近年来始终保持1.5%-1.8%的中幅增速,在欧盟内一枝独秀。12年内,失业率由11.6%一路跌至5.7%,基本实现充分就业。

此外,“德国制造”在全球范围内高歌猛进,无论和谁做贸易,几乎都是德国顺差且数额巨大、增幅惊人。

2009年,默克尔开启第二任期时,德国贸易顺差为1389亿欧元,短短七年间几乎翻倍,2016年攀升至2529亿欧元。财政连年盈余,2016年高达237亿欧元,占国民总产值0.8%,为20国集团中仅有的二个盈余国之一(另一个是韩国,占比0.3%)。德国老百姓钱包鼓鼓,自然对大管家默婶满意度倍增。

二、外交作为顺应民众期待。德国国家实力上升带动国际地位显著提升,德国人在腰包鼓了的同时信心亦大增,加之近年来,国际危机频繁、“黑天鹅”频出,一定程度上亦将“扭扭捏捏”的德国人由幕后推向台前。默克尔政府准确把握民众心态变化及大国实力等变化带来的全新定位,在第三任期伊始开展新一轮战略规划,一改传统的低调作风,倡导积极外交。

斡旋乌克兰危机、参与伊核谈判并促成协议签订等系列动作在使德国国际影响显著提升的同时亦赢得民众好感。特朗普上台后,美国“内顾性”不断增强,默克尔勇敢站出来,高举“自贸、全球化”的大旗,被视为“西方自由世界的唯一领袖”,令德国民众骄傲不已。

三、默克尔是德国及欧盟利益的唯一坚强守卫。当前,南欧国家经济脆弱、法国亟需推动改革、英国“脱欧”谈判困难重重、波匈两国对难民摊派态度强硬、德土关系剑拔弩张,欧洲风雨飘摇。

欧盟是德国外交政策最重要的依托,德国的繁荣昌盛亦离不开一个稳定的欧洲,因此德国将维护欧盟团结视为最优先议程。

默克尔执政多年,经验丰富,且理性、坚毅,在不确定的时代,德国民众更愿意将德国及欧盟的未来托付给一个确定的、稳健的领导人手中,默克尔是不二之选。

四、默婶走自己的路,让其他政党“无路可走”。默克尔风格务实,常谋定而后动,虚心听取各方意见,担任反对党领袖时大力抨击社民党施罗德总理提出的“2010议程”,利用民众不满心理顺利上位,上台后却采纳不少改革措施,坐收施罗德改革渔利,德国经济由此进入高速发展轨道。

此外,默克尔亦吸纳绿党主张,放弃核能,全面转向绿色可再生能源。取消义务兵役制、将同性婚姻合法化更是进一步稀释自民党主张,同时亦采纳社民党关于提高育儿补贴等主张,让其他政党在选战过程中不能完全和联盟党进行切割,难以有效吸引选民。

赢了,可能也是输了

“大联合政府”中无论联盟党还是社民党虽以32.9%及20.8%的支持率在选举中保住了第一、第二大党的位置,但两党支持率与2013年大选(联盟党41.5%,社民党25.7%)相比大幅度下滑,社民党支持率更跌至1949年以来最低峰值,选票多流向中右的自民党以及极右政党“德国选择党”手中,致使议会格局由“三左一右”变为“三左两右一极右”的六足鼎立新格局(“德国选择党”、自民党、绿党、左翼党得票率分别为13%、10.4%、9%、9%)。

与2013年大选相比,自民党与“德国选择党”皆突破5%门槛,进入联邦议会,此变化不仅意味着德国民主多样性大为提升,更代表议会议席将更为分散,鉴于联盟党并未取得议会多数,必须联合其他政党才能组成政府,进一步拉大组阁难度系数。

“麒麟才子”亦难无力回天。自民党执政理念与联盟党最为相近,曾为默克尔第二任期内共同执政的“小伙伴”,“联盟党+自民党”亦是此次选举中德国各界最为期待的组合,其不仅较为稳定亦能使社民党作为最大反对党,最大程度发挥德式民主。

自民党2013年大选中失利,未能敲开议会大门,四年尝胆,只待一朝逆袭,自民党推举“小鲜肉”林德纳尔担任党主席及联邦大选候选人,令德国政坛耳目一新,称其为可以与法国总统马克龙、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及奥地利外长库尔茨相媲美的魅力政客,德国媒体将其称为德国政界的麒麟。麒麟才子虽成功带领自民党重返德国政坛,斩获议会第四大党位置,但两党支持率总和仅43.3%,尚未过半,最受期待执政组合恐将落空。

“牙买加联盟”困难重重。由于联盟党明确排除“德国选择党”及左翼党组阁的选项,联盟党若想与自民党联合执政就需要再拉上一个小伙伴,绿党成为其唯一的选择。自民党与联盟党虽同属右翼,但两党在欧洲建设方向上仍存在一定分歧,绿党作为左翼政党,在移民、能源政策等多方面与自民党及联盟党亦有矛盾,未来三党政策协调恐相当棘手。此外,自民党及绿党虽有参与治国理政的强烈渴望,但亦不排除“乘火打劫”的可能,自民党已提出要将财政部长一职收入自己囊中,绿党也将为联合执政开出“账单”,联盟党能否做出妥协,亦是“牙买加联盟”能否顺利组建的重要因素。

“大联合政府”暂别舞台。此选最为稳健的组阁方式就是保持现状,即再度由联盟党及社民党组成”大联合政府”,两党支持率虽仅53.4%,远不及上届67.2%稳定,但仍有助于保持德国各项决策的稳定及延续性,但民众面对“一潭死水”的德国政坛思变心切,希望结束这种“寡头政治”的局面,四小党因此权重上升,致使“德国选择党”不仅“登堂入室”,在“大联合政府”此选项下,亦将成为最大反对党,获得联邦议院预算委员会主席一职,对新政府各项政策形成一定程度掣肘。同时,社民党亦恐继续成为联盟党“跟班小弟”,渐渐式微,且欲限制“德国选择党”在议会作用,对与联盟党共同执政心态矛盾,社民党副主席在选战结束的第一时间就站出来宣布将做议会反对党,不再与联盟党再度联合执政。

中德关系仍以延续性为主

中德关系经历磨合,正渐臻佳境,迈入历史最佳时期,在双边、中欧、全球治理等多领域开展务实合作,建立了全方位战略伙伴关系。

在德国,与中国保持良好双边关系已成为主要政党的共识。此次大选,对华政策并非选战重点,但“中国元素”在联盟党等党派竞选纲领中亦有所涉及:联盟党视中国为数字化强国,称“主要电商平台来自美国及中国”,呼吁德国迎头赶上;社民党在竞选纲领中将中国与美国、俄国一道视为与欧洲共同维护世界和平、打击恐怖主义的合作伙伴;自民党呼吁德国作为整体与中、美展开竞争,加强与中、美、法、印等国在公民社会及经济领域展开对话。绿党一如既往对中国言论自由、法治国家等方面提出批评。

总体看来,自民党及“德国选择党”(该党总理候选人之一威德尔仍长期在华任职,称中国极具活力,德国能从当今中国学到很多东西)新入议会,将对德国外交政策带来一定变化,但新政府仍由默克尔主政,对华务实友好的基调不会变,但同时也应看到,随着中国实力不断提升,在国际舞台勇于承担更多责任,中德间存在摩擦与利益冲突在所难免,德国外长加布里尔近期提出的“中国分裂欧洲”说辞、德国出台限制外资收购“关键基础设施”的决议等均与此有关,中德关系未来仍将保持“有合作亦有竞争”总体态势,携手共同应对全球挑战。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62_171862.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事件

  • 默克尔赢得德国大选
  • 默克尔赢得德国大选
  • 德国总理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在24日的德国联邦议院选举中获得最多选票,领先其他各党。如组阁顺利,已担任总理12年的默克尔将继续领导德国4年。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