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日本右翼势力的“修宪大合唱”

文丰 南京大学历史学院博士研究生

10月7日,日本NHK举办了众议院参选公示前的“党首论坛”。包括当前执政联盟两党:自民党、公明党在内,希望党、日本维新会、日本之心等保守政党,都在宪法修正问题上纷纷表态。从表面上看来,各党党首各有侧重,但总体说来,其在修改宪法相关条款上取得了“高度一致”,这给此次众议院选举蒙上了一层浓厚的阴霾。右翼、保守政党在修宪旗帜下站队集合,使得反修宪、反安保体制的日本共产党、社民党显得异常孤单寂寞冷。

虽然日共领导人大声疾呼终结“安倍暴走政治”,但由于左翼力量在事实上并未凝心聚力,所以,即使在枝野幸男重新集合原民进党的剩余力量重新加入到反安倍斗争中,都无法从根本上扭转当前日本政治生态右倾化的总体态势。

而安倍也巧妙地在此次党首论坛上,将自己乔装打扮成日本“国民守护神”的模样,一方面大力渲染朝鲜核问题对日本安全构成的重大影响,另一方面拼命夹带修宪的私货。他从正面避开左翼政党,特别是日共、立民党对修改宪法的强烈批判,绕道外部安全问题,给国民制造“核恐慌”——朝鲜的火箭带着核弹头穿越日本国土,请问国民感觉如何?这种声东击西的自我辩护策略无非是想浑水摸鱼。对此,日共态度异常鲜明,坚决反对。

然而,公明党、希望党、日本维新会等保守政党几乎在宪法修改上与自民党别无二致。希望党的党首小池百合子更是鼓吹:“宪法要与时俱进,不仅第九条要改,其他条款也要改。”很明显,在当前众议院选举形势尚不明朗的情况下,日本政坛上由保守党派组成的“改宪合唱队”已经粉墨登场。

希望党方面,在10月8日NHK“日曜讨论”节目中,面对外界关于“从事国政活动会不会影响都政”的质疑,希望党党首小池百合子表示她坚信她有能力同时处理好两方面的事务,并且个人不会参选此次的众议院议员选举。小池此番表态旨在重申不会参选国会议员,即不去与安倍竞争相位。可能出于以下几种考虑:一是希望党创建不久,尚无可圈可点的政绩,对于民众而言,这仅是在选举中多了一个“新”的选项,并无其他更大的意义。二是,如果在此次大选中,希望党并未斩获重大成果,那么这个责任究竟当由谁来承担?小池作为希望党的党首,如果在党的首次选战中并未取得佳绩,是否会因此被迫“引咎辞职”,以免给党内其他派系落下口实。所以,小池不参选议员,即不谋求在此次选举中与自民党的安倍晋三竞争首相,也是为自己在党内的政治平衡留下充足的回旋余地。第三,小池在都知事任上未满一年,自身也并无太多建树,如果贸然因一时的地方性选举胜利就去谋求全国性的政治地位,难免会有好高骛远之虞。并且,现在对于东京地方来说,最为重要的一项课题就是办好2020年奥运会,如果此次奥运能够圆满成功,对于小池而言才算得上真正的“政绩”。

但是,不论小池是否参选,她领导下的希望党作为右翼保守势力,在未来的日本政坛上,必然如日共领导人所言,完全是对自民党的“补完”(关于“补完”这一概念可参看日本著名动漫《新世纪福音战士》中的阐释)。一个自诩第二保守势力的政党,如何在选举中,对相关议题在与第一大保守政党之间做出具体区分,并不是我们关注的重点。我们需要警惕的恰恰是,随着希望党的崛起,保守势力空前膨胀,会否出现右翼政党合流的危险局面——自民党与公明党之间的合作已经证实了这种可能性,那么希望党呢?

所以,从战后日本政党政治斗争史的角度来看,日本民主政治正在经受最大一次考验。修宪势力与护宪势力之间的斗争,本质上是日本右翼势力和左翼力量围绕是否从法理层面复活军国主义(修宪议题包含了自卫队是否入宪的问题)的生死较量。在希望党为代表的第二保守势力迅猛发展,日本右翼得到极大支援的情况下,如何反制这一和平逆流,将是日本左翼及日本民众的头等大事。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62_172462.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