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锯脚”自医是不可复制的“悲剧”

安徽定远县严桥乡44岁村民刘敦和,因不堪病痛折磨,用茶杯碎片将自己的双脚锯掉。昨日下午,刘敦和接受了手术治疗。据主治医生介绍,手术效果理想,休养20天左右刘敦和就可以出院了。(5月14日《新京报》)

一个活生生的人,在没有用任何麻醉药品的情况下,仅靠一瓶酒、一个茶杯碎片用硬生生锯断自己的病脚,三国关云长刮骨疗伤的故事成为佳话,而今农民刘敦和自锯双脚却令人感伤。如果不是走投无路,被病痛折磨得难以忍受,我想刘敦和决不会这样“自虐”。

此事经媒体报道后,引发广泛关注,刘敦和随后被送到定远县爱德医院接受治疗。乡干部以及邻居们为刘敦和捐款23000多元,作为其治疗费用。目前,为了进一步救助刘敦和,乡政府为其办理了“五保”和残疾补助,并在县残联申请了免费的义肢。如刘敦和术后康复情况良好,过一段时间就能安装义肢了。政府的关注固然很温馨、很及时,但是个案救助只能解决个案问题,如果没有健全的救助机制做支撑,单靠事后关注能救助多少困难群众与“水火”呢?面对更多因病致贫的农民家庭、无钱治病的患者,又该怎么办呢?

刘敦和看不起病,当地领导说,是没有办城乡医疗保险。如果刘敦和参加了新农合医保项目,不至于发生这样的事情。根据新农合政策,一般的病可以报销70%,大病可以申请大病医保。这样优惠的条件刘敦和只是因为70元的医保费是不想加入吗?在笔者看来,就是刘敦和办了新农合医保,也还是看不起病,1000元对于这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来说,都是一笔大钱,对于刘敦和这样病症在这个的贫困家庭显然还是拿不出来。

如今医疗技术这么发达,想查出病因并非难事,可高昂的住院费用、药品价格成了横亘在患者面前的一堵墙。尽管政策上有医疗保障兜底,但那些只能算是杯水车薪,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最后笔者想说,无论在什么体制的社会中,总会有自救能力微弱的弱势群体,故而,社保体系在现代社会才显得尤为重要。可以说,保障所有公民的基本生命权,是社会公平正义的内在要求,也是政府的责任。事实上,政府有责任对每一位看不起病、面临生命威胁的公民实施救助。但政府对于公民的及时救助,需要一种健全的社会保障机制来实现。制度性解救,才能让更多的刘敦和免于自断双脚的恐惧,让“锯脚”自医的悲剧不要再次上演。

相关事件

  • 男子无钱看病自断双脚
  • 男子无钱看病自断双脚
  • 今年1月份,安徽定远县严桥乡44岁的刘敦和生病了,先是双脚起水泡,接着浮肿、发黑发臭。但因家里没钱,新农合也未办理,就一直没到医院检查治疗。前不久前,他实在无法忍受疼痛,用摔碎的茶杯碎片将自己双脚割掉。目前刘敦和在社会各界的关注下已经住院治疗,当地民政部门也在积极帮其筹款,被好心人送往医院后,他得到很好的照顾。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