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亿人有家庭医生”为何公众却无感

近日,“我国超过5亿人有家庭医生”的报道遭到网民吐槽,称和自身感触相去甚远。对此,记者从卫计委相关部门获得三点回应:一是家庭医生签约数字没有问题,是统计上来的。二是服务还要陆续跟上,请给时间。三是卫计委的相关司局近期将对这一新闻热点进行回应。(12月20日《科技日报》)

“5亿人有家庭医生”的新闻甫一推出,公众的普遍感觉是:这是假新闻吧?要不然,我身边的朋友怎么全都没有呢?家庭医生,只是一本杂志吧?或者,家庭医生,其实就是社区医生?我国超过5亿人都有了自己的家庭医生,如此喜大普奔的好事,为何公众却无感呢?我相信这个数据是真的,只不过,很多人可能忘了自己曾经签过约。

我们一家三口,除了我儿子,夫妻俩都有家庭医生。那我是怎么有家庭医生的呢?其实简单。社区给了我两张纸,我签了个名,于是就有了。也不是一分钱没收,每人八元钱,相当于没花钱。我的家庭医生有名有姓,而且还留了手机号,我那天吃坏肚子,想咨询下,可惜电话打不通。但我确信,我肯定在那5亿人里。

让人办事,得给人钱,这是起码的商业文明。我才花八块钱,请人吃个早点都不够,人家不接电话,很正常。所以,我也不会说,家庭医生名存实亡之类的话。很多人嘲讽这个数据太美好,其实没道理。不给钱就想获得服务,如果不是懒汉,一定就是耍流氓。让你免费干活,你也不会干的。

家庭医生作为一项公共福利提供,必然面对两个问题:一是钱从哪里来?二是会不会有效率?只提福利不提钱从哪来,肯定是有问题的,八块钱就想请个家庭医生,肯定不可能。就算政府财政额外补贴,真要正儿八经地像国外那样搞家庭医生,也不是一点钱。不说别的,十几亿人的家庭医生,这个巨大的人才缺口,怎样在短期内补齐?

请个保姆还不少钱呢,何况是家庭医生,技能要求更高,收费必然更高。所以,这个服务不是人人都能享受得起的,就像不是谁都雇得起保姆一样。非要搞成人人享有的公共福利,那就只能把服务水准降低,低到似有若无。事实上,这也正是公众对于自己拥有家庭医生完全无感的主要原因所在。

虽然5亿人的确签约了家庭医生,但并不能真正获得家庭医生的一对一服务,有和没有,因此差别很小。你想,一个医生要为一个社区甚至一个街道服务,那还是什么家庭医生呢,医生对服务对象的情况,几乎不可能有详细的了解。片儿警就是片儿警,非要改叫家庭警察,其实没什么意义;同样的道理,社区医生就是社区医生,改个名叫家庭医生,或许也没必要。

真给每个人都派个家庭医生,那得要多少医生啊,那得财政花掉多少钱啊,那得有多少寻租浪费啊,花别人的钱替别人办事,效率向来最为低下——何况,大多数人可能并不需要。是的,并不是每个人都需要家庭医生,相比年轻人,老年人群体就更为需要。与其求数量,不如求质量,专为特殊人群提供家庭医生服务,才更为切合实际。

家庭医生作为一项公共福利供给,只能是给少数有需要的公民提供,主要是老年人、残疾人以及大病患者等等。特殊人群之外,谁需要谁自己花钱请就好了。高福利并不全是好事,不是浪费严重就是水平低下。5亿人有家庭医生,却让公众无感,该引起我们更多的反思。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