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兔绒洗成“纯羊绒”何止自作聪明

今年2月底至3月上旬,记者在河北省清河县东高庄村及周边多村调查发现,一些羊绒生产厂家存在“以次充好”“虚标羊绒含量”等造假行为。在这些厂家手里,羊毛甚至兔毛、兔绒经过洗涤等工序后,摇身成为“纯羊绒”。所谓的羊绒含量标签更是“爱写多少写多少”。更常见的是,他们通过淘宝、天猫等电商平台,自产自销假羊绒衫。

羊毛来自绵羊,羊绒产自山羊身上。羊绒是山羊粗毛根部的一层薄薄的细绒,每只绵羊每年可以产几公斤羊毛,每只山羊身上只能收获几十克羊绒。一只绵羊的毛可以做成多件羊毛衫,做成一件羊绒衫则需要多只山羊的绒。因此,羊绒制品的价格不菲,但若货真价实,还是颇受消费者欢迎的。

不过,几乎不含羊绒的羊绒衫批发价约二三十元,最终被销售商当做纯羊绒衫,高于批发价数倍甚至数十倍的价格投放市场,卖给消费者;甚至有的羊毛、兔绒“变身”羊绒,仅需一次不超40分钟的洗涤,而且业已成为“公开的秘密”。这样的造假,一则是侵害消费者的行为;二则未尝不是在毁掉一项产业,甚至是一个地方的名声。

实际上,“作假”无异于“作死”。毕竟,消费者的眼睛是雪亮的,非法伎俩只能蒙人一时,最终消费者利益受损,商家的信誉也会随之丢失。现下法治的完备,市场监管的趋严,也在不断挤压着制假售假的空间,这就注定了做生意不走正道,必然难逃法纪惩治。再者,对于行业发展与地方发展,制假售假只能会自毁形象与前程。

以报道中提到的河北省清河县为例,其是我国最大的羊绒集散地,长期以来精梳山羊绒产销量一直占到全国总量的70%、世界的40%,因而获得了“世界羊绒看中国,中国羊绒看清河”的美誉,曾被中国畜产品流通协会授予“中国羊绒之都”的殊荣。但在媒体曝光揭丑之后,之前的光环愈盛,遭到的舆论反噬愈严重——这是每一个地方性产业于当地而言的双刃剑作用,河间驴肉如此,东阿阿胶也是如此。

品牌的培树非一朝一夕之功,唯有用心经营,一个地方产业才能得到持续繁荣;反之,不顾商业道德,自作聪明坑害消费者,只能是自食恶果。“羊绒之都”若因为部分人以次充好使产品质量下降,假冒现象不断而被冠以“造假之都”名号,那毁掉的就是地方的形象和当地居民赖以生存的产业。

不让“羊绒之都”成“造假之都”,需要商家与行业的自律,依法诚信经营是核心。电商平台应加强资质审核和日常监管,为假货提供销售平台,不仅违背商业道德,更涉嫌触犯法律,理当堵塞漏洞,加以改进。最重要的一点,市场监管部门的事前监督是基本保障,不能仅靠媒体曝光来进行事后补漏,更不能为了地方经济的短暂发展而对问题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相关事件

  • 兔绒洗成羊绒
  • 兔绒洗成羊绒
  • 今年2月底至3月上旬,新京报记者在河北清河县东高庄村及周边多村调查发现,一些羊绒生产厂家存在“以次充好”、“虚标羊绒含量”等造假行为。在这些厂家手里,羊毛甚至兔毛、兔绒经过洗涤等工序后,摇身成为“纯羊绒”。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