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养老金短期结构性问题需要全国统筹解决

孙文凯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养老金不足带来的可持续性问题是老龄化日趋严重背景下的热点问题。当下,我国养老金系统不足出现了全国总量有余、部分省份结构性不足的现象。近日人社部称我国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结余近5万亿,总量余额可观,可满足全国17个月全额支付。但同时,东三省当期养老金结余均出现负数,即当期收不抵支,黑龙江最严重,已经将累计结余用尽,也就是说养老金账户彻底告罄,单靠本省基金难以维持。

我国当前的养老体系是基本实现了省内统筹的现收现付制度。也就是说,本省内工作缴费的人供养同期本省内退休后领取养老金的人。在这种制度下,人口结构、就业人员收入增长速度、养老金水平对养老基金持续性影响最大。如果工作人口减少而领取养老金人口增加,必然收入减少支出增加;如果工资增速下降,按照比例缴纳的养老金增长也会下降;养老金水平提高也会给支出带来直接压力。

正是由于这三个原因,当前我国部分省份养老金有持续结余而部分省份则出现养老金危机。经济发展最好、人口相对年轻化的广东、江浙、北京、山东养老金结余最高,甚至可以要求缴纳相对较低比例的养老金;而人口流出且经济发展速度较慢的东三省和河北、内蒙则严重收不抵支。

近几年,东三省人口总量一直在下降,城镇化率增速也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经济增速全国倒数。在人口老龄化只是比全国平均水平稍高的背景下(黑龙江老年抚养比甚至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东北地区由于国企众多退休职员领取养老金者众多,东三省参保职工人数与领取养老金人数的比值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而且,东北地区退休养老金待遇并不比发达省份低,且近年增长较快,养老金替代率甚至高于南方省份。

解决这种结构性问题要依赖全国统筹,也就是说国家层面把各省的养老金统一起来,以有余补不足。日前盛传的广东养老金结余转移给黑龙江只是一个极端说法。目前,国家已经建立中央调剂金制度,将各省上缴养老金按照需求全国调配。这无疑能在养老金池子总量有余的条件下缓解结构失衡。并且这样做有其合理性和必要性。因为跨省人口流动尤其是年轻人流失使得省内统筹的养老金体系不可持续,发达地区吸引更多人来就业和缴费,欠发达地区则出现缴费基数下降而出现养老金不足,这对欠发达地区是一种不公平。而且作为一种保险,基金池子越大越具有保险的功能,能降低各地分散统筹的风险。当然,跨省调剂保险金也可能产生一些其它问题,最大的问题就是富余省份缴纳养老金积极性下降。因此,要达到全国统筹养老金调配的目的,还要求在征缴上达到全国统一,由中央执行。目前,社保缴纳转由税务部门执行,将增加执行力,减弱地方缴费积极性下降问题。

需要说明的是,全国统筹省间调剂只是在总量有余条件下的做法,随着未来人口老龄化持续加剧,现收现付制的养老保障机制终将面临总量不足问题。此时,全国统筹并不足以解决问题,需要考虑其它整体制度性改善。能够考虑的制度性建设选项主要有以下几个:一是放弃现收现付制,或者提高养老账户中个人账户比例;二是改变当前国家基本养老保险独大局面,引入扩大企业年金和个人养老金等商业保险机制;三是用我国国有资本盈利补养老金不足;最后,延迟退休必将是一个最终选择。(责任编辑:王鑫)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63_200163.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