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观点中国:美股暴跌是“良性纠偏” 猛药护盘弊大于利

董少鹏 《证券日报》副总编、人大重阳高级研究员

在美股记录下8个交易日4次熔断的悲壮历史之后,美联储与美财政部紧锣密鼓地展开了空前救援行动。3月24日,在央行无底线放水和财政2万亿撒钱消息的刺激下,道琼斯指数和标准普尔指数双双报复性上涨,似有收复失地的豪迈。但笔者以为,这样的行情将是昙花一现,美股震荡整理的过程还远没有完成。

这是因为,美股近期暴跌属于“恢复性调整”,是“良性下跌”,有助于消化不必要的金融杠杆,避免美国金融市场彻底崩塌。2008年美国爆发次贷危机后,各方面对美国和全球经济结构性问题进行了反思,一个共同的认识是,人口红利减弱和科技创新动力跟不上是经济下行的主要原因,而这两个问题短期内难以克服。维持和促进全球经济增长,应当依靠多边合作,向科技创新和贸易深化要效益。但随着美元“自负的放水”,不仅美国内部扩大负债表,其他新兴国家也随之起舞,最终,靠一起寅吃卯粮的做法,将美国自身的危机大部分转移和消化掉了。美国好了伤疤忘了疼,对2008年二十国集团建立首脑会议机制之初达成的共识,即增进发达国家和新兴国家合作、维护和改革多边贸易体制、合力促进全球经济增长,由“热心”转变为“冷脸”。在特朗普上台后,美方贸易保护主义迅速升温升级,多边合作机制遭到严重挫折。

就美国内部来说,2008年次贷危机发生至2015年12月之前,长达7年的超低利率,助推了上市公司股东大肆举债回购股票,股价节节升高。分析师们对此一片叫好,呼吁警惕风险的分析师成为少数派。疯狂的华尔街反过来助长了美国政界的膨胀,特朗普主导的贸易保护主义不断升温,全球贸易环境恶化。美国两届政府对2012年至2015年国内出现的“经济复苏”过于乐观,认为加息时机已到,在2015年12月开始尝试性加息。从2016年12月起至2018年,加息节奏和力度“双升”,营造“加息通道”。但因美国经济的繁荣并没有那么牢靠,居民就业稳定性、制造业回流程度、供应链持续性都有不足。结构性矛盾没有解决,加息只是起到风险后移的作用而已。2018年6月,美联储前主席伯南克就指出,美国减税、加息政策对经济和金融所造成的风险或在2020年左右出现。

可以说,近期美股暴跌是美国经济系统性风险的一次释放。在利率逐步抬高之后,靠杠杆资金推高的股价和靠高负债支撑的企业,将不堪重负,负债-回购-推高股价-再负债的闭环就会断裂。在企业陷入融资难-股价跌-企业债评级下调-被抛售的循环后,补充流动性可以缓释这一循环,但不可能停止这个循环。

换个角度看,美联储超预期无底线释放流动性,表明其对危机的预期是也是空前的。如果美国出现大面积的企业经营困难,引发企业破产潮,非银行金融机构杠杆率爆破,则危机必将向全球蔓延。这也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美元释放流动性是必要的,但将自身经济政策与其他经济体的宏观管理协调起来,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

今天将举行的G20特别峰会是一次重要机会,希望峰会释放出各国团结应对危机的积极信号。尤其希望美方认真反思其单边主义举措给世界经济带来的损害,重回多边主义正道。各国协商合作,把全球经济的大循环畅通起来,把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的安全维护好,则不仅可以减轻全球经济下行的压力,更可以为解决美国危机提供重要支撑。(责任编辑:高霈宁)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63_220063.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事件

  • 疫情背景下的经济增长与宏观政策
  • 疫情背景下的经济增长与宏观政策
  •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经济运行的本来节奏,不可避免地会对经济社会发展造成较大冲击。疫情冲击考验我们化危为机的能力,应对疫情需要凝聚社会各方力量同舟共济、共克时艰。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宏观经济论坛(CMF)组织内外部专家,针对“疫情背景下的经济增长与宏观政策”展开联合研究,力争为政府、企业和其他经济部门的决策提供有价值的经济主张和政策参考。中国网智库中国为本次线上讨论做专题报道。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