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013年经济运行的两大特征:反腐败与反垄断

“以更大的政治勇气和智慧推动下一步改革。”“明确提出改革总体方案、路线图、时间表。”这是刚结束的2012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最突出、最具闪光点也是最明白无误的两句话。

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既是常规性会议,也是关键时期的关键会议。反腐败既是政治、社会问题,也是经济问题。

从政治和社会问题角度看,“腐败涉及亡党亡国”。十八大之后新任总书记习近平,已经多次强调这点。并作出了“空谈误国”、“打铁需要自身硬”贪官们最能听明白的表态。在新领导层刚满月之际,媒体网络披露的反腐败数字,就已经体现出了“实干兴邦”新气象。

腐败是全球性痼疾,但中国腐败疾患一直都在考验民众的忍耐度。多次社会民调数据显示,民众最关注三件事: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反腐败和经济体制改革。可见腐败问题不可以再忽略不计了。根据国际非政府组织“透明国际”的数据,在2011年“清廉指数”排名中,中国得分3.6分,183个国家中排名75位。而对比中国的香港为8.4分、台湾为6.1分、澳门5.1分。

中国这个排名还不算太靠后,当然也不太可能再靠后了。但对于具有社会主义制度优势的国家而言,与一国两制的香港、台湾和澳门相差太远,优势难以解释。学者资中筠近日就表示,现在社会主义很少,而特色太大了,那个特色又有负面的东西太多了。印度学者就指出:印度需要强大的政府,中国需要更强大的社会。

资中筠先生(尊称)对中国式腐败痛心疾首,曾表示“我们国家最要命的是全社会腐败。最可怕的是从小先生都接受腐败教育,妈妈不给老师送礼,就担心对孩子不好。”因此,新一届领导层以最大的勇气反腐败,既事关现在更关乎中国未来。

其实,反腐败需要勇气但却并不需要太多智慧。反腐败只需要制度建设即可,也即国际上通行的“阳光法案”。其中,官员财产公示制度是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实行的措施。据世界银行最新报告,目前全球已经有137个国家实行了此项制度。而与之相关的新闻监督和司法独立,是反腐败的基本配套制度。

作为拥有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中国,实在不应排斥这些基本制度。不仅应该有,而且要更优。

反腐败,在中国,在当下,与经济紧密关联。

第一,中国的隐性收入和灰色经济问题。根据学者王小鲁的调查数据显示,2008年隐性收入达到9.3万亿元,占当年GDP30%。其中灰色收入部分为5.4万亿元。从2008年至今又过去了4年,当年最高GDP仅30万亿,而今年预估可达53万亿元,即便隐性、灰色收入停止增长,以30%比例计算隐性收入也高达近16万亿元。

第二,今年媒体披露的各地贪官中,房叔、房表叔、房爷手中持有住房,动辄20、30套甚至有些已高达80多套房子。贪官金额上亿已不再是什么奇闻,家中收出受贿和腐败现金也是动辄几千万之多。但这还是冰山一角。

近期网络媒体也热烈讨论,反腐败能否降低房价问题。多数中国人相信,只要中国实行官员财产公示制度,房价会下降一半。近日中山大学两个学术部门举办第二届廉政制度创新学术研讨会上,湖北第二师范学院副教授张红霞作了这方面研究报告,结论是“开发商行贿与政府干预正相关”。近期披露的成都李春城案已经证实这点。而有专家披露,中国高房价中至少有30%的腐败成本。可以肯定的是中国高房价与腐败有直接关系。

仅从上述两个角度简单分析,中国的腐败问题实在和经济关联甚大。

“以更大的政治勇气和智慧推动下一步改革。”从政治局和近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这个表述来看,中国的“阳光法案”、官员财产公示制度是有希望建立的。至少,中国反腐败一定会在2013年得到更大的展开。

2013年,反腐败肯定是中国经济运行的一大“亮点”。但反垄断与中国经济更是直接关联。毫不夸张地说,反垄断与中国经济现存的调结构和转型有着密切关系。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本月的14日,发布《中国经济体制改革报告2012》,报告称,当前中国垄断行业改革进展仍然缓慢,进入壁垒依然严重,尚未真正突破传统体制束缚。

过去10年来,中国的“国进民退”现象有增无减,尤其是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爆发中国启动4万亿财政刺激计划以来,愈加突出。近日,某媒体经济学家年会上,国内外学着呼吁“打破垄断启动改革”。会议上包括世界银行前行长佐利克在内的众多经济学家表示,中国改革迫切需要打破国企垄断地位,降低民营企业的准入门槛。

这届年会上佐利克表示,如果国企长期占据寡头地位,过度垄断市场,就会造成市场扭曲,并带来风险和泡沫。茅于轼则表示,“我们需要毫无例外地遵守宪法和法律,在公平竞争条件下,民营企业也会发挥它的积极性。”张维迎则表示,目前国企“无处不投资”,特别是垄断性行业。这些国企投资依靠大量的资金或特权优势,其它民营企业无法与之竞争。

同样,在近日召开的“第一届凤凰财经峰会”上,企业家柳传志表示,民营企业家根本没想拿财政投资4万亿的钱,因为“你拿不到还拿什么”。王健林则表示,十八大文件写了“进一步打破垄断,放宽民营经济准入。”他马上做这个银行,批了就是真的,不批就没谱了。

12月4日,习近平出席宪法公布施行30周年纪念大会,会上习总书记明确表示,“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都必须予以追究。”他还特别强调,宪法的生命在于实施,宪法的权威也在于实施。

如果从经济分析来看,垄断国企是靠不住的。天则经济研究所去年发布以及报告认为,“国企真实利润为负”。这份报告研究了2001年-2008年国企经营数据,期间累计利润为4.9万亿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7.68%。但扣除政府补贴、融资成本和土地及资源租金因素,同期国企没有盈利、平均的真实净资产收益率为-6.2%。同样,2010年和20011年,两年中国企业500强竞争力指数报告的统计数据均显示,国企与民企各种指标对比,其效益和效率相差悬殊。

12月14日网易经济学家年会上,经济学家张维迎就表示,国企某种意义上是一个政治组织,不是一个经济组织。他认为国企的外部性问题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国企的第一个外部性是国企占据足够经济主体地位,抑制了企业家精神,第二个外部性导致道德危机。他最后表示,国企和国有控股企业降低到GDP10%以下,未来十年国民经济倍增计划可以实现,中国人就会对未来更有信心。

近期美国现任国务卿希拉里曾公开表示:20年后中国会成为世界上最穷的国家,因为它的富人和官员都在向海外转移财产。但中国十八大新领导层未来的作为,会让希拉里预言像玛雅“世界末日”一样成为没有科学性。

十八大报告提出:“经济体制改革的核心问题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必须更加尊重市场规律,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反腐败和反垄断的共同指向,都是必须对权力加以限制和制衡。简单地说,就是反特权(经济)。现在需要的是,实实在在的“精官简政”,而核心是“精权简政”。

“以更大的政治勇气和智慧推动下一步改革。”是2013年中国最大的事件,它关乎中国的一切,是“中国梦”实现的基础。“明确提出改革总体方案、路线图、时间表。”表明了各级官员再也不能再以“没有时间表”为借口推延、拖延中国改革大业了。

反腐败和反垄断不易,后者更难。但这是中国必须走的正路。中国改革再次上路,当义无反顾。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63_61463.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