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要受害者“不声不响”副市长何其冷漠

据《新民周刊》报道,江西省瑞昌市某小学班主任陶老师性侵多名女生,并致部分女生染性病后,家长找到市政府。分管教育的副市长蒋贤智接待了家长。蒋贤智对几名家长说:“如果是我的孩子遇到了这样的事情,我就不声不响带她到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去治病,不会向政府要一分钱。”

尽管这句话的语境在新闻中很含混,但无论怎样,这逻辑混乱而无比冷漠的话语,令人不敢相信是出自一位副市长之口。受残害的都还是未成年的孩子,的确是要有一些隐私方面的保护,但这和“不声不响”、“不会向政府要一分钱”是两回事。面对几个幼女、几个家庭遭遇的不幸,身居官位者,没有起码的歉意和悲悯,却希望家长“不声不响”、别找政府麻烦,某些地方的官民隔阂,莫此为甚。

副市长这段话看起来“设身处地”,好像是站在受害者角度考虑,可如果副市长的孩子真有如此遭遇,她真的会自认倒霉、“不声不响”吗?绝不可能。任何一个有着正常喜怒哀乐的人,眼看孩子无端遭遇横祸,都会想着要讨个说法。所以,副市长所描述的,不可能是她内心的真实价值观,只是一个她潜意识里的“顺民”形象而已。

在副市长这样的官员心目中,民众无论遭受什么样的不公,逆来顺受、“不声不响”是最好的姿态。当然,政府也会“主持公道”,但什么是“公道”,则是由相关官员自己说了算。如该副市长所言,“那个老师已经被抓了,校长被我们停职了,我们这么做还不负责任吗?”政府是不是“负责任”,本来受害者最有资格评说,可副市长的强势反问,已经先给自己评了“优秀”。至于受害者的心理感受,则不在他们考虑之列。

在该副市长看来,犯罪的是那位代课老师,一切责任都该由他承担,政府给了每家几万元所谓“人道抚慰金”,已是仁至义尽。可作为主管教育的副市长,辖区教师干出这等天怒人怨的恶行,她真的毫无责任?据一些家长所言,当地有很多老师挂公职吃空饷,每月从工资里扣出800元找个代课老师。而那位残害少女的老师,就是一个代课教师。若此言属实,教师管理混乱如此,副市长“负责任”了吗?

不正视那些无辜孩子和家庭所遭遇的不幸,不反思管理和教育方面存在的问题,却只希望受害者家属“不声不响”,把不幸当做屈辱命运来承受,这样的思维,何其冷酷?副市长的这句话,在网络引来潮水般的质疑批判,并非人们小题大做,而是由此窥见当地官员和政府,在悲剧之后仍保持的冷漠和傲慢。个别官员对民众遭遇的苦能缺乏感同身受和应有担当,是造成官民割裂的根源之一。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