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保障房乱象迭出应源头求解

容器在骤然压力之下,可能在薄弱处发生变异乃至破裂。在今年1000万套、未来五年3600万套保障房压力下,近期一些地方保障房领域乱象迭出,花样百出。

陕西省洋县房管局要求廉租房租户必须一次性交纳30年租金方可入住,导致部分租户无力负担;石家庄准备罚没违章建筑做保障房;一些央企和一些地方的党政事业单位准备大建福利房甚至别墅充数保障房;青海最大的拆迁安置工程,因抢工期、投入不足导致拥有特级、一级施工资质的著名企业纷纷堕落,21栋楼被检出“楼脆脆”……

最新的乱象是:陕西商洛廉租房项目缩水,套取了1600万元国家专款后,计划的600套保障房却变成了200套。在媒体曝光后 ,商州区政府拿出了补救办法,对已经改建完成的72套廉租房,6月底前交付使用;对没有完成的另外528套廉租房开始施工。陕西商州的做法,相信会是很多地方政府不约而同的做法,只不过它不小心撞到枪口上罢了。

仅1000万套保障房,资金缺口就达1.3万亿元以上,还不包括拆迁征地资金,中央1300亿元专项资金只是杯水车薪,由此,当下保障房事实上陷入两难困境:如果以卖为主,那么难免被大量寻租;如果以租为主,那么基本上无米下锅。由于缺乏退出和赢利机制,银行、保险、开发商等社会资金对纯出租的保障性住房基本不感冒,甚至完全排除在投资考虑之外。

一方面,在以卖为主的、有巨大投资获利空间的保障房被大量寻租、骗购的同时,也在助长社会的懒惰之风,北京就有白领为了申请到限价房,不惜通过辞职以降低收入水平。另一方面,纯粹以租为主的保障房,在遭遇社会资金冷落的同时,也在遭遇房屋需求者的冷落。早在2007年底,深圳就开始效法香港建立公租房制度,“十一五”规划中14万套保障房中,有11.4万套为公租房。但到了2009年公租房开始进入市场时,却遭市场冷遇。由于房源质量、户型等原因,深圳公租房一度出现大量空置,据官方统计,2009年深圳公共租赁房有2730套,但只租出了894户,不到1/3。

由此亦可见,保障房的真实需求与有效供给之间尚有差距。当下不少保障房的申请者并非真实需求人,而是冲着保障房与商品房之间的巨大利差而来。而从历史上看,扣除拆迁安置房,过去那些已拥有保障房的,很多都不是真正的保障房需求者。

因此,面对层出不穷的保障房乱象,当务之急不是左一棍子右一棍子打击这些乱象。光靠打击,难免按下葫芦浮起瓢。我们应该从源头上去思考,保障房应该只提供给那些确实没有从市场上买或者租一套房子的能力的人。而不是想着尽可能地让更多的人去慷国家之慨,占社会便宜。

相关事件

  • 保障房建设
  • 保障房建设
  • 保障房建设在年初时立下军令状:今年1000万套保障性住房必须在10月底前全部开工。但从部分城市今年以来保障房开工情况来看,成绩并不乐观,一些城市开工率不到三成。5月10日住建部下发了《关于公开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信息的通知》,要求在下发文件后的20个工作日内公布保障房建设计划、开工和竣工相关信息。按照住建部的规定,6月9日则是公布信息的最后期限,截至6月8日,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暂未公布保障房建设具体信息。保障房建设进度受到主管部门的高度关注,住房城乡建设部有关负责人近日再次提出,各地要公开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信息,11月末以前必须全面开工。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