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霸座男”们无人能治了吗?

9月14日,名噪一时的高铁“霸座男”孙赫对媒体记者表示,目前已经在韩国圆光大学,原来的手机因太多人打电话已办理停机,没有收到相关通知。“回学校后,导师找我聊天,聊了聊这个事,说要注重修养,注重平时在社交活动中的表现。(9月15日《北京晨报》)

孙赫因为在韩国过海关时插队,又以类似先前出名的方式“重出江湖”,可谓是屡教不改,被网友评论为“无耻新高度”。插队本不算什么,而霸座男的插队却成为新闻,主要原因是理应改邪归正的霸座男触碰了社会的感知底线。

事实上,不管是被处治安罚款200元,还是被计入铁路征信体系,在一定期限内被限制乘坐火车,对孙赫都没有起到应有的震慑作用,更遑论改过自新了。他还是在违背公序良俗的轨迹上我行我素,还是照样利用其它交通工具出行,唯一让他受影响的是心理上会偶尔感到一点压力。

“以前坐火车比较多,现在想坐坐不了。从韩国到青岛可以坐飞机,一个小时就到了,从老家到青岛不需要坐火车,100多公里,汽车很多。”孙赫已经安排好了被限制乘坐火车后的退路,见招拆招将铁路的限乘惩戒措施化于无形,当然200元的罚款也不会放在心上,道德羞耻感更是轻如鸿毛,至于导师的谆谆教诲如同过眼云烟可以忽略不计。

生活还在继续,认知还停滞不前,不断演化下去,将势必会不时爆发出一些新闻,刷新无耻新高度和新宽度,形成可模仿的负面典型。如此反复,像滚雪球一样扩大化,带坏了风气,污染了社会。

无独有偶。就在霸座男事件还在发酵时,同样是9月14日,D8403次桂林北开往北海的列车上。一男子现把脚搭在小桌板上,面对乘务员和列车长对礼貌的劝阻,跟乘务员理论,对乘务员爆粗口辱骂,还叫乘务员滚。

尽管该男子没有像霸座男霸占别人的座位,但他的举动不仅有可能损害供放茶杯、书籍等小物件的小桌板,还污染了旁人的乘坐环境,侵犯了旁人的舒适体验,是不道德之举。面对好言相劝,又态度恶劣,情绪激动,咆哮车厢,严重扰乱了列车正常运输秩序,性质如同另一种形式的霸座。为此,该男子被铁路部门处以限制180天内购票乘坐火车。

关注霸座事件及类似事件的人,心中都有一个疑问,霸座男们再三挑衅公序良俗,难道就束手无策、无人能治了吗?显然,期限内被限制乘坐火车对霸座男们作用十分有限。霸座男们作为社会人,参与社会活动最离不开的是各种出行交通工具,铁路的惩戒虽然能起到一定的作用,但并不是万能药。霸座男们还可以用其它交通方式替代,这样在限制期内影响不会很大。如果所有交通方式联网共享信息,共同惩戒,就能让霸座男们无处逃遁,受到真正的震慑。毕竟,谁也不能预料,今天影响了铁路,明天就不会影响飞机、轮船、汽车等交通行业的正常运输。

此外,还可以从社会诚信建设,将违法失信纳入全国个人诚信档案,倒逼守法诚信成为自觉行动,让“人无信不可,民无信不立”成为共同追求。?无影无踪,,毕竟在品性没有改变前,什么事都有可能会发生。

相关事件

  • 高铁频现“霸座”
  • 高铁频现“霸座”
  • 近日霸座事件层出不穷,从“霸座男”“霸座女”到“霸座大妈”,在霸座问题上三位当事人简直可以组成“霸座家族”。扰乱公共秩序者为何不怕公共秩序的维护者?这背后暴露出一个深刻的社会问题:警察执法权威的弱化。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