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农民工”称呼换不换真的不那么重要

昨天,河南省委书记卢展工与全省社科专家座谈。卢展工说,农民工这个称呼是对进城务工人员一个很大的歧视,呼吁取消这个称呼,可以改称为合同工或临时工。此前,卢展工在福建工作时就呼吁,到河南工作后还经常呼吁,尽量不要用农民工这个概念。(12月21日《大河报》)

农民工,如果从定义上来看,它是指在本地乡镇企业或者进入城镇务工的农业户口人员。农民工是我国特有的城乡二元体制的产物,也是我国在特殊的历史时期出现的一个特殊的社会群体。可以说农民工这三个字准确概括了这个群体的身份特征,本身并没有什么褒贬含义。

如果再细分一下的话,现在农民工的含义也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的农民工包括两部分人,一部分是在本地乡镇企业就业的离土不离乡的农村劳动力,一部分是外出进入城镇从事二、三产业的离土又离乡的农村劳动力;而狭义的农民工主要是指后一部分人,而这部分人,恰恰是城市发展和正常运转不可或缺的力量。

笔者相信,河南省委卢书记肯定和所有群众的感受是一样的,那就是近年来农民工这个称谓的内涵已经发生了变化,带有了一些感情色彩,当然,这个感情色彩里多少带着一些歧视,甚至是嘲弄。典型的如我们在开玩笑时,嘲笑一个人无知,经常会说“怎么像民工一样”……不经意的玩笑之语,其背后却是整个社会潜在的心理趋同,而这种集体无意识的心理意识,恰恰是对农民工群体造成间接伤害的根源,如何让农民工避免遭受这种歧视,恐怕不仅仅是换个名称那么简单。

当前,最紧迫的恐怕不是改变农民工的称谓,而是给农民工各项实实在在的权利保障和遭受不公时的法律援助。比如建筑行业最低工资标准提高,劳动密集型加工企业农民工技能培训问题,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农民工养老问题等等,只有从这些细节入手,真正解决他们的实际困难,让这个群体能得到充分保障了,让他们身上体现出一个劳动者的尊严和光荣,体现出社会对他们的尊重,那么农民工这个定义自然也就没有什么贬义了,甚至会成为一个光荣的词汇,因为这是一个奉献的群体。

近几年政府花大力气搞的“农民工工资拖欠”问题的集中治理,很有成效,在企业先期注入工资保证金的前提下,农民工回家过年不用讨薪了,是值得让人欣喜的现象,但距离一个群体有尊严、有地位的在这个社会生存还有相当距离,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农民工这个词是一个晴雨表,什么时候农民工的定义和人民教师一样光荣了,那么我们这个社会对底层劳动者的尊重也就提高到相当程度了,因此,保留农民工这个词汇,让它见证时代变迁和社会群体的荣光与曲折,也是很有意义的事。改变称呼真的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怎么去让这个称呼变得有内容,让人尊重这个称呼,这才是关键。

深度阅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