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埃及未来荆棘满地

埃及时局,从政治僵局,到街头政治,到军人政变,再到街头暴力,令人眼花缭乱。作为“阿拉伯之春”新阶段的一个节点,埃及时局暴露出埃及政治、经济和军事上的结构性问题。这些问题短时间内无解,长期困境更加令人忧虑。

埃及问题本质就是一个字:穷!埃及现有人口8000多万,其中40%生活贫困,80%属于低收入阶层,中产阶层十分弱小。预计到2030年,埃及人口超过1亿,人口的急剧增长,势必更加稀释有限财富。埃及虽然领土较为辽阔,但90%以上都是沙漠,可耕地少,农业生产严重不足。其石油生产在上世纪90年代达到顶峰,但到2009年前后,却成为石油净进口国。更糟的是,国家财政捉襟见肘,国际收支持续恶化,只能眼巴巴地等待国际救助。

如此糟糕的经济无法支撑可持续的民主政治转型。在埃及,没有民主的时候,民主是目标;有了民主后,民主是手段。在完成民主转型第一阶段后,埃及街头运动与其说是要民主自由,不如说要食品和石油。这样,谁能解决民众基本需求,谁就能获得支持。

从历史看,在高度贫穷的国家,强人政治较容易获得成功。政治强人只要在公平与效率上取得某种平衡,就能保持政权的稳定性。“现代埃及”发端于1952年,由军事政变而来,造就了政治强人纳赛尔。他的接任者萨达特、穆巴拉克也都是打着埃及现代化大旗的政治强人。他们不仅能成功维持政权的合法性和稳定性,还能善用地缘政治,为国家谋取利益。

由于没能解决贫穷和失业两大核心问题,随着“阿拉伯之春”的到来,穆巴拉克被街头运动赶下台。强人政治式微,埃及政治转型走出关键一步,但并不确定。问题在于,继任者穆尔西不具备治理国家的能力,非但没能解决那两大核心问题,还造成新的政治僵局。

更伤神的是,民主政治刚得到释放时,人民的急切愿望和渐长的脾气,都与现实脱节,一旦诉求没有实现,就会再次选择街头运动。一方面,当穆尔西还在固执己见而僵持时,军人站在“倒穆派”民众一边,暴力干政。另一方面,穆兄会支持者不断举行示威抗议活动,要求释放民选总统。两股势力的对抗已引发一系列暴力事件,造成大量人员伤亡。不管未来结果如何,有一点确定无疑,埃及政治两极分化的趋势渐行渐远。

总之,埃及的贫穷与就业,短期内无解;政治两极分化,短期内更甚;从多党退回到独裁,短期内无望;军人放弃干政,短期内不可能。因此,埃及投放的未来场景可谓荆棘满地。

相关事件

  • 埃及总统被迫下台
  • 埃及总统被迫下台
  • 7月3日夜,埃及发生军事政变,国防部长阿卜杜勒.法塔赫.西西(Abdel Fattah al-Sissi)宣布暂停宪法,终止总统穆尔西(Mohammed Morsi)的职权,以刚刚就职两天的最高宪法法院院长阿德利.曼苏尔(Adly Mansour)就任代总统,并负责组建一个跨党派、“包括年轻人在内”的临时政府,并将成立委员会修宪,制定新的议会选举法草案。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