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重新发现中国外交的优势

最近,一股被称作“重新发现中国的优势”的思想热潮在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所和复旦大学“中国发展模式研究中心”推动下形成势头。组织者宣称这代表自2008年前后就开始兴起的中国发展模式研究热,“或者说是中国话语崛起的趋势”。

作为“拳头产品”,一本收录了国内外知名学者和前官员在人大重阳研究所演讲实录的同题新书在国内出版。与此同时,探索“学术视域下的中国道路”、推动世界重新认识中国的活动频频举行。

这一思潮的涌现实属必然,因为它是中国思想者对党的十八大发出的坚定道路、理论、制度“三个自信”要求的响应和追随,也是中外知识界在中日甲午战争120周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100周年之际进行近代史反思的投射和延展,还体现了国外观察家对中国内外政策转型的密切关注。

在2014这个特殊年份,“重新发现中国的优势”归根结底是重新检视中国走过的和应走的道路,明证其从历史中来、到现实中去的必然性和正确性。这是中国重新凝聚共识朝正确方向继续前行必须优先解决的问题。

全球化、信息化时代的中国道路问题有两条基本线索,既包括中国应该在国内走什么路,也包括中国要在世界上走什么路,两者相互关联、相互作用----前者走通了后者必然天宽地广,前者走不通后者必然跑偏生乱;后者出了叉则会严重干扰和裹挟前者。必须以心系人民的良知、实事求是的态度、扎实到位的理论构筑通向未来的桥梁,而不是以话语虚无应对民族虚无。

对于中国在世界上该走什么路的问题,答案似乎早已明确,那就是必须走和平发展道路,开创新兴大国和平崛起的新范式。偏离了和平发展道路,打破了和平崛起模式,中国不可能在国际上获得持久的话语权。但是,走和平发展道路并非中国与世界签订的契约,也非中国必须对世界单方面作出的承诺、承担的义务,对此中国领导人讲得很清楚:“中国坚定不移走和平发展道路,也真诚希望世界各国都走和平发展道路。”

个别国家以在事关中国核心利益问题上的压迫政策挟制中国作出正当合理反应的权利,这是对中国和平发展道路意志的劫持。中国必须努力实现走和平发展道路与维护国家主权安全的协调有序、并行不悖。

和平发展道路确是中国的一大主要优势,但优势又必须是具像的,仅靠提目标、喊口号不能兑现优势,还要有足够多的守护这条道路的具体手段。重新发现中国的优势,特别是重新发现中国外交的优势,最主要的精力应置于此。

路是走出来的,不是说出来的。中国的思想者们应当提出并深思几个问题,只有它们当中的每一项都拥有正面、积极、确信的答案,和平发展道路才真正谈得上能一通到底,中国外交才真正谈得上优势在握。

这些问题可以包括:中国是否拥有坚守和平发展道路的有力、有利决策体制?中国是否拥有与和平发展目标相匹配的大战略?中国是否拥有足以支撑和平发展战略的国际关系理论架构以及足够丰富的相关人才储备?中国是否拥有体现和平发展意志的历史积淀和文化传统,以及与此相连的对外辐射力和渗透力?中国的现行对外政策是否拥有足够的公众理解和支持?说到底,还是中国和平发展的内外环境和自身硬、软两种实力基础的问题。

以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为标志,中央建立集中统一、高效权威的国家安全体制的决心和行动历历在目。从过去两年密集的首脑外交和对乌克兰问题的处理中,人们能够看到中国积极涌现的全球布局意识和战略博弈思维。

以坚强有力的周边维权行动、富有创意的战略通道建设以及对周边工作、多边外交的空前强调为代表,中国呈现的主动进取态势正给外交面貌和维权效果带来实质性的改变。

仍在进行的调整既重视发展问题、又重视安全问题,既重视自身安全、又重视共同安全,将会形成独特的政策优势,促进中国国家利益与国际社会共同利益之间的统筹平衡。

重新发现中国外交的优势,要求宏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中国不乏和平发展的历史传统,这一点不应受到质疑。中国领导人已经多次发出号召,要用思想的力量铺就和平道路,用文化兴盛支撑国家和民族的强盛。

缺乏公众参与和认同的国家自信是无意义的。重新发现中国的优势,与我们这个民族再次“开眼看世界”的潮流自成一体,带来的应是人民对中国在世界中位置和作用的清醒、理性知觉。

一个公共外交的新时期已经开启,本质就是把公众从外交的看客变为外交的被保护者、才智贡献者和中国国际影响力的传播者。对外交直接参与其中,人们有望在时间帮助下超越“硬”、“软”、“强”、“弱”的简单、狭窄思维,逐步养成全面的视野、成熟的心态,作负责任国家的负责任国民。

人大重阳研究所的组织者说,之所以能够重新发现中国的优势,“根本原因是对各国事物的广泛见识以及通过国际比较对中国发展拥有的充分自信”。这一判断提供两点启发:第一,比较看出优劣;第二,开放带来自信。

需要补充的是,我们固然可以通过不同制度的比较重新发现自己的优势,但中国的真正自信应来源于对我们的制度和作法一定要比别人好的追求,而不是别人的制度和作法比我们坏的侥幸。要防止把“相对好”当作“绝对好”、把“不算最坏”当作“就算正确”,不能因自己的一些不合理、不适当的政策实践在国际上存在更坏恶例就不谋改革、不思调整。

有人因国际秩序存在不公正、不合理的一面就认为中国也可以在世界上心安理得地搞霸权战略、强权政治那一套。他们的主张背离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先训,应归入民粹主义思潮。

还需要提醒的是,就像机遇和挑战一样,优势和劣势本来就是一个事物的两个面,在很多时候优、劣势甚至可以相互转化,一旦对优势的自我认知膨胀为自大妄为,就会发生从优势到劣势的转换。习近平主席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5周年招待会讲话中叮嘱,“无论什么时候我们都不能骄傲自满,党不能骄傲自满,国家不能骄傲自满,领导层不能骄傲自满,人民不能骄傲自满”,说是就是这个道理。

无论什么时候,中国都不应丢掉中华民族的谦逊、隐忍精神和开放、包容心态,这也许正是我们并未失去但必须重新发现的优势之一。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65_111065.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