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朴槿惠首次公开受审:拒不认罪但难逃牢狱

李家成 辽宁大学转型国家经济政治研究中心研究员

5月23日是朴槿惠首次公开受审的日子。由于本案事关重大,历史意义深远,备受国内外舆论的广泛关注。上午9时10分许,朴槿惠走下押送车,面容憔悴。她并未身着看守所统一配发的囚衣,而是身着贴有囚衣号码503号的深蓝色休闲西装,仍以她经典的盘发示人,但显得很松散。根据相关法律,被告人若无逃逸之嫌可穿便装出庭。

上午10时起,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对前总统朴槿惠受贿案进行首场公审。朴槿惠亲自出庭受审。这是她被收押后时隔53天首次公开露面,也是继全斗焕、卢泰愚之后,成为第三个作为被告人走入法庭的韩国前总统。当法庭问及其职业是什么时,朴槿惠回答称“没有职业”。朴槿惠从堂堂一国之总统跌落为受审嫌疑人,这种命运的突变不免让人心生怅惘。

朴槿惠涉嫌与亲信崔顺实共谋,从三星等大企业处收受592亿韩元(约合人民币3.58亿元)贿赂等共18项罪名。控方有8人到庭,其中有曾亲自讯问朴槿惠的资深检察官,辩方有6人出庭。被控共谋作案、幕后干政的闺蜜崔顺实和涉嫌行贿的乐天集团会长辛东彬当天也出庭受审。三人并排而坐,朴槿惠和崔顺实终于在亲信门案发后时隔8个月久别重逢。然而,朴槿惠当天的表情一直很不好,只是凝视着前方,完全没有看崔顺实。这既是积怨未消的信号,也像是在无言地抗议着“我和那个人不是共犯”。

在首次庭审中,检方发起猛攻,称“因个人利益而损害了法治主义”,而朴槿惠的辩护律师柳荣夏反驳检方指控并主张朴槿惠无罪,提出三点质疑,一是朴槿惠被控逼迫大企业向崔顺实实际控制的Mir财团和K体育财团出资而涉嫌受贿,但朴槿惠没有动机;二是检方没有对朴槿惠和崔顺实何时何地如何共谋作具体说明;三是本案作为刑事案件,证据的关联性存在问题。

柳荣夏辩称,检方在公诉书中没有说明朴槿惠和崔顺实如何共谋从三星处收取金钱。检方主张青瓦台前首秘安钟范按照朴槿惠的指示通过全国经济人联合会资助上述财团,但朴槿惠没有下达设立这些财团的指示。朴槿惠从未接受SK、乐天的非法请托,也未向SK、乐天集团索贿。朴槿惠没有接到有关文艺界黑名单的汇报,也没有指示将名单上的人物排除在援助对象之外。朴槿惠曾就演讲稿措辞征求过崔顺实的意见,但没有指示向崔顺实转交人事任免资料。

柳荣夏完成陈述后,审判长询问被告朴槿惠是否否认嫌疑,朴槿惠回答其立场与辩护人相同,全盘否认18项嫌疑。崔顺实则啜泣着说“是我让朴槿惠总统来到法庭的,我是罪人”。 法庭表示“我们不会进行预判也不会带有偏见,将按照宪法和法律进行审判。我们会从零开始,进行充分的审议并得出结论”。

接下来,检方需要针对朴槿惠方面提出的三点质疑,逐一举证驳回,让一直强烈否认所有指控的朴槿惠方面心服口服。文在寅曾在5月11日表示,因特检组未能延期调查导致案件交由检方处理一事让广大国民担忧,希望检方就崔顺实干政事件彻底调查。其间“世越”号特别调查委员会未能尽其使命,希望检方就此重新调查。总统的指示无疑将是检方彻查此案的坚强后盾。

值得欣慰的是,5月25日,韩国政府将同丹麦协调遣送崔顺实之女回国事宜,计划在30天内将郑某遣送回国。郑某被遣返韩国后将随即接受检方调查。今年3月丹麦检方决定将在丹麦被捕的郑某遣送回韩国,随后郑某向奥尔堡地方法院对检方决定提出异议。奥尔堡地方法院就郑某对丹麦检方将其遣返的决定提起诉讼案进行一审,驳回郑某上诉,判决将其遣返回韩国。郑某再次向丹麦高等法院提出上诉,本月24日最终撤诉,决定接受丹麦检方将其遣返回韩国的决定。郑某如果回韩国,无疑将击溃崔顺实的心理防线,毕竟舐犊情深,为避免女人遭受牢狱之灾,崔顺实坦白认罪的可能性会加大。

考虑到朴槿惠的涉罪情节多达18项,而一审最长逮捕期限为6个月,法庭计划抓紧审理,每周开庭3到4次,同时审理受贿和滥权罪。预计,为查明干政事件,控辩双方将在法庭上上演激烈的攻防战。韩国国民希望此次“世纪审判”所带来的教训,能够为韩国后任总统敲响警钟。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65_165765.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