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美国优先”搅局国际会议,北极或引发全球竞争

孙兴杰 吉林大学公共外交学院副院长

北极理事会部长级会议结束了,但是没有发表共同宣言,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美国拒绝签字。从1996年成立北极理事会以来,发表共同宣言是常规的成果,但是今年,这一个惯例被打破了。在这次会议上,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演讲昭示了未来北极发展的另外一个方向,蓬佩奥并没有提到“气候变化”,而是将焦点对准了北极的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美国不仅“搅局”了共同宣言,而且提出了一条未来对北极发展颇具危险的道路。

北极地区对于人类的最大价值在于维持全球生态系统的稳定,而最近十年来,北极的冰川不断减少。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的的报告显示,从1970年代末开始,北极的海冰范围在每一个月、每一地区都在实质性的减少,除了冬季的白令海峡。美国著名记者托马斯•弗里德曼在他的新著《谢谢你迟到》一书中,将气候变化视为人类社会急剧变迁的重要动力,人类的活动正在改变地球的面貌,弗里德曼认为地球进入了人新世,也就是说,人类成为地球演化过程中非常重要的动力。工业革命以来,各种排放急剧增加,森林面积减少,南极和北极的冰川维持了全球温度的稳定,但是冰川急剧减少,地球吸收的热量增加,进一步加快了全球变暖的速度。

北极的未来和前景关系到全球,既是全球气候与环境治理的组成部分,也是世界政治的组成部分。可以说,没有世界政治的视野,全球治理就缺少政治的基础。遗憾的是,在北极理事会上,蓬佩奥的演讲将“美国优先”带到了会场,以国际政治的逻辑来面对北极这个世界政治的话题。

首先,蓬佩奥没有提到“气候变化”这个词汇,没有提及,意味着美国并不认为气候变化是北极事务的重要议题。特朗普上台之后从巴黎气候协议中退出来,同时否认气候变暖的存在,改变了清洁能源法案,美国继续加快油气资源的开发。气候变化这一世界政治的问题并没有进入美国国际政治的视野之中。

其次,蓬佩奥关注的焦点是北极的地缘政治价值。随着北极海冰的减少,北极航线的价值越来越凸显出来。通过北极航线,高纬度港口将会获得更大的价值,北极航道大大缩短了世界主要经济体之间的航运距离。关于西北航道的问题,美国和加拿大之间也存在很大的矛盾和纠纷,加拿大认为西北航道属于加国的主权,而美国反对,认为西北航道是国际航道。西北航道类似于苏伊士运河或者巴拿马运河,航道的归属自然会涉及到收益的问题。

最后,北极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尤其是油气资源。美国认为北极蕴藏着13%的全球未发现的石油以及30%未发现的天然气。可以预见,在未来自然资源的争夺中,美国将是急先锋。由此,北极地区因为资源开采和开发会更加政治化,如果没有各方能够同意的规则的话,北极地区将不可避免地“巴尔干化”,成为全球竞争的“公地”。

对于没有发表共同宣言,此次会议的主席、芬兰外交部长蒂莫•索伊尼认为,这是很遗憾的事情,另外,他也认为气候变化是北极面临的一项根本的挑战。北极面临的挑战也是全人类面临的挑战,气候变暖、生物多样性等问题关系到人类的未来。在一个全球性挑战不断加剧的时代,如何构建世界政治的视野是当下全球治理必须面临的课题。(责任编辑:唐华)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65_206365.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