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玻利维亚总统辞职,拉美正面临“左右不通”

陶短房 旅加学者

当地时间11月10日,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发表电视讲话,宣布辞去总统职位,从而令持续数周的玻利维亚政治混乱进入一个新阶段。

10月莫拉莱斯在玻利维亚总统大选中获选连任。但是这一结果立即引起了激烈反应:TSE包括副主席在内多位高级职员第一时间宣布辞职,这等于向公众昭示“选举结果有问题”,原本就非常不满的反对派立即掀起抗议浪潮,在全国范围内要求进行第二轮选举。对此莫拉莱斯以强硬姿态加以压制,结果事与愿违。抗议浪潮迅速蔓延到全国,并升级成为激烈的社会对抗和暴力,三周来至少已导致3人死亡、383人受伤。

惊涛骇浪中至少有3个地方的警署宣布倒戈。11月10日当天,玻利维亚国民议会主席博达、矿业部长纳瓦罗、能源部长桑切斯等高官也相继宣布辞职。

迫于压力,莫拉莱斯开始步步退让:11月9日,他呼吁国内各派别“放弃暴力,进行政治对话”;11月10日稍早,在美洲国家组织(OAS)建议重新大选后不久,他宣布同意重新举行大选。

但这一切为时已晚:此后几小时内,玻利维亚最大的工会组织——玻利维亚劳工中心(COB)和玻利维亚军队总司令莱纳相继要求总统辞职。莫拉莱斯正是依靠工团和军方的支持,才得以连任至今,这两根最有力支柱的突然“撤板”,成为压垮其执政根基的最后一根稻草。

尽管被许多分析家认为已在2016年后“向右转”,但莫拉莱斯仍被公认为拉美21世纪初崛起的左翼民粹领袖之一和其中坚持最久的代表人物,在过去3周里,围绕玻利维亚局势,整个美洲出现了微妙的“站队”:美国、巴西、哥伦比亚等右翼国家政府支持反对派的一切诉求,从最初的“第二轮投票”到后来的要求其下台;而古巴、委内瑞拉等左翼国家政府则针锋相对,坚决站在莫拉莱斯一边。最耐人寻味的是阿根廷——10月27日刚刚败选、但尚未交卸的现任右翼总统马克里代表政府支持反对派,而刚刚当选未及接任的左翼候选人费尔南德斯则支持莫拉莱斯。很显然,这是“只站队”、“不战对”的取舍。

和大多数21世纪拉美左翼民粹政府不谙经济治理、在国家发展和民生问题上交出差劲答卷不同,正如法兰西24电视台所评论的,莫拉莱斯的治理“分数”良好,过去15年间,玻利维亚GDP翻了两番,年平均GDP增速稳定在5%以上,贫困率降低了一半,通胀率几可忽略不计,失业率也只有区区4%,这在拉美简直是个异数。

但是莫拉莱斯的执政也引发了来自其昔日同盟者和支持者的日益强烈的不满。原本在国际政治版图上,环保主义者、原住民保护团体属于“新左翼”,和传统右翼格格不入,此刻却因为共同的政治对手走到了一起。

问题在于,接下来怎么办?

莫拉莱斯辞职后,美洲一些亲右翼媒体、政客和政治评论家弹冠相庆,传递着“最后的拉美左翼民粹垮了”这一“特大喜讯”,但于此同时,一些清醒的评论家指出,拉美右翼民粹在经历短暂“反弹”后也重新掉头向下:阿根廷10月27日大选刚刚让左翼领袖重新当选;一度风头出尽的巴西右翼民粹总统博索纳罗支持率跌入谷底,正心惊肉跳地面对刚刚获释出狱的左翼前总统卢拉连珠炮般轰击;智利右翼民粹总统皮涅拉则仍深陷“地铁票涨价危机”不能自拔……

和此前被他们选下台的左翼领导人一样,这些右翼领导人或“下课”或面临窘境的症结,要么是经济治理乏术,要么是贫富差距悬殊,社会不公平现象加剧。而在经济治理和社会公平两方面还算“及格”的莫拉莱斯也难逃“下课”厄运,意味着拉美正突然面对“左右不通”的发展道路选择困局。

如今包括副总统莱纳、国民议会议长博达在内的法定临时接班人要么辞职,要么宣布拒绝接手过渡,而跃跃欲试的反对派领袖们,恐怕需要拿出比“莫拉莱斯下课”更具体、更有说服力的政治纲领,以说服年轻而躁动的玻利维亚选民持久支持自己——正是这些选民以“莫拉莱斯在台上待得未免太久”为由,把这位一心谋求延长任期、在经济方面还算有办法的左翼总统赶下了台,如果右翼继位者无法证明自己在各方面,尤其经济治理、社会公平和民生方面胜过被赶下台的前任,等待他们的或许是又一轮“翻烧饼”。(责任编辑:唐华)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65_215265.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