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美跨国企业是“棱镜门”炮灰

棱镜门”揭秘者斯诺登最近获得俄罗斯避难许可,并找到住处,准备找工作。但与他脱困形成对比,美国跨国企业直接受事件影响,已成为热锅上的蚂蚁。

过去,人们对美国企业与美国政府之间的关系都有批评和质疑,但大多数停留在猜测和个别事件的层面。而“棱镜门”第一次将两者关系真切、全面地展现,将极大摧残全球对美国企业的一贯信任和信心。虽然第一批披露出来的虽然只有谷歌、微软、苹果等9家企业,但已足够令人触目惊心,因为它们基本涵盖美国高科技领域最具代表性的核心企业。事实上,美国企业与美国政府已形成“前店后厂”的全球监控体系。

我们相信,美国跨国企业并非心甘情愿沦为美国政府的政治与安全工具。但本质上说,它们却是美国进攻型安全战略的炮灰。回想2012年华为、中兴事件,美国国会报告以国家安全名义“谢绝”华为、中兴进入美国市场。现在,我们会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顺应思科等竞争对手的推动,罗杰斯等政客“果断”狙击华为中兴,不是为了防范防御的需要,而是为了进攻的需要,顺便帮思科将竞争对手挡在国门外。他们明白华为、中兴等非美国企业,不可能配合美国国家安全局等机构执行监控全球的任务。

目前,全球范围内只有美国有足够实力实行进攻型安全战略,而只有美国跨国企业才可能很好地配合美国政府。它们已成为美国政府掌控和监控全球互联网的重要环节,一直以纯粹市场形象示人的它们难逃干系。由互联网根服务器、骨干网思科路由器、数亿台使用Windows系统、英特尔CPU的电脑,数亿部苹果iPhone和IBM大型机等构建的全产业链,完整覆盖整个生态。借助这种全球独一无二的绝对垄断性优势,美国政府要监控和窥探全球网民可谓近水楼台。

美国跨国企业不应该是国家的工具。如果它们不得不受命于美国政府的需要,那么包括美国盟友在内的其他国家如何能对这些企业放心?全球网民的权益如何才能有效保障?当然,无论是客观现实还是全球趋势,世界各国不可能对美国企业简单说不。但是对所有想维护国家信息主权和网民安全的国家来说,都需要开始采取足够的保护和防范措施。

尤其是一直被美国作为假想敌的中国,“棱镜门”是一次极大的警示,也是一次深切的启蒙:首先,我们必须在政策和法律上要求这些美国企业在中国必须遵守法律;其次,我们必须对现有的信息基础设施的历史存量的安全问题做出深入、客观、系统的评估;最后,对于基础设施的增量部分,必须通过有效的技术手段和程序,确保增量部分的有效防范与防御。

我们愿意乐观地期望,通过“棱镜门”的曝光,美国企业能够借机利用法律等手段,从根本上改变自己非常被动的现有局面,不再充当美国安全战略的工具,以及美国政客和政府滥用权力的牺牲品。但是,目前这仅是美好的愿望。▲(作者是浙江传媒学院互联网与社会研究中心主任、互联网实验室创始人)

相关事件

  • 美国“棱镜门”事件
  • 美国“棱镜门”事件
  • 2013年6月,前中情局(CIA)职员爱德华·斯诺登将两份绝密资料交给英国《卫报》和美国《华盛顿邮报》,并告之媒体何时发表。按照设定的计划,6月5日,英国《卫报》先扔出了第一颗舆论炸弹:美国国家安全局有一项代号为"棱镜"的秘密项目,要求电信巨头威瑞森公司必须每天上交数百万用户的通话记录。6月6日,美国《华盛顿邮报》披露称,过去6年间,美国国家安全局和联邦调查局通过进入微软、谷歌、苹果、雅虎等九大网络巨头的服务器,监控美国公民的电子邮件、聊天记录、视频及照片等秘密资料。美国舆论随之哗然。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