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导条约》走向崩溃影响核军控:谁之罪?

句云生 黑龙江大学俄语学院讲师

美利坚合众国与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消除两国中程、中短程导弹条约》系时任苏共中央总书记戈尔巴乔夫与时任美国总统里根于1987年12月8日在华盛顿会晤时签署,简称《中导条约》。条约于1988年6月1日里根访问莫斯科时生效。1992年苏联解体后,条约具有了多边性质,缔约国包括美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白俄罗斯和乌克兰等国家。在美苏冷战时代《中导条约》是美苏局势缓和的重要标志之一,是两国历史上首次禁止一类核武器的生产、部署和储存,是裁军史上的里程碑。

去年底,美国总统特朗普宣称要退出《中导条约》。美国退出条约具有一定的必然性,预谋已久。其考虑主要出于三点因素:

首先,大选因素。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他将参加2020年总统大选,谋求连任。在大选前期的造势必须赢得一定的民众支持,于是他打出了战争牌,退出《中导条约》是其中重要一张。美国民众对此十分买单,认为特朗普是一个“强势”的总统,其民调大幅上涨。

其次,政策因素。特朗普对内鼓吹“让美利坚再次强大”的口号,美国要拥有震慑世界的核心力量。美国在这样的政策和宣传影响下出现了许多新的军工企业。这些企业可以缓解失业,增加就业岗位。军工企业的订单会使美国获利巨大。

再次,个人因素。特朗普上台后带领美国多次“退群”——先后退出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北美贸易协定、国际气候变化公约、巴黎协定、TPP等多个国际组织和条约,此次“单飞”是美国惯用的伎俩。其实美国退出《中导条约》负面影响很大,想使用中小核导弹,须得说服欧洲盟友同意在其国内布置这些导弹,结果之艰难可想而知。

然而,俄罗斯并不想毁掉《中导条约》。为此,俄罗斯各级高官曾多次做各方工作。2018年10月2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出,如果俄罗斯再不遵守《中导条约》的话,美会退出其框架。同年12月4日,国务卿蓬佩奥在会见北约防长时就此事表达了美国立场。俄总统普京在第二天就做出回应,称美方未能就俄违反《中导条约》提供证据,若美单独退出,俄会反制。早前俄外长拉夫罗夫与美国副国务卿汤姆森在布拉格曾就《中导条约》进行探讨型对话,称俄愿意就9М729和 9М728导弹的技术参数与美方磋商对话。

但俄外长表示俄美分岐较大,美方早已事先制定好谈判“结果”。尽管如此,俄方依旧称应重启对话。2019年1月3日俄外长拉夫罗夫与美副国务卿汤姆森的调节对话又以失败告终。俄国防部部长绍伊古称,俄将尽全力挽回《中导条约》。普京无奈,于2019年3月4日签署暂停《中导条约》执行的法案,由俄外交部向美、哈、白、乌等缔约国通报。2019年5月30日普京向俄国家杜马上交此议题。2019年6月提案获得俄联邦委员会和国家杜马通过。自此《中导条约》可以说回天乏力。

《中导条约》的失效对国际核军控影响巨大,加大了国际社会防范核恐怖主义和核扩散的压力。我们认为,俄罗斯未来会就条约问题同欧洲国家进一步磋商,利用北约内部对《中导条约》立场不一的形势,做邻居们的工作,以期建立新的俄、欧、美的军事力量监测体系。(责任编辑:王鑫)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66_211166.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