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调侃也是一种表达权

51.5%的人觉得东方之门外形不好看,有些搞笑;47.5%的人认为民众有判断力,它被调侃值得深思;75.2%的人认为如果建筑得不到民众认可,谈不上什么“标志”。

美丑问题既是客观问题同时也是主观问题,再加上广场效应下的从众心理,有时并不好作为评判依据,今天觉得美的,也许若干年后觉得丑了;今天觉得丑的,也许若干年后觉得美不胜收。

至于现代化建设中的开放中国,以开放的姿态欢迎建筑师来设计中国建筑,是再平常不过的一件事。当今全球“最年轻的世界文化遗产”——澳大利亚悉尼歌剧院,设计师却是来自丹麦的约恩·乌松;一座完全生造的城市——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规划设计者是美国建筑师沃尔特·伯利·格里芬(Walter Burley Griffin),照样使它成为现代城市设计的典范之一。

当然,这并不是要把民众排除在城市建设之外,成为城市建设的旁观者和承受者。问题在于,当我们的土地并不是自由拥有在民众手里,当我们的银行也不是真正独立自由的市场主体,地方政府可以以地价和贷款优惠等方式贯彻自己对建筑美学的长官意志,可以廉价征用土地进而随心所欲拔除土地上的历史风物,那么,我们最终呈现的城市建筑美学,不仅从时间上从历史上看是“断代”的,从空间上看可能也会是“来一个领导城市就变一张面孔和颜色”,而不是市场自由层面的多姿多彩和积淀深厚。

可见,公共空间层面的城市美学,或者建筑美学,包含两个层面,一个是纯粹意义的美学,古典风格也好,现代风格也好,自有专业的眼光去评判,另一个则是民意意义的美学,一个建筑不管在专业意义上是否美观,但在公共空间里公众却无法视而不见,其评判的权利也无法忽视。换言之,民众对美丑作出的判断是一回事,而有没有评判权又是一回事。所以,从这个角度看,调侃也是一种表达权。

调侃背后的深层意味,作为城市的主政者和规划者,是需要理解的。

相关事件

  • 秋裤门
  • 秋裤门
  • 位于苏州金鸡湖畔的东方之门,最近几天成为网上的热点话题。8月27日,苏州网友“常想一二02”在其微博上,上传了苏州东方之门的一组图片。在随后的几天里,这组照片被大量转发。网友调侃东方之门的造型就像一条秋裤,还有网友表示东方之门更像一条低腰牛仔裤。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