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普通话能普及全球吗?

到目前为止,中文还不是国际通用语言。在西方,如果一个长住当地的华人不能讲所在国家的语言,即使得到合法的居留权还是会被视作是二等公民,受到歧视;但在中国,一个长住中国的老外不能说中文却司空见惯。一旦听到一位老外讲几句中文,中国人马上回报以“中文说得真不错”的赞美,如果一位到访中国的外宾能在英语演讲中嘟囔几句普通话,更是可以得到热烈鼓掌。换句话说,中国人在国外不能讲外语是障碍,外国人在中国不能讲中文却是正常的。

常住中国的外国人之所以不能说中文,普遍理由是“中文太难”,但这可能是对中文的一大误解。要能写中文当然是困难的,但是说普通话却不比说法语、俄语或英语难,而且中文的文法相对于其它的语言来说算比较简单的。

语言反映了一个国家的世界地位,随着中国综合实力的增长,中文的地位也在提高。18世纪法语是欧洲的“普通话”,因为当时的巴黎人文荟萃,是启蒙时代孕育伟大思想的摇篮。到了20世纪,英语慢慢地取代法语作为国际外交语言,随着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强权,英文取得独特的地位,成为唯一的全球语言。

在21世纪崛起的中国正改变着地球村的面貌。过去500年来以西方为中心的世界观正朝着一个多极化的世界观转变。正应了中国的一句谚语:风水轮流转。我们是否将迎来一个后英语的时代?对比自身的衰退,中国的崛起不可避免地引起西方的恐惧。在这个过程中中国面临许多挑战,尤其是让西方更了解中国,避免误解与不必要的冲突。的确,有少数欧美人相信“中国威胁论”或“中国骄傲论”,主流西方社会不是“反华”、“亲华”就是“对华无知”。在这种情况下,汉语国际化是非常关键的。

人们对陌生的事物特别容易误解与怀疑,一个异国陌生的中国,更容易引起西方的猜忌。语言体现了文化,汉语的推广与国际化可提高中西之间的了解亲近与互相信任。

此外,汉语的国际化还可以塑造更好的国家形象。一个国家的吸引力在某种程度上取决于它的语言魅力。

今日在中国境外至少有4000万外国人在学习汉语。能说一口流利京腔普通话的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在2007年成为第一位能讲流利汉语的西方领导人。

但中文要成为国际语言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条件是首先中国要成为一个开放昌明的国家。1991年苏联崩溃之前有4万多美国学生学习俄语,四年后仅剩下2万多人。第二,中国要在国际上大力拓展中国的文化,电影、文学、书法、绘画等。虽然精英文化是传播汉语的渠道,但也不要忽视了大众娱乐,20世纪美国的好莱坞电影及流行乐是推广英语的最佳大使。第三,中国应该更好地利用信息技术推广普通话。第四,中国需要调整推广汉语的国际政策。法国在1970年成立了法语国家与地区国际组织,在全世界专门推广法语,这个组织在非盟、欧盟及联合国都设有代表处。中国国家汉办是中国教育部直属事业单位,它的任务是推广汉语,但是这个机构本身国际化的程度还不够。必须建立一个推广汉语的国际组织,这不仅符合中国的长期利益也反映了一个客观国际现实。放眼世界,如今全球拥有百万以上华人人口的国家就有9个。

最后,中国人对自己语言的态度也决定了未来汉语的地位,如果中国人不热爱自己的语言,外国人怎么可能被它吸引呢?在中国,常看到年轻人热情地学习外语,尤其是英文,这是非常好的事情,但是也应该珍惜自己的语言,特别是当这个语言是一个拥有五千年历史文化遗产的伟大载体时。

(作者David Gosset是中欧国际工商学院中欧中心主任,本文是作者直接用中文写就。)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