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还有多少悬崖村未进入媒体镜头

悬崖村”之状,令人心酸不已。

最近,位于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昭觉县支尔莫乡的阿土勒尔村,因村民出行需要顺着悬崖断续攀爬17条藤梯一情形,而获得媒体广泛关注,从而也获得地方政府的关切。

对“悬崖村”一事,凉山彝族自治州州委书记林书成表示:先施工一条钢筋结构梯道,解决群众出行安全问题,接下来马上组织论证彻底解决方案。另据凉山州消息,目前该州已成立工作组,近日将带领施工、设计单位,进入“悬崖村”,应急解决天梯的道路安全问题,消除一切安全隐患。这是一条典型的“事实存在-媒体关注-政府解决”的路径。毫无疑问,当地政府的态度堪称积极,其后续的跟进也值得期待。但仍有让人不甘之处,那就是林书记提及的那条“钢筋结构梯道”。它固然是作为过渡方案而出现的,不过无论如何,它至少比原本的藤梯安全牢靠得多,其花费比起修路所需要的近6000万元来说,也微薄得多。可是为什么这样一个便宜的过渡方案,以往都没有?这个“以往”,让人凄然。

可能对于世代居于“悬崖村”的村民来说,“以往”实在太过漫长,于是“解决”起来,也就愈显迟缓。

如果没有这样一份时光的重量,“事实存在-媒体关注-政府解决”这样一条路径,是没有太大问题的。地方政府也需要应对舆论,危机公关,庶几也是进步。但现在的问题是,为什么存在了那么多年的“悬崖村”,村民多年来以生命为代价的出行安全问题,在获得媒体关注之前,没能成为地方政府优先解决的现实问题。

说到为“悬崖村”修路难在哪,当地表示县里曾几次规划过修路,但因造价大概在6000万元左右,投入和产出极不相称,只好一再搁浅。这样的说法,虽然可以体会其难处,但也着实挺让人难以接受,毕竟生命无价。据支尔莫乡党委书记阿皮几体讲,他知道的在这条路上摔死的人有七八个,有村里的人,也有外来的人,而摔伤的人更多。看到这么多人伤亡,实在是心有戚戚焉。

许多论者不由自主地将“悬崖村”与精准扶贫联系起来,报道里的专家们也开始这样设计。尽管我不免以为,于“悬崖村”现状而言,基本的生存安全比之扶贫是更重要的问题,扶贫并非一夕之功,倒不如先安全起来再谈扶贫。

目前事已至此,所谓“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如果真能像专家所描绘的那样,真正推动彝族村寨新农村建设,将安全与扶贫一并解决,我们自也乐见其成。

对于“悬崖村”未来精准扶贫的成果,仍值得媒体跟进并关注。而我仍希望提醒的是,到任何时候,哪怕是精准扶贫结出硕果,“悬崖村”都不是可以让各方弹冠相庆之地。不论是生存安全,还是精准扶贫,“悬崖村”都是一个巨大的警醒:地方政府如何走出“事实存在-媒体关注-政府解决”的典型路径,实现可以由事实存在到政府解决的效率最大化。

当然,除了“悬崖村”,更多存在于媒体关注之外的生存安全与精准扶贫怎么办?据媒体报道,仅在昭觉县,不通路的村还有33个,放眼全国,数目可能更多。而且,阿土勒尔村的自然条件、生存条件、道路条件并不是最差的。也就是说,现实中或存在比此“悬崖村”更艰辛曲折的生命之路,只是未被媒体曝光而已。毫无疑问,地方政府理应比媒体更了解并熟悉本地的扶贫需求及现状,而不应仅靠媒体去推动,或仅仅为了获得媒体关注而去扶贫。媒体镜头之外的“精准扶贫”,该怎么办?这的确是值得各级政府深思的大问题。

相关事件

  • 悬崖村的路
  • 悬崖村的路
  • 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昭觉县支尔莫乡阿土勒尔村,是一座名副其实的“悬崖村”,72户人家居住在这里,这个村处于美姑河大峡谷断坎岩肩斜台地,所在位置就像三层台阶的中间那级,海拔1400多米,与地面垂直距离约800米。村里通向外界,需要顺着悬崖断续攀爬17条藤梯,其中接近村庄的几乎垂直的两条相连的藤梯长度约100米,这条路上摔死的人有七八个。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