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收费公路公开账目当有时间表

交通运输部部长李盛霖在最新一期《求是》杂志撰文称,“十二五”时期,严格控制收费公路发展规模与范围,完善收费定价机制,定期向社会公开收费与运营情况,确保合理交费、透明收费,推进建立高效廉洁的收费公路管理体制。

收费公路的治理,把账目算清楚是项基础性的工作。然而,现实中,中国几乎所有的收费公路,其收费运营情况都是一笔糊涂账,对此,收费公路的经营方和地方政府往往讳莫如深,公众被蒙在鼓里,社会力量从外部推动困难重重,《信息公开条例》实施之后,一些学者、律师等社会人士曾相继提出过收费公路信息公开的申请和诉讼,可大多无果而终。

而今,交通运输部部长承诺收费公路向社会公开收费与运营情况,无疑是个突破。这一表态传达出一个信号,通过信息的公开,收费公路的治理将从以往自上而下的,行政部门单方面的行为,转变为公民有效参与下的,社会力量与政府部门的合力。而这,正是收费公路治理的出路所在。

收费公路账目公开,如何公开?李盛霖部长的表述不甚详细,但从公众的视角来看,对于这样的公开,公众至少有着这样的期待。

其一,收费公路账目公开应毫无保留。收费公路运营情况不属于什么商业机密,收费公路经营者承担着公共服务职能,按照《信息公开条例》理当承担信息公开的义务。既要公布当前的收费清单,也要将历史账目向公众交代清楚;既要告诉公众收费的标准,也要说明这一标准制定的依据;既要说明钱是怎么收的,也要公布钱是怎么花的。收费公路的建设成本清单、收费公路管理运营的成本清单、收费公路收费目标、收费公路预计收费总期限……这些都应当是明白账。

其二,收费公路公开账目当有时间表。显然,出于维护既得利益的考量,没有哪个收费公路的经营方愿意主动向公众交账,因此,收费公路账目公开绝不能依靠经营方和地方政府的自觉,有关部门应当规定一个账目公开的最后期限,要求不折不扣执行。而且,鉴于当前一些政府部门预算公开的教训,公开账目防止只是做做样子,应付公众了事。交通主管部门应全过程进行监管和督促,对消极敷衍者展开追责,审计部门也要把好关,杜绝数据造假行为。

眼下,全国收费公路专项清理工作正在进行中,鉴于以往收费公路清理大多虎头蛇尾,因此,这次的收费公路清理,不能再走以前闭门清理的老路了,收费公路账目公开,不妨马上就做,尽快推出方案。保障公众知情权,激活蕴藏在民间的监督资源,上下合力,收费公路的清理才能有多远走多远。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