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棱镜门”的震憾在于撕去了西方“民主自由”伪装

棱镜门”事件的曝光像什么?西方媒体有多种议论。美媒认为,斯诺登“棱镜门”更像一颗原子弹。这个观点不无道理。而今,围绕着“棱镜门”主角斯诺登,不但美政要急得团团转,连美总统奥巴马也不得不出面进行辩解。在近日召开的G8会议上,“棱镜门”同样成了与会各国首脑关注内容之一。而世界媒体更是接二连三对此事件进行剖析。事件主角斯诺登偏偏选择在香港“发声”,更成了香港时下香港议员、官员和各国媒体的议论焦点。

一个昔日名不见传的斯诺登为何能有这般“魅力”引发了世界舆论旋风?

笔者认为,“棱镜门”曝光至少已经证实,美国几大网络通信巨头纷纷透露迫于美国情报部门的压力提交数以千计万计的通信数据。这就证明,长期以来,美国以反恐为名,以国家利益为名,利用其在互联网的优势,进入谷歌、雅虎等9大网络服务器,秘密在网络上对国内外民众进行大规模的信息收集、监控、渗透。近日,尽管美政要有“监控成功挫败了50起恐怖袭击”那样的“圆场”,但由于监控的面积太广,牵涉的国家太多,事实上已构成了对公众的危害,此“圆场”令媒体感觉很牵强。因此,“棱镜门”引发世界一片质疑和持续发酵也很自然。

人们看到,美国官方和议员在指控“棱镜门”问题上表现惊人相同。之所以认定斯诺登为美国“叛徒”,就是认为斯诺登泄露了美国的秘密。但此说法连美安全局的官员也不认同,3名前美国国家安全局官员接受采访时则确认斯诺登所泄露的情报内容属实,报道称他们本身也是泄密者,促使他们转变的原因是“一手打造的信息收集系统竟然被用于搜集自己国民的信息”,他们认为美国政府的这种做法是对公众隐私的侵犯(《新京报》2013年6月20日)。其中一名官员威廉姆·宾尼表示,若斯诺登被引渡回美国,等待他的将是拷打,然后是移交并继续被监禁、审判、拷打,甚至被处决。而斯诺登却这般解释:我并没有泄露任何美国针对合法军事目标的行动。我指出的是美国国安局对民用设施,如学校、医院和私人企业的黑客行为,这是赤裸裸的犯罪行为。针对美退休政要指责斯诺登为“中国间谍”之说,斯诺登更反驳:美国官员抛出这种说法是为了转移外国对他们行为不当的注意力。又反问,我若是“中国间谍”为何不直接飞到北京?可见,斯诺登的“反击”不无道理。

那么,斯诺登的“棱镜门”曝光为何会发出原子弹般的爆炸力?

人们知道,长期以来,西方一直宣传的是欧美式的“民主自由”。在美国历届总统宣誓就职中都不会忘记宣誓维护“民主自由”。美国、西方对亚洲、中东、北非等地政治改革进行所谓“指导”,其锐利武器同样是那个“民主自由”。

应该说,民主自由是人类社会的向往。在美国和西方国家政权建立之初,其民主自由确实起到了一定的鼓舞作用。实际上,西方的平民大众和平等意识从一开始就被西方精英阶层关进了政治领域的狭小笼子,后来在平等意识上成长起来的民主制度,也是同样的命运。欧洲在二战后左翼政党执政期间,美国在罗斯福时代和约翰逊时代,民主政治也曾在一定范围突破过边界而进入经济活动领域,但这种突破终究有限,而且很快又被赶了出来。从总体上看,英美的政治文化一直在呼吁把政治关在笼子里。200多年来,主张严格限制政府,主张政府越小越好,一直是西方社会非常强大的声音。但是,很多推崇这种思想的人都回避了,限制政府活动的范围在某种意义上就是限制政治活动的范围,而限制政治活动的范围归根结底就是限制民主原则的范围,因为民主原则主要体现在政治活动和政府的选举和运转之中。把政府关进笼子,相当于是把民主政治关进了笼子。

多年来,西方凭借着其技术垄断、财富垄断和银行垄断以及舆论垄断,事实上对民主自由已设限;一切以维护西方国家利益为核心为标准。这样就等于,凡符合西方国家利益的就给民主给自由,反之,就要进行抓捕,就要实施监视。这样, “民主”、“自由”与“人权”一样,“反恐”已成为某些国家拿来捅人的另一把匕首,理直气壮的旗号之下不知隐藏了多少罪恶。其实,不要说斯诺登这件事,就是今年初以来,仅美国已经发生多起价值观冲突的丑闻。比如,美国司法部曾对美联社、路透社等一系列媒体监听。这一切直接违反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条款。可以说,“棱镜门”只不过是西方这类所谓“民主自由”的一个大爆发而已。

当然,“棱镜门”的震憾还在于,像追求民主自由之类的举动,长期以来,世界人们一般都选择投奔美国和西欧,极少选择到亚洲。时下的斯诺登却对此来个大颠覆,选择在香港“发声”。并多次称赞的民主自由,这不能不令人深思。不言而喻,对欧美式民主自由,连有20多万美元年薪,过着优厚日子的斯诺登之类的人们也感到失望了。斯诺登事件传出后,“棱镜门”持续发酵,6月11日,美国最具影响力的民权组织美国公民自由联盟正式起诉联邦政府,指认后者开展“棱镜”项目侵犯言论自由和公民隐私权,违犯宪法,请求联邦法院下令中止这一监视项目。据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为了维护自身声誉,谷歌公司当地时间6月18日以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保护言论自由为由,要求美国秘密的外国情报监视法庭放松长期以来的封口令。谷歌称,根据宪法,它有权公布被迫向政府提供的信息。欧洲不少国家也对进行指责,形成了对“棱镜门”的巨大效应,直接冲击着欧美式的“民主自由”。 这似乎才是斯诺登问题引发西方政要、媒体震憾的原因吧。

“棱镜门”还在继续。但事实似乎已告诉世界,今日不同往昔,对民主自由不是看谁说得漂亮,而是需要切切实实维护公众的权益,维护国家的利益。否则,人们会用各种方式进行抗议。斯诺登就是一例。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68_73468.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事件

  • 美国“棱镜门”事件
  • 美国“棱镜门”事件
  • 2013年6月,前中情局(CIA)职员爱德华·斯诺登将两份绝密资料交给英国《卫报》和美国《华盛顿邮报》,并告之媒体何时发表。按照设定的计划,6月5日,英国《卫报》先扔出了第一颗舆论炸弹:美国国家安全局有一项代号为"棱镜"的秘密项目,要求电信巨头威瑞森公司必须每天上交数百万用户的通话记录。6月6日,美国《华盛顿邮报》披露称,过去6年间,美国国家安全局和联邦调查局通过进入微软、谷歌、苹果、雅虎等九大网络巨头的服务器,监控美国公民的电子邮件、聊天记录、视频及照片等秘密资料。美国舆论随之哗然。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