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安倍会使中日关系更复杂

21日,日本参议院选举,联合执政的日本自民党和公明党已经取得压倒性胜利,获得半数以上议席。安倍政权今后的修宪举动广受关注,他的强权政治和对历史的态度会使中日关系和日本与周边关系更复杂。

安倍获胜是在预料之中

日本参议院选举结果是在预料之中。其原因有三:一是日本选民对走马灯式的换首相早已十分疲惫,期望能有一个“长期政权”,结束政治混乱局面。二是安倍2012年12月上台后就把这次参议院选举的胜利作为执政的第一个目标。三是日本选民期待安倍经济学能带来经济复苏。

自民党为争取民心,提出的最“耀眼”政策口号就是“重塑日本”和“安倍经济学”。日本现存体制是二战后体制,日本因不能正视历史始终没能得到国际上的谅解,美国又利用这一体制长期对日本进行监控,日本上下都希望能够终结战后政治体制。安倍提出“重塑日本”,实现“正常国家”地位,符合了日本国民的愿望。

近年来日本经济一蹶不振,国民对恢复经济强国地位心情迫切,安倍用“大胆的货币政策”、“灵活的财政政策”、“唤起民间投资的增长战略”,为提振市场信心和民意创造了条件。在市场“政绩”和民意支持下,自民党通过参议院选举胜利至少获得3年执政的机会,今后3年才是安倍政权恢复经济、处理好内政外交的关键时期。

这次选举最明显的结果在于自民党获得了议会中的多数席位,结束执政党是议会中少数,朝野分执参众两院的“扭曲国会”局面,保守右倾化的趋向通过民选认证的形式得到固化,这为安倍内阁逐步推行保守偏右的国家战略提供了相对稳定的政治基础。日本至小泉政权之后,政权连续更迭,几乎一年甚至几个月就换一次首相,无法确定和坚持长期战略。安倍第二次上台利用右翼势力和过激的手段调动了国民“复国”的积极性,大选给了安倍新的历史机遇。所以安倍今后3年会以推动日本强势、全面振兴为目标,大力贯彻落实积极进取的内外政策。

安倍成败关键看经济

这次选举中,自民党主打的是经济牌,要通过实现安倍“大胆的货币政策”、“灵活的财政政策”、“唤起民间投资的增长战略”,激活经济、摆脱长期通缩。目前,“安倍经济学”中的三支箭全部射出,其中前两支箭即大胆的货币政策和积极的财政政策作用于需求方,短期内刺激了居民消费和企业投资。前两支箭但无法推动经济长期增长,可为安倍政府推出第三支箭“经济增长战略”赢得了时间。可以说,第三支箭才是安倍经济政策成败的关键。近几届首相大选打的都是经济牌,每届新内阁都会出台相应的经济增长战略,却始终没能改变日本经济长期颓势。在结构性顽疾下,如何对有名无实的“日本再兴战略”赋予实际意义、提高潜在增长率成为安倍内阁的重要难题。

要重振日本经济离不开亚太经济圈,所以日本一方面利用美国重返亚太战略挑起与周国家领土争端,唤起国民危机意识;另一方面又积极的参加中日韩自由贸易区谈判。同时寻求加入跨太平洋自由贸易区谈判(TTP)为重振经济创造条件。如果安倍不能改变历史观和冷战思维,就很难得到中韩的谅解,要深入经济合作同样也会遇到诸多困难,近是在韩国召开的中美韩安全会议就对日本关上了大门。

修宪必需正视历史

这次参院大选自民党没能取得三分之二优势,就选情看,修宪势力议席数增加早成定局。参院选举后,修宪提案条件以及修改内容将成为日本政治斗争的焦点。由于目前日本政坛上,自民党极力主张修宪 ,公明党不置可否,在野党难以聚力,舆论被自民党左右,修宪已是安倍重要政治目标。修宪不是新问题,但能否站在正确的历史立场上开展对宪法的讨论,是考验日本决策者领导智慧的重要指标。在不反省历史教训的前提下,执意修宪只能使军国主义思想死灰复燃。

安倍一直对其先辈所犯下的历史罪行不能正确认识,并怀有强烈的翻案思想,说“国际上对于侵略的定义尚无定论”,企图通过推动修宪来否定第二次世界大战及二战的胜利成果。现在看来,安倍心有余力不足,实现起来并非易事,况且还要兼顾经济民生、对外关系等大事。安倍修宪需兼顾多方重大利益平衡,对交易作一定的妥协。如安倍能够较长时间的维持政权稳定,修宪方面可能取得一定进展。但日本必须正确认识历史,改变强权政治逻辑和冷战思维,否则,自然会引起地区和国际社会的关注和担心。

日本各媒体的民调显示,民众最关心的问题还是安倍内阁的“经济对策”,如何振兴日本经济才是安倍政权稳定之所在。

中日关系是最大的课题

安倍政权的最大外交课题是对华关系。日本在国际上追求“正常国家”地位,同时也急需给自己在亚洲找到定位,而这个定位首先取决于中国如何看待日本。

对华关系处在日本内政外政策的重要位置上,安倍一方面否认历史,称“国际上对于侵略的定义尚无定论”,二战慰安妇、历史教科书及参拜靖国神社问题引起了周边国家强烈不满,在钓鱼岛主权问题上“没有争议”、“没有谈判余地”的态度直接制约了对华关系的改善,不取得中国的原谅日本就很难确立自己在亚太的地位。日本对历史的这种态度也同样引起了美国的关注,美国国会调查局报告称安倍的历史认识恐有损美国利益。另一方面受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定位的影响,安倍政权也必须为打开中日关系僵局积极制造舆论,极力制造舆论恢复中日高层对话与谈判,规避被大国外交边缘化。

参议院选举后,安倍在对华政策会有更大自由度,国会制约因素缓解,调整需求在增强,调整空间在增大。但由于安倍的历史观、安全观没改变,加之日本内部利益取向矛盾交织,使安倍调整对华决策难度增加。美国不希望中日“抱团”,亦不愿看到两国持续“交恶”,希望维持“斗”而不“破”局面从中取利,因此,安倍的对华政策不会有更大改变,也未必像日本经济学家预料的那么乐观。

安倍未来对华政策和态度不会有决定性的变化。他仍将采取政、经分离政策。在领土问题上制造安全危机和“中国威胁论”,推动修宪和军事大国化。在经济上日本离不开我国,要维持稳定双边经济往来,使“安倍经济学”见成效。在结构性矛盾面前,中日双方都面临着严峻的历史性考验。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68_76868.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