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年轻人为什么缺乏“智慧”

罗马历史学家普鲁塔克说:“人类不具备不犯错误的能力,但是,聪明、善良的人能从过去的过失和错误中学到对未来有用的智慧。”战争杀戮恐怕是人类可能犯下的最大错误,而最大的智慧莫过于学会如何在未来避免战争。

凤凰台“冷暖人间”节目播出过一个视频,开头是两位战场上的敌人60年后在火车上相见的镜头。一位是84岁,当年是军部参谋。另一位是79岁,当年是一名才17岁的机枪手。两位老人手拉手地唏嘘感叹,彼得说了一句,“那时候我们都年轻,都愚蠢。”

说年轻时是一个人极易犯愚蠢之病、做愚蠢之事的年龄,一定会伤害许多年轻人的自尊心,因为人年轻的时候都有一种不知天高地厚的“自大”(big ego),不喜欢别人说他们不成熟,更不要说愚蠢了。

其实,愚蠢不过就是缺乏智慧,有智慧不等于有知识,知识的反面是愚昧,不是愚蠢。愚昧是可以通过学习加以消除的,但一个人无论多么有知识,却可能永远无法变得智慧,甚至一辈子都很愚蠢。相反,许多有智慧的人却未必很有知识。

文革中,无论是青年人、成年人还是老人,没知识或很有知识,都有犯愚蠢之病的,而年轻人则特别厉害。他们被人利用了,却还觉得自己觉悟特高,政治思想特有水平。当年的年轻人今天已经成为老年人,有的意识到自己当年的愚蠢并有所忏悔,这是一种智慧;有的则坚持自己“无怨无悔”,因此仍然与智慧无缘。

自古以来人们便看到智慧与年长的共生关系,人要活到一定的岁数才有会有足够的经验阅历,才会认识到自己以前的愚蠢。智慧不只是来自个人的经验阅历,而更是来自集体的经验积累。

群体生活中形成的那些源远流长的传统、记忆、经验、教训,积累成为一种被称为是“智慧”的具有普遍适用性的知识。这是一种可以共同分享的普通知识(sensus commnis),也叫“常识”。不仅如此,智慧还是一种与共善相联系的知识,因此,洛克(John Locke)说,奸诈狡猾不能算是智慧,你死我活的残杀也不算是智慧。

美国人类文化学家玛格丽特·米德(Margaret Mead)讲过这样一个关于智慧的故事。

科学家观察生活在地球极北地区红尾鹿,老年的红尾鹿中很少有雄鹿,它们差不多都已经在争夺领地的互相恶斗中死去了,母鹿成为鹿群中最年长的领头鹿。在干旱来临的时候,只有那些老年的母鹿记得以前在这种情况时该到哪里去找水。如果春天来得比往年迟,它们知道到哪里去找雪融化得较早的向阳坡。有风暴的时候,它们知道到哪里去寻找可以庇护的地方。虽然这些母鹿已经不能为种群繁殖后代,但它们仍能为种群贡献它们生存所必不可少的记忆和经验。

人类的女性也常常起到这种作用,这或许就是为什么一些文化中的智慧化身或象征都是女的。在希伯莱《智慧书》的《箴言篇》里,叫做“大智慧”(Hokmah,智慧、经验、精明)的智慧女士(Lady Wisdom)是和耶和华一起创造世界的女性。智慧的话也常常出自她之口:“你们愚昧人喜爱愚昧,亵慢人喜欢亵慢,愚顽人恨恶知识,要到几时呢?”

她向世人发出呼喊。因为智慧是无须也不能隐藏的,妖娆众人都能听到,都可以接触。可她所发出的却是无奈的呼喊,任凭发多大的声,多次的发声,却无人理睬,结果“你们”遭到灾难,惊恐和急难临到“你们”身上,“那时,你们必呼求我,我却不答应,恳切地寻找我,却寻不见。”人们无视智慧的呼唤,因为他们是愚顽之人。(箴言1:22,24-28)

希腊传统中“爱智慧”(哲学)也是来自一个女性的名字Sophia(索菲娅)。希腊神话中的雅典娜是富饶的守护神,也是智慧女神。在罗马人哪里,密涅瓦(Minerva)或帕拉斯·雅典娜(Pallas Athena)是智慧的化身,象征智慧的是能在黑暗中看清方向的猫头鹰。智慧不只是一种智识,而且还是一种美德,甚至是一种使其他美德成为可能的美德。

现代的智慧研究发现,智慧是一种“知识和经验的协调”,其价值在于“增进群体的福祉”,而且,智慧与一个人的性别、智商、学历没有必然的关系。智慧者的四个特征分别是自知之明、对他人诚恳率直、别人乐意向他咨询(有贤德的口碑)、行为遵循一贯的道德原则。按这些标准来看,智慧不只是不愚蠢,而且更是一种能贡献于群体福祉的卓越能力和有表率作用的德行素质。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