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四面楚歌朴槿惠何去何从

20日上午,韩国检察机关公布了对总统“亲信干政”事件的调查结果,并决定起诉崔顺实等三名关键涉案人员。检方还将朴槿惠认定为“共犯”,不过,鉴于韩国宪法中有“刑不上现总统”的规定,暂时还无法对其提起公诉。(相关报道见A10版)

然而,朴槿惠的“权力护身符”还能用多久已经充满不确定性。在检方公布结果前,韩国的三大反对党已经发起弹劾总统的倡议;检方公布结果当天,在野党的六大潜在总统候选人都宣称将要求国会讨论启动弹劾程序。在反对派加紧“逼宫”的情势下,朴槿惠总统宝座已经岌岌可危。

如果从一个普通老百姓眼中看,此次搅动韩国的政治风暴似乎也算不得什么大事:不过是总统将演讲稿等文件,拿给了信得过的“闺蜜”把把关,且总统已经一再道歉,似乎没必要揪住不放。不过,如果详细考察事件过程,特别是将其置于当前韩国社会生态之下看,就会发现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

此次风波中最早引起关注的事件似乎和总统八竿子打不着:韩国著名的梨花女子大学的一个女学生,因为行事张扬跋扈、学业表现糟糕却被校方一再庇护受到一些师生反对,引发了校内风暴;随后,反对者在媒体的介入下,挖出该女生来自权贵之家,而母亲就是总统“闺蜜”崔顺实;媒体树藤摸瓜,在崔顺实委托物业处置的、已经“格式化”的电脑中恢复出总统演讲稿等大量文件。此后矛头直指朴槿惠,而媒体揭露崔顺实“邪教女继承人”身份、对其与青瓦台之间利益交换的报道等,则让情势变得对朴槿惠非常不利。

虽然多数媒体仍用“亲信干政”来描绘此次事件,但事情的复杂曲折已经超过了以剧情曲折离奇著称的韩剧,且留下了太多对朴槿惠非常不利的想象空间。比如,媒体曝出崔顺实的父亲、“永生教”的创立者崔太敏早年与朴槿惠过从甚密,堪称朴槿惠的“精神导师”。因而尽管朴槿惠矢口否认,但她是否加入了这个邪教色彩明显的教派,还是广受猜测;而鉴于崔太敏改过7次名字、结过6次婚、涉嫌与诸多女教徒发生过性关系的糟糕历史,一些热衷八卦和“编剧”的媒体和民众,甚至将怀疑的目光直接投到至今单身的女总统本人头上。

事情的曲折离奇只是吸引了媒体的介入和大量民众的眼球,而朴槿惠在进退失据中被逼到墙角的真正原因,在于其触动了韩国民众的两大敏感神经。

事件一方面触动了民众对“裙带资本主义”憎恨的敏感神经。虽然早在朴槿惠刚刚当上总统时就曾出现过“若论我国权力,崔顺实第一,郑润会(崔顺实的丈夫)第二,朴总统只是第三”的惊人论断,但这种论断是在事件发生后才被媒体大量曝光,而事件发生前,身居幕后的崔顺实在普通韩国民众中间几乎不为人所知。朴槿惠与“闺蜜”的特殊关系及其可能存在的利益勾连,触发了普通民众对权贵操纵国家公器为少数人利益服务的“裙带资本主义”的恐惧和憎恶,这是朴槿惠无法被民众原谅的重要缘由。

事件另一方面触及了敏感的宗教议题。由于政府在宗教政策上的放任,韩国教派和教众数量在过去几十年中激增,其中还包括不少具有合法身份但却具有邪教色彩的教派。宗教和政治分离作为现代政治的基本原则得到了多数韩国民众认同,但事实上宗教始终对政治存在巨大影响。当总统被揭露可能和某个具体的、带有邪教色彩的教派存在密切关系时,她既违背了宗教和政治分离的原则,同时也几乎站到了所有其他教派和不信教民众的对立面。

西方把任期所剩不多、受到议会掣肘的待离任总统称作“坡脚鸭”。如今的朴槿惠不仅“坡脚”后受了重伤,而且仍在被继续被追打。无论是跌跌撞撞在剩余一年多任期中软着陆、主动辞职或遭受弹劾,朴槿惠都将忙于在政治危机中自保而难以有新的作为。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