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特朗普首次外访为何不走寻常路?

武剑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白宫5月4日宣布,美国总统特朗普将于本月访问沙特、以色列、巴勒斯坦、梵蒂冈以及意大利。随后,他将出席北约峰会和七国集团峰会。由于这是特朗普自上任以来的首次外访,而且还打破了许多美国总统最先访问墨西哥、加拿大的传统,引发外界高度关注。

一国领导人的首访往往被视为其外交政策的风向标,通常都会精心选择,对特朗普而言也不例外。特朗普之所以打破许多美国总统首次外访地的传统,首先是迫于无奈。受特朗普推动在美墨边境修建隔离墙和重谈北美自贸协定影响,美国与墨西哥、加拿大这两个邻国的关系陷入紧张。这样的外交氛围显然不适合安排访问,更何况还是关注度极高的首访。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特朗普会轻易放过拿首访做文章的机会。特朗普执政百日有余,着力的内政方面却乏善可陈,创下了所有美国总统第一年任期中的最低支持率记录。不得以,特朗普转向外交领域寻求政绩,接连在叙利亚、阿富汗和朝鲜示强,同时与俄罗斯在多个热点区域展开竞争。

这种策略明显收到成效,除了收获民意支持率之外,更赢得了共和党建制派的认可。因此,特朗普政府有意进一步加大区域热点问题的参与力度,以此巩固执政基础并换取共和党建制派对其国内政策的支持。在这种情况下,中东和俄罗斯无疑成为特朗普政府对外发力点的首选目标。而中东问题解决离不开中东盟友参与,与俄罗斯博弈需要欧洲盟友配合,上述行程安排也就在情理之中。

如此看来,强化同盟、获取支持、刷外交成绩是特朗普首访的最大目的。但考虑到特朗普自身政策理念和竞选承诺的局限性、区域热点问题的复杂性以及地缘政治博弈的多变性,特朗普此行的任务可谓并不轻松。

美沙关系一度在奥巴马任内跌至谷底,特朗普此次将沙特作为首访的第一站意在修复双边关系。事实上,特朗普到访之前已经为沙特备足了大礼,从导弹袭击叙利亚到重审伊核协议、再到也门战场向沙特提供军援。

尽管如此,两国关系仍有两大不确定因素。第一,美国会不会为沙特利益在中东付出更多,毕竟特朗普喊着“美国优先”上台,曾痛批美国浪费6万亿在中东战争。第二,伴随美国页岩油气革命,美沙两国自1945年确立的“石油换安全”合作模式发生动摇,这也是沙特不安全感日益提升的根本原因。然而,特朗普愿不愿为沙特利益更改“能源独立”主张和力挺页岩油气开采政策值得怀疑。

特朗普此行将连续访问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调解巴以问题的用意不言自明。巴以问题被认为是美国中东外交的“圣杯”,历任美国总统都想在这个难啃的骨头上留下印记。特朗普也不能免俗,他曾表示“我想成为让以色列与巴勒斯坦达成和平的那个人”。虽然特朗普表态信心满满,但巴以问题被称为 “世纪难题”涉及一系列复杂敏感问题。为此,美国前国务卿克里这样的外交老司机曾一年十次出访中东最终仍不得不放弃,而从特朗普贸然抛出“一国方案”看其对该问题缺乏足够了解和认识。此外,特朗普家族跟犹太财团关系密切、其女婿被称为“影子国务卿”的库什纳就是犹太人、再加上共和党传统上更“亲以”,这些背景无疑都会对特朗普促成巴以和平形成障碍。

特朗普上台后有关“北约过时论”、“欧盟解体论”等表态曾引发欧洲对二战结束一直维系至今的北大西洋联盟破裂的强烈担忧。特朗普意图通过此次现身北约峰会和G7峰会这两个象征美欧同盟关系最重要的安全和政治平台,来缓解欧洲盟友对美欧关系生变的不安。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美欧表面上的和谐却难以掩盖双方现存的不少隐忧。首先,美欧欲重启TTIP谈判将面临特朗普“买美国货”法案的阻碍。其次,美欧就北约军费占GDP2%的目标分歧尚难达成一致。最后,从短暂蜜月到剑拔弩张,特朗普对俄政策的摇摆性也让欧洲无法消除因乌克兰危机对自身安全的忧虑。

商人出身的特朗普,对“利益交换”的外交思维推崇备至。目前看来,特朗普此访要想在外交领域取得突破就必须在美国和盟友之间、选举承诺和现实利益之间进行一次再平衡。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69_164769.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