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白银连环杀人案嫌犯愿捐器官,“狼心狗肺”有人要吗?

张田勘 学者

7月19日下午,备受关注的白银案审理结束。高承勇已全部认罪并向家属三鞠躬,向家属道歉。高承勇在甘蒙两地作案11起,强奸杀害11人,均为女性。高承勇表示,如无能力赔偿,愿意捐献器官。法庭将择日宣判。

杀人嫌犯愿捐器官,可行吗,有人要吗?

嫌犯(罪犯)捐赠器官的可行在于法律是否允许。1984年10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卫生部、民政部等联合颁布实施《关于利用死刑罪犯尸体或尸体器官的暂行规定》。中国对无人收殓或家属拒绝收殓的死刑罪犯自愿将尸体交医疗卫生单位利用;经家属同意捐献的死刑罪犯尸体或尸体器官可供给医疗卫生单位使用。

然而,这一做法广受批评,并且将很多人的冤案与其有权贵要利用嫌犯的器官供移植联系起来。因此,中国宣布,从2015年1月1日起,全面停止使用死囚器官作为移植供体来源,公民逝世后自愿捐献的器官将成为器官移植的唯一供体器官来源。

从这个规定来看,嫌犯高承勇的器官是不可能使用的。而且,高承勇是以赔尝作为前提来捐赠器官的,因此其器官不是捐,而是卖。按照法律,该案的众多被害人及其家属可以获得赔偿,但是由于刑事被告人没有赔偿能力,导致即便法院做出判决也无从执行,因此,现实中存在大量存在刑事案件被害人及其家属无法获得赔偿的情况,也称为刑事赔偿“白条”现象。

高承勇自知其经济条件并不算富裕,赔偿能力极为有限,而且被害人数众多,仅死亡赔偿金就会非常高昂,再加上其他的精神损害、丧葬费用,必然超出其赔偿能力,因此才提出了卖器官的方案。尽管这是也是一种悔罪的表现,但是,基于法律和现实的种种情况,高承勇用器官来赔尝的做法未必可行。也就意味着此案如果判处高承勇死刑的话,可能会再次陷入刑事赔偿“白条”的陷阱。由此,该案的审判也再次向社会提出了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如何创立一种更加有效、更加完善和更人性化的救助赔偿制度。

问题的另一面是,如果死囚自愿捐赔器官,是否可以利用?如果利用,病人愿意采用吗?在一些国家和地区,死囚捐赠的器官是可以利用的,例如中国的台湾地区,但是即便死囚愿意捐赔器官,也有相当多的受者和家属心存疑虑,不愿接受犯人的器官,认为那是“狼心狗肺”,移植之后不仅不吉利,还有可能受到传染,成为凶神恶煞的罪犯。

“狼心狗肺”不过是一个比喻,指的是一个人的品性、人格坏,而且由于坏的品性犯下了许多罪行。但是,一个人犯罪实际上是综合因素的结果,如果仅仅追究器官的责任,大脑起主要作用,因为大脑才是人的意识的产生地和行为的指挥者和支配者。如果要说器官有好坏,罪犯的大脑才称得上“狼心(脑)狗肺”。但是,意识是活着的人的大脑的产物,人死后组织器官已经停止了活动,意识无从产生,也谈不上“狼心(脑)狗肺”。

不过,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心理学教授盖里•希瓦兹历经20多年对70多例器官移植受者进行研究,发现至少10%的器官移植受者有“性格转移”,即受者“继承”了器官供者的性格。原因在于,人体的所有主要器官都拥有某种细胞记忆。当它们被移植到其他人身上后,器官携带的记忆就从一个人身上转移到另一个人身上。

因此,器官移植的供者在行为和心理上影响受者的事实和科学根据是存在的。即便在死囚器官可利用的国家和地区,人们嫌弃罪犯的器官也是可以理解的。其实,这也从另一个角度提供了不到万不得已不应利用罪犯的器官的根据。因为,也许罪犯的某些人格可以通过器官潜移默化地影响受者,尽管在这方面还需要更多的研究结果来证明。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69_168669.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