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从“美国优先”到“特朗普优先”,美外交传统被打破

孙兴杰 吉林大学公共外交学院副院长

特朗普去欧洲溜达了一圈,尤其是在赫尔辛基与普京见了一面,引起了轩然大波,美国国内陷入了抓狂的状态,到底特朗普和普京达成了什么样的交易?

国务卿蓬佩奥面临着国会的质询,但是他也不知道特朗普与普京谈了什么,因为那是一对一的密谈。特朗普的外交和安全团队一直没有进入决策的状态,而是不断地为特朗普擦屁股。特朗普主义对外交决策最大的冲击就是非制度化,这给他的团队带来了多重挑战。

特朗普主义的核心是美国优先,这已经是非常明朗的事情,为了美国的利益,特朗普可以打破所有的禁忌,包括从北约峰会到赫尔辛基与普京会晤,而且是在怒怼了北约之后,期待与普京“成功的会晤”,这是非常的政治不正确。这样的任性做法, 让特朗普的助手们不知所措,从国务卿到防长,再到国家情报总监,都不知道自己的老板想干什么,除了委婉地捍卫总统,能做的事情并不多。有民主党议员就提出,特朗普团队的成员应该考虑集体辞职。

在团队内部,特朗普主义就是特朗普优先,这体现在两个层面:第一,特朗普在进行决策之前并没有经过团队的集体讨论,国家安全委员会这一重大决策机构,在特朗普时代是不断弱化的,随性的决策,带来的后果是非常多的。

第二,特朗普认为自己就是专业人士,依靠着推特,特朗普的确在享受着帝王一般的权力,可以冲破原先的传播层级,美国的主流媒体和特朗普推特之间的战争让自己的团队成员非常难受。马蒂斯这样的职业军人,也不得不为特朗普的推特进行辩护。

特朗普优先在人事安排的结果就是,除了总统和副总统之外,所有人的位子都是可以换人的,国务卿、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幕僚长以及各个部长。这种人事变动带来的结果就是原先的专业团队和专业知识以及外交传统都被打破了。这也是一种淘汰机制,因为特朗普具有民粹主义的习惯和思维,当然,他也是一个非常自信到自恋的人。

特朗普将美国优先发展到特朗普优先,冲击了美国原有的同盟结构,尤其是对北约盟友的不屑,让美国同盟体系的信任基础发生了动摇。这是特朗普团队成员无法跟从的,美澳举行会晤期间,无论蓬佩奥还是马蒂斯都在强调美国对于同盟的承诺和义务,显然,这与特朗普的套路是保持距离的。

对于特朗普来说,什么都可以交易,只有好交易和坏交易的区分,没有不可以交易的,并且他是自认为可以将交易达到艺术水平的人。

美国有媒体认为,马蒂斯和蓬佩奥与总统保持了距离,甚至是在抵制特朗普的做法,也是言过其实,特朗普可能正在开创一种属于自己的外交传统和风格。特朗普主义在重新塑造白宫的权力规则,同时打破现有的外交关系格局,进一步说,他在终结美国冷战后的外交传统。

美国的相对优势在缩小,所以,美国不能再承担过多的责任,进一步说,特朗普不放弃北约这样的同盟,但是同盟内部的责任和成本需要重新分摊。

这一巨大的调整,对特朗普的“交易艺术”来说是常识,但是对他的团队来说,还是非常不专业的。当然这些外交和安全政策的专家们,不能因为特朗普毁了自己的专业名誉,毕竟特朗普只是四年或者八年。(责任编辑 蒋新宇)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69_189369.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