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从“镉大米、诈弹”处理看“过程意识”

近日,《人民日报》又推出“辩证看待社会发展与问题”系列评论部文章。前两年该报曾推出备受业界和舆论好评的“回应社会关切”、“打捞沉没声音”系列评论部文章,有此珠玉在前,本次系列评论一出街,也引起关注。

开篇评论就是《有“问题意识”,也要有“过程意识”》。主要讲如何看待时代问题,原则是“不回避矛盾,不掩盖问题”。今天的中国,仍在穿越历史的三峡。而转型中“发展很快,矛盾高发,问题不少”。固然要有改革紧迫感,但也不能期望一蹴而就。既有“问题意识”,也有“过程意识”,才能让改革者有回圜余地,才会对未来更有信心。

将近两千字原文浓缩一下,中心思想也就这百十来字。你可能觉得这种“话说两头,谁都不得罪”的稳妥措辞,不够犀利,很不过瘾。可辩证来看,任何道理从来都是这么简单到乏味。按说学过中学辩证法的,谁都不明白。那为何现实中,遇到问题,我们总是如鲠在喉,堵得心慌,憋得只想“炸毛”?

问题可能就在这个“过程”上。不妨从最近热门的社会议题,来看看问题和过程意识,平衡得怎么样。最近的舆论焦点很多,比如流入广东的“湖南镉超标大米”、频频袭扰的“航空‘诈弹’风波”、以及近700万高校毕业生面临的“最难就业年”,等等。这些都有着丰富的舆论质地,事关“衣食住行,求职生存”等最基本人类需求,都是很有嚼头的话题。

既然是说“问题—过程意识”就从看似过程最短的“诈弹”处理说起吧。3天多起16架次航班的恶劣“诈弹”事件,昨日终于有了眉目——《公安部:编假信息威胁民航安全按刑事案立案》。(5月21日中广网)明确要求对此行为,要充分运用法律武器从重从快打击,严格按刑事案件立案侦查,追究刑责,不得以治安处罚等形式降格处理。

对航空安全而言,威胁信息没有虚实之分、真假之别。都是本着“安全第一、宁信其有”的原则。所以可以想象,某些报复社会的,或者单纯图开心、恶作剧行为,得不到应有的法律严惩,会带来多么恶劣的示范效应。此前那种几千块罚款,或最多判几年的处罚或许震慑效果不够。此次公安部的新通知,算是对近期问题给出的针对性制度回应。这一反应过程,还算迅速,所以值得肯定。

而对镉大米问题,相关责任部门的反应过程,似乎就让人没那么让人舒心了。最初,2月底就有报道,可当时湖南方面竟然认为“镉超标”只是为了压价。因为早在N年前,就检出了超标,但因价格因素,买卖双方竟默契地保持了沉默。而昨日报道中,“湖南监管部门避谈镉大米,称要保护农业经济”:大米重金属超标全国都有,湖南也早已存在,过于炒作镉超标,对农业经济影响很大。(5月21日《每日经济新闻》)

这种不直面问题,互踢皮球、推诿塞责的过程,任谁都会窝火。在央视采访中,有专家甚至罔顾现实,只从理论讲,竟称镉限量的“国标”高于世界标准,“广州最严重米都可出口”,但是同时他也称,大家吃米时尽量换着吃,换不同产地不同品牌的米吃。“米要换着吃”竟出自“长期研究农产品镉污染的”的专家之口。让人惊诧。

重金属超标问题,就只剩换米吃了吗?而“超标问题全国都有”且“早已存在”,换又能好到哪去?不过是毒的属性和剂量差别而已。类似的问题处理,在就业难上也有,比如劝学生转观念,说就业结构。这和劝大家换地方买米,有何区别?

重金属超标污染,显然不是压价、抽检、国标问题,而是土地污染、食品安全信息公开,是常规监管问题;就业也不是观念,而是大众教育、经济转型和就业供需等实质问题。看待问题,我们肯定要有过程意识,但是前提是我们找准了问题,或者说敢于直视真问题。而不是回避那些本质问题,在一些虚头巴脑的伪命题上老生常谈,甚至是屡发怪论奇谈。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69_71269.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事件

  • 镉超标大米
  • 镉超标大米
  • 近日,镉超标大米的消息刺激着公众敏感的神经。先是广州市食药监管局公布了8批次产品镉超标,却不公布具体品牌、生产单位及销售单位。在公众持续质疑下,17日公布餐饮单位,18日才公布问题品牌和生产厂家,证实问题大米全来自湖南。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