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崔永元离开央视,换个步伐前进

著名节目主持人崔永元已经彻底办完了离职手续,正式离开了央视主持人队伍。离开央视的小崔接下来的工作就是成立‘崔永元工作室’,建立自己的团队,打造颇具个人风格的节目。据悉,崔永元的个人工作室挂靠在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10月22日《海峡都市报》)

离开工作了几十年的央视,想必崔永元不仅会有功成名就的自豪感,也会百感交集,生出些伤感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毕竟崔永元的青涩和功成名就都是在央视这颗枝繁叶茂的大树下成长壮大的,当然,更伤感和恋恋不舍的恐怕是喜欢崔永元的电视观众,毕竟崔永元开辟了一个电视主持人的新时代,带给了观众很多的电视收获。

不能不说,崔永元离开央视,更多的是一种无奈和抗争,崔永元骨子里的电视理念以及做人的本性和央视有些冲撞,有些对立,有些矛盾,随着崔永元对于电视理念理解的日臻成熟,央视已经无法满足崔永元的电视文化“胃口”,崔永元需要在新的平台来实施自己的电视新理念,来弥补在体制内无法实现的电视梦想。

多年以来,崔永元一直希望做一个纯粹的主持人,做一个有良心的主持人,做一个不仅把主持人当饭碗的主持人,他不仅说了“我跟娱乐圈一点关系都没有”、“收视率是万恶之源”、“我没有参加一次商业活动”、“面对一些名嘴低劣的素质我不说不舒服”、“我是最优秀的节目主持人”等等,而且也身体力行的做了,用行动践行了自己的承诺,体现了一位有作为主持人的职业道德担当。

其实,崔永元的离开,也是一种冒险,纵然崔永元的时常“放炮”让央视甚感“客大欺店”的不自在,纵然崔永元的道德洁癖在体制内常常碰壁,但是,不管怎么说,即使是在体制内的央视,但是却也一直秉承和坚守着健康、积极、向上、公益、文明、主流等等的大家风范,体现着国家电视台的宏达道德和精神追求,但是,如果到了一个比央视还注重收视率和经济效益的电视台和其他平台,崔永元的道德洁癖还能够实现吗,显然更悬。

“作为一个主持人,首先要学会在喧嚣中做一个安于寂寞的人。” 这是崔永元说的话,道出了一个在名利社会如何做好主持人和明星的清醒道理,做一个关系很多的主持人很容易,做一个有选择的交朋友的主持人难,做一个谨慎交友的主持人很难,做一个能够守住清净的主持人难上加难;在如今主持人也讲究拼资源和关系的今天,崔永元还能够坦然面对寂寞吗,我们拭目以待。

崔永元还曾经不止一次的说过,“先做人,后做节目”,这简单的几个字,要做起来其实很难,他敢于拍着胸脯说“我至今也没有利用自己的名声走过一次穴,没有给任何一家企业做商业剪彩等等。”有几个主持人和明星敢于如此铿锵直言?如今,敢于在公众面前说大话的主持人不少,但是敢于大声说“我没有……”的主持人太缺乏了。离开央视,但愿崔永元的“大炮语录”能够越来越多,越来越大胆,越来越有说服力。

“收视率是万恶之源”,这也是崔永元做电视多年来的睿智经验总结,要知道崔永元说的这句话是在戳穿电视行业的“皇帝的内衣”,需要相当的勇气,更是对电视潜规则的反抗,很多做电视的人都知道这个理儿,但是不少人不愿意说也不敢说,以至于在少有电视批判的环境下,收视率大行其道,电视人的担当以及观众的合法权益被有意无意漠视和遗忘,崔永元反抗的声音虽然弱小,附和着也少,但是,点点滴滴的警醒也在无形中推动着电视事业的进步。

针对《谢天谢地你来啦》的录制。被问及如今节目的收视率是否达到了自己心中的标准,崔永元曾经笑称,自己做节目从来不看重收视率,“我对收视率没兴趣,只关心节目的品质和格调。我个人口味比较清高,希望主持干干净净的娱乐节目。这样的直爽,这样的单纯,这样的实诚,崔永元轻松地说出了“我对收视率没兴趣”,这样的话也许只能从崔永元的嘴里说出来,也许只能从作为最佳节目主持人的崔永元嘴里说出来,只有崔永元才敢说出来,这无疑体现出了一种较高的主持境界,更彰显了主持人职业的“主”格魅力,个中蕴含的主持意味意味深长。

成立“崔永元工作室”,不仅仅是名称的改变,而是拥有了对于电视栏目和节目的绝对决定权和话语权,自己说了算,这和过去相比是天翻地覆的改变,远离低俗,靠近妥协的高雅,为自己量身定做适合崔氏风格的电视节目,让不追求收视率,不追求娱乐至死的“清高”节目精工细作,为电视节目带来清雅之风,“崔永元工作室”以及崔永元的节目都值得期待。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69_85069.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