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特朗普上台给日本出了道大难题

美国大选结束了。

这场被称做美国历史上最糟糕的总统选举以大嘴政治素人特朗普的胜利和最有野心的美国女人希拉里的失败结束了。当然令世人为之瞩目的特大“真人秀”对世界的震动还远远不止于此。随着大选结果一起应声而出的是全球各大股指的全线下挫。特别是作为全球经济最为活跃的东亚地区,上证综指下跌0.62%,深证成指下跌0.61%,日经225指数下跌5.4%,首尔综指下跌2.39%。特别是日经下跌得最为严重,为此在美国大选结束的不久,日银召开了特别会议,以应对特朗普当选带来的在金融市场的剧烈震动。同时首相安倍晋三迅速向特朗普发出贺电,并再次着重强调美日两国是以自由,民主主义,基本人权和法制为根本的普世价值的纽带连接起来的无法动摇的同盟国关系。正如日银对金融市场做出的迅速反应一样,安倍以如此快的速度应对美国大选的结果,其实正是因为美国国内政局的调整直接或间接影响到了对以美日同盟为前提的日本国内政局的稳定性。

作为美国在亚洲的坚定盟友,强调美日同盟的牢固性无可厚非,同时我们也应该明白美日同盟不仅仅是日本的既定方针,同时也是美国的既定方针。任何党派,任何人的上台,都不会对这个方针有任何的触动。然而对于当下的安倍政府来说由于特朗普的上台为其执政添加了不少未知变量。同时正是由于美日同盟的存在,经常给日本政府的运营带来多重影响。距今最近的例子就是使鸠山内阁下台的美日普天间集体搬迁问题。日本政府往往是使自己裹挟在民众,地方自治体与美国政府之间。无法有效的迎合两方的要求而被迫解散内阁,国会重新进行大选。借由前民主党的如此这般下台,而二次当选成为首相的安倍应该是最为明白这个中的厉害关系。

现在正值日本众议院召开临时国会。

始于2014年的本届国会将于明年迎来改选,而此次的临时国会的重要任务正是要在来年众院改选到来之前,凭借执政联盟议员人数占多数的情况下,快速通过环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也就是我们平时所说的TPP。原由文莱,新西兰,智利,新加坡几个国家发起的活动,由于2009年奥巴马政府的加入谈判而一下声名鹊起。日本于2011年加入谈判。这多少也是受到了美国主导协定谈判造成协定规模升级影响的结果,换言之作为盟国加入协定成了履行盟国义务的一种潜规则。但是在美国本国国内,对于加入协定和对部分条款的内容就存在着很大的反对声音和不同意见,致使延宕至奥巴马政府执政后期的国会审议让在奥巴马任内协定通过基本已无望。原本想保持与奥巴马政府步调一致的安倍政府不得不也同时加快审议步伐,并寄希望于下任美国政府。而对于协定,大选的两党候选人意见基本都是持否定的态度。这其中也有值得玩味的地方。民主党候选人,曾作为国务卿的希拉里虽然表示反对加入,但同时上台后会继续坚持奥巴马的许多既定政策,为加入协定留下了足够多的想象空间。而共和党的特朗普则是坚决表示脱离协定。眼下的大选结果的确让日本政府骑虎难下,如果特朗普当选后的政策使TPP成为缺少美国主导的“皮包”协定,这就让本就顶着在野党各种唇枪舌剑而召开的临时国会失去了意义。这才有前边的那一幕,首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电贺特朗普并且约定10号进行电话会谈,同时紧急派出了自己的首相辅佐官,以便打通特朗普的管道。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在美日同盟这个大框架下,美国在内政外交上的任何动作对于日本都是一种或显性或隐性的强大牵制力。

就在上个月的25日,自民党内确定,总裁任期由两届6年延长至3界9年。安倍解决了阻碍自己执政资格的技术层面问题,这也为他贯彻自己的安倍经济学铺平了党内道路。接下来就是TPP加入和消费税上调的两个经济问题,安倍的目标是藉由此巩固安倍经济学所带来的民众的选票支持,并在明年的众议院改选中确保执政联盟的在国会的过半数甚至更多,为其终极目标修改宪法提供时间和空间的双重保证。以上这些都是其在美日同盟的大框架下实现日本成为“正常国家”的“物质基础”。然而我们也看到了,现在特朗普这个“搅局者”的当选恰恰为日本又出了一道大难题,竞选时其对内政外交的各种使人惊诧的言论,政策实施的随意性,不透明性着实成为接下来安倍与日本政府如何对其应对的新课题。同时为美日关系增添了更多的变数。(作者是外交学院国际关系专业博士研究生)

相关事件

  • 2016美国大选
  • 2016美国大选
  • 2016年11月8日星期二举行,此次是美国第58届总统选举,同时众议院全部435个席位及参议院100个议席也会进行改选以产生美国第114届国会。选举人团将首先被选出,再由选举人团于2016年12月17日选举产生总统和副总统。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