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家谈】习主席中亚行为新时期周边外交出了三道考题

晓岸 中国网特约评论员

6月10日,在结束对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国事访问并出席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十七次会议和阿斯塔纳专项世博会开幕式后,习近平主席回到北京。

这是习主席今年以来的第三次出访活动,也是他在北京“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成功举办后的首次出访,重心放在西部周边,实现了双、多边议程的有机结合和主客场外交的前后呼应,将新时期中国周边外交的布局进一步推向完善。

此访取得的三项最重大成果分别是:

夯实了中国与哈萨克斯坦的发展战略对接,有力提升了两国政治互信和各领域合作水平,尤其推动中哈共建“一带一路”的态势更加牢固,中国在中亚地区的影响力继续扩大;

在《上海合作组织宪章》签署15周年、《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长期睦邻友好合作条约》签署10周年之际推动了上合组织的扩员和功能转型,指明了其发展大方向,使这一中国发挥主导作用的区域合作组织具备了更为强劲的生命力和地区影响力;

同俄罗斯总统普京会晤,两国元首同意继续加大相互支持,密切在国际和地区事务中的协调配合,促进上合组织实现更大发展,推动“一带一路”建设同欧亚经济联盟对接取得更多成果。

也正是这三大成果在不断变化的国际地区形势下发人深思,实际上习主席此次出访也是给中国周边外交工作提出的三道中期考题。

第一道题:上合组织如何有效应对扩员可能给机制聚合力、团结度和合作效能带来的影响?更进一步讲,中国如何更巧妙地运筹周边外交,使之更好地展现包容性和合作共赢的实际效果?

随着巴基斯坦和印度历时7年努力被正式接纳为新成员,上合组织正式成员国由6国增加到8国,地域范围已经延展至南亚,成为世界上幅员广、人口多、潜力大的地区性国际组织,合作空间得到拓展,合作层次得到提升,同时也为中国与印巴两国的双边关系发展提供了新的平台和场所。

但印巴之间根深蒂固的战略疑虑和安全摩擦也使人产生一种担忧:两国会不会把彼此矛盾和争吵带入上合组织,从而增加组织运作和机制决策的复杂性。应该说,这种担忧并非没有根据。印巴两国在其同属的南亚次区域合作平台上尚且水火不容,又能否做到在其它区域场合把彼此争议搁在一边,齐心参与多边合作?

的确存在风险,但有风险不等于可以不尝试。上合组织从安全合作起步,特别是在地区反恐方面卓有建树,已经摸索出一套行之有效、授益诸边的合作方式。众所周知,危机各国安全的恐怖主义祸患在中亚、南亚地区是连片发展的,与中东相呼应形成了一道极端势力影响的“走廊”。印巴两国均深受恐怖主义和宗教极端势力之害,有关风险和挑战已经直接关乎两国的国运。有了印巴的实质性参与以及两国对上合反恐原则的接受和遵守,上合反恐合作的效果将从根子上得到加强,印巴两国也将深受其益。

不仅如此,上合组织合作正在向经贸、人文等领域加速拓展,相信正对印巴产生日益强大的吸引力。通过上合组织合作,或许可以引导印巴两国另辟蹊径,帮助它们找到一种绕开彼此纠葛、跳出自身所在地区局限、寻求发展共赢的感觉,进而引发它们成对双边关系的反思。那样的话,多年来调解南亚内部紧张关系而努力的各方有望达到苦苦追寻而不得的“柳暗花明”。

当然,要想形成上述效果,上合组织必须在相互磨合的过程中有耐心的运筹和精细的操作,各方都需要展现清晰而明确的大局观。中俄作为上合组织的两大主导国家,对此责无旁贷款,必须率先垂范。特别是对与印巴均保持重要关系的中方来说,在上合框架内协调印巴关系,将是中国在更广范围内、更多问题上发挥斡旋调解作用的重要试验场。

第二道题:“一带一路”建设如何乘北京峰会东风,以哈萨克斯坦为重要示范国,更加深入地践行发展战略的对接?或者说,由习近平主席和纳扎尔巴耶夫总统及其他中亚国家领导人达成的共识能否在工作层得到有力落实,从而为“一带一路”建设铺展更为扎实可靠的前景?

“一带一路”倡议正是2013年由习近平主席访问哈萨克斯坦时首次宣布的。习主席这次哈萨克斯坦之行是他四年来第三次访哈,“一带一路”建设是最重要的议题,足见哈国在中国外交布局当中的重要性。

访问中,中哈两国元首同意在发展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方针指引下,同意加快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同“光明之路”新经济政策对接,实现两国发展战略深度融合。重点是实现新亚欧大陆桥、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建设同哈萨克斯坦打造国际物流大通道战略对接,国际产能合作同哈萨克斯坦加快工业化进程对接,中国陆海联运优势同哈萨克斯坦东向海运需求对接,“数字丝绸之路”倡议同“数字哈萨克斯坦”战略对接。

细数“一带一路”建设迄今已取得的由点及面的进展,哈萨克斯坦无疑是合作意志最为坚定、互利成果最为丰硕的一个方向。然而起势容易维势难,“一带一路”建设在任何一个点上都是长期复杂的工程,牵扯不同国家利益的协调、双边和多边机制的统合,更何况对哈萨克这样一个同样有着自己诸多诉求的地区大国。能否切实体现两国领导人倡导的互利共赢原则,考验着两国政府工作层和企业界的智慧、见识和定力。同时,哈萨克斯坦的实践效果也关系到所有独联体国家的态度,它们当中仍有不少人受地缘政治因素影响,对中国开展发展战略的对接有所疑虑,中哈合作的成效将对中亚方向参与“一带一路”的战略游移提供最直接的正面教材。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习主席访哈期间,中哈在推动“一带一路”民心相通工程方面取得了重要进展。两国同意加强人文交流,积极开展地方合作,促进两国青年交流,拓展在媒体、教育、卫生、体育、旅游等领域合作由中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和哈萨克斯坦哈巴尔电视台联合举办的中哈“丝路剧场”开播,中国新疆电视台与哈萨克斯坦哈巴尔电视台签署《影视节目互换播出合作协议》,记述中国著名作曲家冼星海二战期间流落哈萨克得到当地音乐界热情帮助的感人故事的首部中哈合拍电影《音乐家》开机。继哈萨克斯坦青年歌手迪马西扬名中国电视节目《我是歌手》之后,将有更多民心相通的经典整合在两国之间涌现。

第三道题:中俄关系能否获得更大的“行动自由”,在战略合作的空间里畅游?

习近平主席与普京总统在阿斯塔纳的会晤是双方在一个月内的第二次见面,充分表明两位领导人亲密的个人友谊和工作联系。从会晤内容看,不只有双边关系,更有重大国际地区问题上的政策协调,凸显了中俄关系的全球意义。

去年以来,中俄关系的国际背景发生了重要变化。一方面,美国特朗普政府上台后缓和对俄关系的企图遇挫,美俄关系受制于美国国内政治和欧洲、中东地区形势因素短期内难有明显改观,双方在叙利亚、乌克兰问题上的相互妥协一时也不大可能有明显进展。另一方面,中美关系在海湖庄园“习特会”后得到稳定,两国在朝核、经贸等问题上的沟通协调取得进展。这些变化在中俄内部均引起对两国战略合作稳固性的一些怀疑和猜测,而习主席与普京在短时间内的两度亲切会晤以及双方在“一带一路”建设等方面展现的共识积累和合作进展足以打消那些猜疑。

今后,中俄在共同战略利益与全球共同普惠需求的空间里锁定扩大合作的机会。而长远来看,中美、中俄关系的相对独立、自由发展则是大国关系均衡化的理想前景。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6_166506.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事件

  • 习近平哈萨克斯坦之行
  • 习近平哈萨克斯坦之行
  • 习近平主席于2017年6月7日至10日对哈萨克斯坦进行国事访问并出席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十七次会议和阿斯塔纳专项世博会开幕式。此访是今年中国对哈萨克斯坦和欧亚地区的一次重大外交行动,对促进中国同哈萨克斯坦等欧亚国家关系发展,深化各领域互利合作,推动上海合作组织持续健康稳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