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取消准生证,早应该达成共识了

近日,广州市政协委员曹志伟建议广州取消准生证。“黑龙江、吉林、江苏已经取消了准生证,广州有没有可能?”“你看,办个准生证,涉及部门有8个,盖13个章,办理手续16道。工作日倒不是很长,19个。”他算了一笔账:2012年全国大概有1650万名孕妇,她们都得先办证再生娃,有的人办证还需家人陪同,“按全国基本工资(4134元/月)算,为了办这个证,她们所耽误的工资已近千亿”。(8月7日《南方日报》)

准生证,是个老话题了。在准生证的话题上,诸多问题容易让市民们既头疼又无助:准生证又被比作为“折腾证”,盖多少个章、跑多少腿、进多少部门、看多少脸色,都会让办事市民抓狂;以往,对于在外地打工者而言,还得回到老家办证,幸好国家计生委做了“就地办理”的政策调整。现在,广州政协委员曹志伟建议取消准生证的做法,又一次让人想起了这个一想就头疼的问题。

准生证的存在,本就是一个笑话。一方面,公民的生育权是一项基本人权,公民的生育权是与生俱来的,是先于国家和法律发生的权利。作为人的基本权利,生育权不能被随意设置门槛,更不能被剥夺,因此,生育权与批准不批准没有任何关系;可另外一方面,一位产妇如果不能在规定时间办理准生证,则她的孩子很可能会因为无法上户口而成为黑户,至于上学、上社保,都会成为问题。

计生,是最大的民生。因为它关系到每家每户的权利和幸福。准生证证件虽小,却足以折腾整个国家和民族。我们都是在取得准生证之后出生,我们的后代繁衍,也以取得准生证为前提。可是,如果这个制度,被整个社会所诟病,权力就必须要思考一下是否取消的问题了。全国各地的计生部门,就不要再打着“加强管理”和“为民服务”的幌子来折腾百姓了。

赋权才有进步,自由才有幸福。在中央要求“下放审批权”的大背景下,取消生育审批权,应该成为一种共识。准生证制度的初衷是为了控制计划外生育,如今已经滞后于实际,大无必要。一者,生养孩子的成本,已经让人望而生畏,许多家长因为惧于成为孩奴,而对生育选择审慎态度;二是,在很多地方,准生证已经堕落为“权力寻租”的借口,令很多家庭烦恼不已。有专家曾预测,目前我国的人口大势积累了巨大的负增长惯性,已经掉入内生性超低生育率陷阱,人口结构性坍塌的风险巨大,即使放开生,平均生育水平也达不到更替水平。

除了准生证办理事宜外,每一个政府部门,都应当反思,自己在所谓的“办证”过程中,到底给市民们带来了多少不必要的麻烦。前几日,笔者办理了一个二套房(也是二手房)房产证。整个过程,耗时一天半。首先,我要从市房管局开限购证明,然后,还要评估,还要到地税去缴税,然后,再经过产权交易中心的反复审核,最终才办出了房产证。而每个过程,都要重新取号排队。更要命的是,办证过程还要求夫妻二人都要到场完成签字。这个过程,现在回想起来,仍然是一个梦魇。因此,除了准生证之外,所有权力审批的那些证,是不是都应该有简化程序或者说取消审批的考虑呢?

“批准生育”凸显了政府部门对于权力的占有欲望。对于权力而言,关进笼子是难事,取消某项行政审批权,更是难事。但是,既然内蒙古和广东的某些地方已经率先取消准生证,开了风气之先,那么,在全国范围内放开生育审批制度,就应该不是问题。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6_78406.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